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與極權:抗疫一仗與操控濫權

2020/3/31 — 9:37

警察巡查食店,又查食客身份證。(立場新聞圖片)

警察巡查食店,又查食客身份證。(立場新聞圖片)

面對每天數十個的新確診病人,作為前線的我能做的只有上班,回到病房看看如何騰出病床來。與疫情相關的臨床工作總比平常的多了幾份挑戰,治療病人本身已毫不容易。此病變化多端,由輕微病徴到肺功能衰竭可發生在數日之間,病毒亦可長時間潛藏身體不同部位,感染力退卻和出院之日如無定向風。

當治療高傳染性疾病時,醫生們不能只顧自己想怎樣做,還要考慮那會否不合理地增加同事接觸病人和被感染的風險。再者,在全球疫情下資源一定會持續緊張,防護物資、病床、藥物、深切治療部位置和呼吸機無一幸免,醫生不情願地也要做不少為難的決定。最後,病人的情緒在長期的隔離下容易變得焦慮和不安,我們也要花更多時間和他們溝通。醫護人員是一種奇怪的動物,面對困難的環境卻愛花更多時間去工作,甚至有時一廂情願地希望去改變現狀。

全球疫情實非我們能力控制;中國把病毒輸出世界,還把疫情實況半遮半掩。鄰近熟悉其國情的地方,如港澳台,便懂隨即響起警號 ,自我防衛起來。可惜西方國家近年對中國防範寛鬆了,不但從中國接收到有關疫情的錯誤信息,更錯失了控制疫情爆發的機會。

廣告

香港面對大量港人回港確診個案,位置十分被動,只能盡量隔離和醫治。另一方面,就是全力竭止本地社區爆發。二月尾起大家已經逐漸上班去,社交活動亦隨之而來,加上部分回港人士未有意識到自身的傳播風險和做好自我隔離,本地傳播鏈便在部分酒吧建立起來。眼見如此景象,醫護必須勸喻市民減絶社交活動;部分專家更希望立竿見影的做法,這中正特區政府喜歡任意限制市民自由的口味,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下的《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終在三月二十八日領布,內容大概包括禁止 4 人以上公眾聚會,以及管制餐飲業營運和關閉 6 類娛樂場所。

全球疫情盛行,不少歐美西方國家都進入戰時狀態,對人民活動的限制比此例更苛刻,為何香港人要那麼擔心此例賦予政府和警方的權力呢?在一個民主自由國家,無論政府施政和立法、執法人員執行權力和法庭作出裁決都受人民監察,亦有制度制衡。

廣告

過去 9 個月,香港人集會自由的權利被剝奪,政府隨意領布如《禁蒙面法》般惡法。警方濫捕及過量使用武力成風,原來身體狀況良好的人竟然會在被捕後上法庭時嚴重受傷,他們的行為和權力不再受任何制約,可説是全港最氣焰囂張的一群。

《禁止羣組聚集》規例實施不到數天,警方已急不及待去騷擾黃店食肆,望能令它們和一衆藍店同歸於盡。大家必須清楚,此例還有禁止 4 人以上聚會和搜查私人地方的權利,警方如何以禁止聚集之名肆意搜查和拘捕大家可拭目以待。極權政府一向善於捕捉社會動盪之時,把一切剝削人民自由的行俓合理化,大家豈能安心疫情過後一切事情便會回復過來?

每次香港遇到公共衞生難關,我們早已習慣了特區政府讓前線醫護人員和醫管局自行解決,今次特首的哽咽和政府的火速立法真的令人不寒而慄!

我當然希望香港市民能在新冠狀病毒疫情下安然無恙,醫院盡快恢復正常運作,但我懼怕這次疫情和醫護團隊會成為操控濫權的藉口,被用作摧毀香港僅有的民主自由的一根稻草。

抗爭方式無限,我們應時刻保持自律和良好公民質素,不能讓極權政府以維持社會秩序為名,隨意加強對個人和社會的掌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