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下 教育心理學家的定位

2020/8/31 — 16:58

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文:丹丹 @ EPU(教育心理學家聯盟)】

逆情反覆無常,大部份教育心理學家的生計雖然未受太大影響,但對學校的服務卻持續間歇停頓。

雖然學校因疫情而停課,但其實學生的學習並未停頓,一些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學生在家中需要支援的需求甚至比在校更大。所以,我們實在需要重新檢視現時教育心理學家的服務模式,看看能如何配合這個抗疫年代。

廣告

由於大眾對 SEN 的認識與日俱增,及現時學校已有成熟的 SEN 識別機制,每年需接受教育心理學家評估的學生人數實在不少。再加上每年應考 DSE 的 SEN 考生亦需接受教育心理學家的重新評估作申請考試調適之用,每年對教育心理評估服務的需求甚大,所以許多教育心理學家也花大部份工作時間在個案評估之上。

在未停課之前,學校或機構因應評估需求而安排教育心理學家把工作集中在評估之上也實在無可厚非。但在停課之時,因評估工具之限制,教育心理學家難以在非面對面的情況下進行大部份常做的評估。此外,學童停課多時,在評估中將其與以往就學情況正常的同齡學童作比較,對評估的準確度也有一定影響。故教育心理學家實在要在停課日子中思考如可在評估以外協助學童和學校。

廣告

事實上,教育心理學家的服務原設計其實並不只在於為學生評估,還可為學生進行個別或小組訓練,為教師家長提供培訓,甚至為學校提供在課程、訓輔、學生支援、危機管理上的建議。

在停課的日子,不少學生仍有接受家居訓練或輔導的需要,老師也仍然會為如何處理網課而頭痛,學校也會為如何令學生能跟上進度而苦惱。

教育心理學家若要發揮功能,理應在缺乏確定性的環境下,盡可能作減少評估服務的預算。一來,我們應該反思評估的目的。若評估在我們的教育制度中只是協助教育資源分配,那現在這是否還是優先之舉,還是把時間花在直接協助有需要的學生更實際?二來,在疫情之下,其實普遍學生也在學習上預到困難。把時間花在大部份學生之上,或整體 SEN 學生之上,是否能令受眾更多?

故筆者建議,我們教育心理學家應盡快與學校及機構商討,盡可能就服務作以下調整:

一、暫時以篩查模式甄別需要提供臨時支援的學生,以代替正式評估,作調配資源之用;或把需接受評估的學生排優先次序,在有限時間內只為有緊急需要的個案作評估。

二、持續透過網上研討會或網絡會議,支援 SEN 學童之家長,就學習及管教提供意見和協助。亦可透過家長通訊或以小冊子形式,為一般家長提供協助在家學習的建議。

三、可繼續把平日為學生進行的個人或小組訓練,轉化成以網上形式進行。亦要安排時間透過網絡會議,特別支援有精神健康問題及自我管理較弱的學生,提供定時輔導。

四、可與學校教師作協作教學,從心理學角度分析推行網課時的各種有效技巧和策略,以改善網課的學與教效能。

五、在校內與不同科組討論,看看在長期停課時,能否就學習能力較弱及難以透過網課學習的學生設計一些適合他們程度和需要的「補底」課業。長遠來說,亦可協助各科調整課程目標,以更適應可見的反覆疫情和停課情況。

六、由於長期停課令學童失去了許多社交活動,亦少了許多與個人成長相關的課堂,教育心理學家可協助學校或機構設計可於網上進行的社交活動或個人成長相關教材。

還望各教育心理學家能發揮所長,與各教育專業一同協助教育界及學童應付這個抗疫年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