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下遭工聯會屬會解僱 黃女士:作為勞工團體 點可以咁涼薄?

2020/4/24 — 0:00

武漢肺炎疫情下,失業潮席捲而來,政府推出「保就業」措施。標榜爭取勞工權益的工聯會,其屬會香港洋務工會卻在此時,突然解僱了入職逾六年的會務員黃女士。黃女士追問解僱原因,工會高層竟叫她「適應下」。她求助工聯會亦沒有回音,直言十分彷徨,「工聯會高舉撐勞工旗幟,社會責任去咗邊?」

工會高層解釋解僱因「整體安排」

黃女士今年五十出頭,入職工聯會屬會—香港洋務工會逾 6 年。她本來是一名會務員,自認工作認真負責、誠誠懇懇,和同事關係良好,從沒收過投訴或警告。怎知上月 31 日突然收到解僱通知,令她十分愕然和不解。

廣告

會務員平日負責推廣會務、招徠會員,黃女士自去年 4 月始,被調往中環租庇利街萬安大廈的「洋務食堂」工作,主要仍負責推廣會務。疫情期間量體溫、派口罩,站在最前線仍是競競業業,「上司從無過問、關心。」

至上月 30 日,食堂突然通知員工因疫情關係,由本月 1 日起停業,譴散所有約 10 名員工。黃女士以為自己屬借調性質,根據過往經驗,可回到總部工作。然而,她在翌日被告知自己同樣「被炒」,她遂向工會秘書長湯女士和副主席邱先生查詢解僱理由,對方僅稱是「工會整體安排」,又指已無合適職位、工會經濟困難等,湯更向她說,「你適應下啦!」

廣告

黃女士指工會事後另聘會務員

黃女士認為,對方的言論十分涼薄,「我畀人炒喎,叫我適應?作為勞工團體,點可以講出咁涼薄的說話?」她認為工會並非經濟困難,上月初更增聘一名全職、一名兼職會務員,更與她年紀相若。她感到不忿和諷刺,自己年年跟工會出席五一遊行,「你(工聯會)唔係應該有社會責任㗎咩?每一個五一高舉旗幟,話要撐勞工、爭福利,到頭來點解可以咁無情對一個小職員?」

疫情之下突遭解僱,黃女士感到十分彷徨,「又要生活、要交租」,擔心疫情下難找工作,「晚晚失眠」。她入職六年月薪僅 11,810 元,雖然洋務工會有支付代通知金和長期服務金,但沒有支付多年下來的 OT 錢,亦沒有合理原因被解僱。她想過到勞工處投訴,但疫情下政府部門只有限度服務,她無功而還。黃女士亦兩度嘗試聯絡工聯會求助,對方均指會了解情況,就再無音信。

林卓廷批工聯會偽善「講一套做一套」

協助黃女士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指,對於洋務工會作為工聯會屬會,容許欺壓一名長期服務的員工感到十分詫異,更驚訝的是黃女士向工聯會求助都無用。林卓廷批評工聯會偽善,「對外講就保就業,對內就炒啲老臣子,講一套做一套。」

他認為,洋務工會有百年歷史,一向資產穩健,無理由容不下一個僅萬多元月薪的資深員工,黃女士在無警告無犯錯下遭解僱,顯示出工會「無情無義」,就連將黃女士安置到其他屬會都沒有。他指,事件亦反映政府的抗疫基金幫不到勞工,以黃女士為例,政府沒有失業救助,只能試申請綜援。

《立場新聞》就事件向工聯會查詢,工聯會傳訊部指不清楚事件,要向香港洋務工會查詢,該工會的會務主任 Eric Cheng 回覆指,黃女士的說法未必是指控,只屬「個人想法」。他指,洋務工會受政府防疫規限和疫情影響,在多方面考慮下決定關閉食堂,終止僱傭關係「係艱難決定」,有依足勞工法例賠償,其他員工也接受,僅黃女士「有相對唔同嘅諗法」。

他續指,每名員工在入職時均清楚工作安排,亦有簽署員工守則,當中列明超時工作只作「補鐘」安排,其他自願性質的活動員工可選擇不參與,不存在剝削情況。他解釋道,工會 3 月初聘請的人是填補去年底的空缺,雖然職位都是會務員,但實際工作性質不同,「唔可以撈埋一齊講」。

他又說,工會有跟進和關心被解僱員工的情況,亦有轉介他們到其他公司任職,只是黃女士「ignore 咗」,如果黃女士仍對解僱決定有不滿,可選擇到勞工處投訴或調解,工會會配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