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症殺來,香港人應該做什麼?

2020/1/23 — 21:53

新的冠型病毒來勢洶洶,公開的患者人數及死亡數字幾天內已經在幾何式地跳躍。十七年前的病疫風暴可能再一次蹂躪香港。然而,香港政府在應變方面雖然稱得上是全國表現得最積極的,卻仍然沒有採取果斷或足夠步驟來保護香港。事實上,由於過年,大量人口早前已從武漢出發到全國,病毒因此已經散播到全中國各省各地。如今,只防禦源由武漢的危險是完全不切實際。來自任何一個中國城鄉地區的人都可以是傳染肺炎的患者。如果發生社區傳染,旅行去武漢之外其他城鄉,一樣可以得病。

民主派議員提出在所有邊境口岸設立特别通道及檢疫站,要求旅客填寫健康申報表,是一個負責任政府應該迅速實施的防護措施,絕不可以用麻煩、需要大量工作等等荒唐理由拒絕。旅遊警告也應該擴大到整個中國大陸,並非只是武漢。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應該做的?

廣告

我們不可以指望這政府為香港人做什麼。這一年的表現已經說清楚,除了執政繼續拿高薪,這政府高層毫無能力解決香港人的問題。香港人只好自救。香港人必須全民集思、全民努力、建立及推行一個全面應對疫情的計劃。

一方面,由於親政府議員不會在立法會對政府施壓,我們必須在立法會外推動政府。

廣告

香港人應該全民簽署要求香港政府迅速落實有效的口岸防疫工作,增加應對疫病的撥款及措施。後者可以包括保証足夠口罩供應、要求教育局盡快發出指引,在什麼情況下自動全港停止上課活動、學童上學路程上的防疫安排、學校內的防護設施、以及如果停課情形維持日久,在家授課安排等等。之前,某酒店曾經禁止員工載口罩上班。這明顯會增加員工感染受害的風險。如果勞工處不能提出保護勞工的相應指引,民間就應該自已做。

立法會也許受阻於親政府議員,區議會則可能更可以直接為香港出力。一是要求香港政府撥款在社區防疫以及對病的症狀推行社區教育。區議員在防範疫情在社區擴散及應對疫情的影響,應該可以發揮很好作用。長者、低收入者、新移民及少數民族比較缺乏應有的防範意識及知識,需要協助。舊樓的業主可能需要協助才減少導致傳染風險的建築因素。口罩有效使用便必須用完即棄,但目前口罩價格已經比平時高了不少。對低下收入或無收入的香港人,負擔可能會阻止他們用。經常洗手是有效的預防措施,但劏房之類的惡劣居住環境下,實施又會不會有困難呢?如果獨居或長者需要居家隔離、或因為社區疫情而要避免外出,飲食及日常購物需要又如何解決?疫情下,醫院減少門診,慢性病患者覆症和取藥都會成問題,又如何解決?區議員接觸及協助這些高危群體應該會比政府官員更有效。

來日會是充滿危險及挑戰。但這也許會更能夠使香港人齊心合力,為舉世設立一個公民社會自救的榜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