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症帶來的經濟危機

2020/4/6 — 19:37

夜貓製圖

夜貓製圖

【文:核仔】

話說政府快將公佈第二輪抗逆基金,各個界別紛紛約見政府官員或者召開記者會,為自己的利益群體發聲,要求政府在新一輪補助中照顧自己所屬界別。當中包括體育界、補習社、展覽業界、寵物業界,被強制關閉的娛樂場所(包括遊戲機中心、健身中心、遊樂場、戲院、卡拉 OK、麻雀館、夜總會、夾公仔店舖等)也要求賠償和額外補助。當中有沒有你所在的行業或界別呢?

關於香港有多落後,對勞工的保障多缺乏,夜貓不論直播和文章都講了好幾次,不過似乎我們仍然需要講下去。比如說這個第二輪抗逆基金,雖然政府放風說金額不會少過第一輪(300 億元),而且對企業的補助前提是他們不能炒員工,但回想政府最強擋箭牌「按牌照/登記派發」,這個「補漏拾遺」是永遠不會「補」到所有人。以此對比失業保險,香港政府的施政邏輯昭然若揭:你要快吖嘛,搞過個新嘅就慢㗎啦,按而家有嘅政策做啦,過咗件事,冇嘢發生,我點解要變呀?

廣告

羅致光在財政預算案發表時用過類似講法推搪失業救濟金。然而一個月後再看,恐怕他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很多主流經濟分析已經指出,2020 年全球經濟體很可能整體會出現收縮,當中以歐元區為甚,美國的 GDP 亦很可能會負增長,中國即使有增長亦不太可能有 5%。歸根究底,在疫症爆發前,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已經走下坡,不少先進經濟體的 PMI 徘徊在 50 以下,中國由保 7 變保 6。或者我們都沒有走出 08 金融海嘯的長期長期低迷,想想這十年間我們的工資增長了多少?同時期股息增長了多少?疫症之後的經濟危機很可能會非常漫長,而香港是不可能不受影響的。以往香港受惠於長時間的低失業率,失業保險制度一直不在主流政治議程之上,比較多人認識的應該是扶貧和退休保障的相關爭議。

我想指出的是,這些社會保障政策,其實是相互連結的。試想像這次經濟危機令不少人失業,而且強積金戶口虧蝕不少(屌啦本身都蝕㗎啦!),如果幾年後勞動市場不復甦過來,但屆時你已經到達退休年齡(政府推算 2026 年 65 歲以上人口比例為 25%),又無層樓揸手,基本上你就成為了貧窮人口,唯有靠長生津過活了。但當越來越多人依靠長生津,你說政府會不會緊縮呢?政府已經「打開口牌」講明接下來幾年都會有赤字了。

廣告

這亦回過頭來解釋了為何我們覺得現在應該強調失業保障制度,因為在任何意義下,提倡這些社會保障制度,都是「進步政治」。反而是近年受新自由主義肆虐,政治越趨保守的國家,在社會保障上越加退步,例如我們之前提到的英國,即使英國有失業保障,且今次的紓困措施提供僱員和自僱人士工資8成的補貼,但其實這比率不過和很多歐洲國家相當,而且英國提供資助的期限比不少國家為短。這些經驗有什麼啟示?除了提醒我們香港有多落後,we have to do better than that。

我和嶸 Sir 打笑說,「資本主義危機」,十年前已經這樣說了。事實上幾十前已經這樣說了,關鍵是為何我們覺得左翼政治是出路,除了我們相信由下而上的集體力量,我們期望真正的進步政治,換言之,看我們做化了。喂阿哥,你都識講啦,問題係個制度吖嘛。邊個制度?資本主義囉。

 

夜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