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下,員工生命何價?

2020/7/15 — 15:23

【文:張志偉,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外務副會長】

社總日前撰文,指出社署應重點關注和支援個別疫情高危的服務,例如是庇謢工場及職業康復中心,並要果斷作出防疫決策;社署在千呼萬喚下昨天中午終於出了一份「罐頭式」通告,宣佈庇護工場停工,不過,同日傳出有一名庇護工場員工確診了。當社會面對第三波死亡風險較高的變種病毒,疫情早已在社區爆發,政府卻只是與病毒協議晚上才出來活動,故安排食肆禁晚市堂食的安排,社署在政府如此的抗疫思維下,拒絕就在家工作發出指引,要各社福機構員工自求多福,看看自己是否遇上有智慧的僱主。

輕中度殘疾人士院舍的困局

廣告

第一至第二波疫情,社署都有資助院舍額外安排人手照顧本來於日間返工場或外出工作的舍友,透過增聘人手或給予額外薪酬以體恤超時工作的員工。當然機構是否有將全數津貼發給員工,便要看社署如何監管。可是,這次社署發通告決定所有工場及職業復康中心停工,沒有交代如何支援員工的人手安排,也沒有交代會否如常發給工場津貼予學員,以補貼他們的經濟損失。難道社署認為早前的提供資助津貼的做法是錯誤的嗎?難道社署想 NGOs 在疫情下自行籌款?社署貿然停止發放津貼,是極不可取的。

WFH 在家工作指引混亂

廣告

社署把在家工作的安排交由機構主管自行決定,實在是考驗各社福機構的智慧,而各社福機構又以此來考驗各服務單位主管的智慧。結果,個別主管考慮的事情,竟然不是維持怎樣服務的水平和員工上班的配合,而是告訴員工一旦有在家工作安排,會對院舍員工不公平!在家工作,home office,work from home,可能因為社署避開公開呼籲,而在個別服務單位主管級層面裡錯誤理解為一種福利或特權。其實,在家工作,只不過是一種工作模式,一種在疫情下能減輕公共運輸人流,減少辦公室密度的工作模式。社署高官要明白,業界同工所說的在家工作,用心是希望儘量減少從公共交通工具把病毒帶回服務單位,以及減少人群聚集的風險,與其有機會把病毒帶給服務單位及服務使用者,倒不如把工作帶回家裡去。

再者,社署也要明白部分服務單位嘗試實行 AB Team 當值制,致力在防疫和服務之間取得一個平衡;個別大型社福機構也開始計劃安排非院舎同工列入後備人力,以防院舎同工一旦要隔離,機構可調配其他同事協力。社署除發出「罐頭式」通告,其實仍有很多空間多做一點事情。

語重心長的忠告

社署應慎重考慮向院舍服務發放一筆過的資助,讓社福機構可增聘人手或給予額外津貼以體恤超時工作的院舎員工;其次,社署可在疫情後提供短期訓練課程予業界非院舎同工報讀,讓業界有後備人力應付日後突如其來的需要;最後,社署要明確公佈,豁免提供資助服務的 NGOs 本年度第二季的服務指標,讓 NGOs 在沒有追數的壓力下為社區需要作出應變。別忘記社署在眾多政府部門中最倡議人與人之間的關懷體諒,實在責無旁貸!

疫情不知會持續多久,在疫苗尚未面世,全世界的疫情仍未降溫前,減低人與人之間傳播病毒,避免社區爆發繼續升級,即使社署不敢多作建議,但相信也不敢對機構安排在家工作給予壓力。作為機構或單位管理層,實在有責任優先考慮同事和服務使用者的生命安危。今日,如機構主管能保持人本之心,不但保護員工,減少被感染的危機,同時也可起示範作用,提醒政府或私人機構及早訂立以人命為先的策略,應付疫情擴散,不宜輕率了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