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下的外傭】日洗廁所 15 次 留家「放假」變相返工  印傭:希望港人待我哋公平啲

2020/2/25 — 21:05

印傭 Achi 與 Dinda

印傭 Achi 與 Dinda

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香港市民搶口罩、搶消毒用品、搶廁紙,社會上恐慌蔓延。在疫情之下,一班離鄉背井來港工作的外傭,成為尤其脆弱的一群人。不少外傭不獲僱主提供口罩,更要多番爭執方能爭取周日放假。

有印傭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稱,僱主覺得若她外出放假,就會將細菌帶回家中,令傭工感到遭受歧視,「大家都係人,我希望香港人待我哋公平啲」。外傭團體認為僱主禁止外傭放假,是源於勞工處一則帶歧視意味的公告,呼籲當局撤回,並改為向僱主和外傭列出清晰的疫情指引,才能在疫情中有效互助抗疫。

*     *     *     *     * 

廣告

印傭 Dinda

印傭 Dinda

廣告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未爆發前,維園是外傭休息時的好去處。不過周日(23日)當記者步進維園草地時,帳篷和野餐席數目相較起平日顯得疏落。

「呢幾個禮拜少咗好多人來,好多姐姐個主人唔俾佢地來!」戴著棒球帽的 Dinda,習慣將傭主稱呼為「主人」,她戴著紫黃圓點口罩,露出一對有神的眼睛,用廣東話「唔咸唔淡」地受訪。

當記者問起這個帶點佻皮的口罩時,原來是所屬的外傭組織姊妹給她的,臉圓圓的她眼睛彎彎地笑起來,「出來 sharing 好開心,不用 24 個鐘對住主人,佢當我唔係人,所以不開心,禮拜先見到朋友傾計,個心舒服啲。」

Dinda 從印尼來港任職傭工,不經不覺已 19 年,對上一份工照顧了一位老人家近 11 年直至離世,「嫲嫲好錫我、當我女咁」,輾轉她來到現時僱主家中已八個月。想不到這次疫情,讓她發現兩任僱主對外傭的態度有極大差異。

在疫情下,人人出街都戴口罩防疫,她的僱主聲稱,外購所得的口罩只夠一家人用,拒絕向她提供口罩,著她周日到印尼領事館排隊拿免費口罩。鑑於當時口罩被搶高至三、四百元一盒,Dinda 根本難以負擔,排隊也未必有,擔心會感染病毒,唯有向同鄉姊妹求援,幸獲送一盒口罩應急,印傭組織也伸出援手。

當看見她有口罩戴,僱主竟以冷言冷語嘲諷,甚至要求她若口罩不足就「(一個)戴兩、三日囉」。Dinda 聽到後不語,「點解要咁對我?口罩同消毒物品都應該係主人俾我哋,佢請我哋做嘢,有咩事係主人負責。」

主人係人,工人係都人

1 月 30 日,勞工處發出新聞公告,呼籲外傭在休息日「盡量留在家中休息,避開在公共交通工具或公眾場所聚集的群眾」,同時僱主不可要求外傭在休日工作,一經定罪最高可罰款 5 萬元,並促請勞資雙方「互相體諒」。此公告發出後,有不少僱主當為「規則」,要求外傭假日留家。

本月初,當 Dinda 被女僱主通知周日放假要留家、不能外出時,她愕然地問為何,僱主稱是「政府唔俾姐姐出街」,又指外面「多人、多菌」。那會否「補水」?「佢話唔會,話我放假可以匿埋屋企度,不過 bb 喊和換尿片就會叫我」。她認為留家其實是變相「返工」,遂多番抗議力爭,心下對僱主這帶歧視的說法,感到不滿。

Dinda 的僱主喜歡「打兩圈」,每個禮拜都會在家中舉行雀局,然而一班雀友卻不會戴口罩。Dinda 質疑雀友都有機會帶病毒回家,僱主竟說「點同呢?個啲係香港人、係主人來㗎,主人同工人唔同!」

僱主的一番話,深深地刺痛了她,晚上關燈後她躲在廳中的高架床上哭,「主人係人,工人係人…點解唔當工人係人?」

連續爭取兩星期後,她終獲批准周日外出,條件是回來後要換衫、沖涼,洗頭要洗足兩次,又要又噴漂白水,僱主滿意後才能由洗手間出來。

根據勞工處規定,按連續性合約受僱的僱員,每 7 天可享有不少於 1 天的休息日,僱主不得強迫僱員在休息日工作。若要求僱員在休息日工作,必須在 30 天之內另定休息日予僱員。僱主如無合理辯解,而不給予僱員休息日或強迫僱員在休息日工作可被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可被 罰款 5 萬元。 僱員如果自願,可在休息日替僱主工作,至於休息日屬有薪或無薪,應由僱主和僱員雙方協定。

僱主要求日洗廁所 15 次   恐化學物質影響健康

剛為人母的僱主對家居衛生十分緊張,更要Dinda 每日平均 15 次洗廁所,有人上廁就要整個浴室清潔,令她擔心會因吸入過多漂白水、滴露等化學物質而影響健康,「我話聞漂白水好辛苦,佢話驚出面有菌、佢 bb仲細,我唯有嘆氣唔出聲」。

她另一位印傭姊妹 Achi 來港四個月, 剛剛踫上今次重大疫情,她稱 1 月中疫情爆發時,僱主曾給了她三個口罩,著她要用兩星期,至今就再沒有提供,她幸得外傭組織派發口罩。

其僱主也曾禁止她外出,連上街買東西和放假也不行,直至本月 9 日才批准放假。對於被困僱主家中,她感到憤怒和不開心,留家基本上是全時間「當值」,令她身心疲累。上周終獲批假,她指僱主曾氣怒地表明「你返來要全身洗乾淨先好出來。你有病的話,我唔會同你睇醫生,你有咩事我唔會負責!」。

此外僱主更以「防疫」為由,對她吹毛求疵。僱主稱,在家遇上時她要讓僱主先行,身體不得觸及僱主衣衫……這些「新措施」都令她受歧視而感到難過。

*     *     *     *     *

 外傭組織連續數星期,於全港 8 個多外傭聚集的公園派發口罩

外傭組織連續數星期,於全港 8 個多外傭聚集的公園派發口罩

外傭團體:她們再次遭政府遺棄

國際移工聯盟(International Migrants Alliance)主席、來自印尼的 Eni Lestari ,在港工作已 20 年,曾經歷 SARS 疫症。她指,當年勞工處亦同樣發放外傭休假宜留家中的訊息,不少僱主奉為「規定」,要求外傭放假必須留家。她指責政府政策充滿歧視意味,此舉間接助長傳播「外傭放假外出會感染病」的迷思,令外傭群體被社會孤立。

環顧維園,她指現時只有三份一外傭能外出休假,「政府這些歧視性的政策,再一次遺棄了我們,他們並不關心外傭現況,防疫措施必須覆蓋我們。因為我們的健康即是他們的健康,若我們不健康的話,他們的家庭也會受影響。」

她又指,外傭的健康是僱主的責任,政府卻未有給予清晰指引,規定僱主必須提供口罩及其他防疫物資給外傭,導致有僱主拒向傭工提供口罩,令到部分外傭放假時,要到港九不同公園,排隊「撲口罩」保命;不能外出的,就靠其他姊妹和外傭組織郵寄「接濟」。

Eni 指,勞工處現時的取態是,外傭要自行向僱主要求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資,但她認為外傭面對僱主時勢孤力薄,根本沒有獨自談判的力量。此外,她提及 SARS 期間因經濟不景,外傭曾被扣薪金,她擔心現時經濟大受疫情影響,外傭會再度「被共渡時艱」。

多個外傭組織近數周在維園進行問卷調查,希望得出究竟有多少僱主不提供口罩,以及在疫情下外傭的工作環境等數據,以作進一步商討對策。她呼籲勞工處撤回帶歧視意味的公告,改為清晰地向僱主和外傭列出疫情下「應做/不應做」指引,建議設立熱線,讓勞資就疫情出現糾紛可問取意見。她又認為在疫情中,社會應不分彼此,才可有效互助抗疫,「這是政府才能牽頭去做的」。

國際移工聯盟(International Migrants Alliance)主席 Eni Lestari

國際移工聯盟(International Migrants Alliance)主席 Eni Lestari

為了幫助外傭保障健康抗疫,本地菲傭和印傭團體合作,已從不同渠道購入口罩,派發與未獲僱主提供口罩的外傭,過去三周共派出逾 2 萬個口罩。Eni 指,周日(23日)在全港九 8 個外傭聚集的公園,包括銅鑼灣、荃灣、美孚等地區派口罩,下周會派出一萬個口罩。

Dinda 也有參與作問卷調查員及派口罩,她指所派的口罩是不論是什麼人,只要有需要就可以拿,也有清潔工和保安員向她們拿口罩,剛才就有多名維園清潔工嬸嬸從她們手上接過口罩,「他們係香港人我哋都俾。我哋有口罩、有多,香港人無口罩我地都會俾,不會分佢地係咪香港人。佢地問我地肯定佢無啦,我哋見保安排隊,就話你不洗排、我哋即刻俾你」。

「有時不單是口罩,都會有消毒物品。有啲主人多俾佢哋,就會 share 俾無嘅。我有你都有,我哋健康、你哋都健康嘛」Dinda 說。「我希望香港人待我哋公平啲,唔好分邊個係工人、主人,大家都係一樣。」

 

文/Se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