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第 N 波之下講「精準抗疫」

2020/7/20 — 12:2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清泉】

寫本文時是7月19日,林鄭剛開完記者會,說今天會有近一百確診個案,然後據說林鄭在記者會上多次笑著講述應該一星期前就做的政策(如容許公務員在家工作、強制在公共場所戴口罩等)。令人憎恨特區政府會犯國安法,我只好「不帶感情地」做點討論。題目用「講」而不用「論」,只因我既無醫療或公共衛生專業知識,也無做太多研究,說不上「論」、只好用平實點的「講」。

1. 不管大家對林鄭政府的看法如何,在現實世界中推行抗疫政策是困難的。不管是民主還是極權社會,也有不同的持份者和限制要兼顧平衡。「抗疫成功」已不容易,要「精準抗疫」就更難。

廣告

2. 一般評論講「精準抗疫」當然不會下準確的定義。我以為理解為「用客觀取捨標準、以最低的社會成本去實行抗疫政策」應該不算大錯。

3. 林鄭政府在抗疫政策上為人垢病的是不顧科學、特別是流行病醫學專業的意見;但提倡「精準抗疫」的人也不一定提倡完全依據醫學界的建議,因為醫生當然是著重人命損失、保證醫療系統不致崩潰;「精準抗疫」提倡者會看重整體社會為抗疫付出的代價。

廣告

4. 這些代價體現為抗疫的經濟損失、失業,和其他社會代價。疫症早期,「精準抗疫」提倡者多集中批評政府以減低人命損失為政策目標,忽視了衡量人命損失和經濟損失孰重孰輕;對於民間「人命無價」的質疑,他們的反應是政府其實在其他方面一直都用金錢衡量人命和成本的取捨。

5. 比如道路安全的成本、或者應否資助貴價藥物去延長病人壽命,便是將人命的價值化為金錢價值去判定。

6. 於是不少這類建議都提出應該考慮比如封關封城和比較自由的政策的優劣,而不是一味行封鎖政策去減低死者和病患的數目,同時社會在經濟上卻付出沈重代價。

7. 為加強說服力,論者亦會加入例如「群體免疫」的論點,去論證比較開放甚至放任的政策-比如英國早期的抗疫政策-是有可能對社會比較有利的。常被引用的例子是瑞典一直不封城、不強調社交距離,餐廳照常開放等。

8. 倒不是要反駁「精準抗疫」的想法;能用最低成本做成事情幾乎是香港人的本能。關於「精準抗疫」,我想提出兩個互相關連的原因:首先是我們對COVID-19 認知不足,其次是在認知不足的情況下,在傳染病流行的情況下,犯下微小的錯誤也可能引致重大後果。

9. 用上文講的貴價藥物做例子、冷血點講,若政策人員對人命價值判斷有偏差,最差就是應該有資助的人拿不到資助、壽命短了、生活質素差了;這對病患和其家人可能有很大影響,但通常不會演變成全社會的災難。

10. 但傳染病、特別是致命率不低的傳染病,政策出錯,卻可能因為病毒傳播的機制而引致全社會性的災難。

11. 而回到上述第8點,我們對COVID-19 的認知不足,加上傳染病的特性,政策制定的時候就面對既不知道政策有沒有錯、而政策一旦錯誤會不會有災難性後果的雙重困難。

12. 我想提出的,是林鄭政府抗疫的失誤 – 我不會說「失敗」,因為香港抗疫的成績仍是世界上不少城市只能心裡羨慕的;當然功勞應歸於全體市民和醫護,這樣說來講林鄭失敗似乎也不算錯 – 不止是因為不相信專家的意見;也是過度自信、沒有基本風險管理常識的結果。

13. 一般風險管理專業、面對一個認知不足、不確定、而出錯的後果又是很可能無法挽回的情況,唯一的出路就是在可行的範圍內儘量保守,同時爭取時間了解情況、減低不確定性,或者建立工具資源去面對可能最差的結果。

14. 全球醫學界在了解病毒本身都在爭分奪秒,香港在這方面也有成果;我唯一小小的不滿是林鄭政府並沒有發揮香港醫學界有關於沙士研究的經驗,多撥資源去加強COVID-19 研究;不過也許政治正確上來講是不可能吧。

15. 林鄭政府的不足,是沒有預備「萬一政策錯誤」的資源,就巴巴的去開放限聚令、擴大免檢入境。每日檢測量只有七千多,比澳門還少,根本是恥辱級的失策;就算隔離病房不能短時間內增加,至少也可多預備隔離營 – 當然之前用靠近民居的新屋邨做隔離營,是公認的重大政治失誤,而林鄭班子政治認識和能量不足,以致無法「做實事」,這是不少自命「中立理性」人士的盲點。失信於人民的政府是沒有資格和能力講「不講政治只做實事」的。

16. 如果大部分病患在2–7日病發是對的,那麼在未來一星期或十日,是很難知道新的防疫政策有沒有效果的;所以幾天之後如果確診過百或更多,不一定代表情況失控。大家務必忍耐、互相守望,能自發做得更好的話,就不要等政府。我們從一月抗疫到現在都是市民行在政府前頭,在這一波也是一樣。

17. 至於檢測數量太低,也令追蹤病患的接觸者有難度。簡單計算,若一個病患在潛伏期假設有二十個親密接觸者,一天一百名確診就把一天的檢測量用掉幾乎三分一,還未算上萬一有群體感染需要全棟樓檢疫的情況。現在不時聽到衛生署派檢疫「樽仔」嘆慢板的投訴,猜想是有樽沒有人驗也沒有用。

18. 有點離題了。回到「精準抗疫」。總結是首先我們對病毒認知不夠,難講精準;其次是錯誤的代價太大,理性的選擇是政策要保守、談不上「最少代價」,不管你衡量的代價是用人命還是用經濟金錢去算。

19. 最後講一下,「群體免疫力」在英國已經完美示範這是如何政治上不可行,任何一個讓幾十萬市民死亡以達至群體免疫力的政府都不免要倒台;而且最新研究似乎指出COVID-19 抗體在人體內幾個月便會消失,「群體免疫力」有可能是不會發生的(註1)。

20. 而被視為開放抗疫典範的瑞典,之前的調查發現至今只有不足百分之十的人有抗體,離herd immunity甚遠;而瑞典本身因疫情死亡人數是其他北歐國家的倍計,如今也有呼聲要調查之前的抗疫政策是否合適。(註2)

  1. 見The Guardian報導。研究指出抗體在人體會在數星期內減少,也有科學家指出抗體減少不一定就沒有免疫力,但總之對「群體免疫」不是好消息: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jul/12/immunity-to-covid-19-could-be-lost-in-months-uk-study-suggests
  2. 比如見The Telegraph的報導: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2020/07/01/sweden-launches-investigation-coronavirus-response/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