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症當前,安老院與日間中心的小日常.3】日間中心關閉、照顧者的無盡惡夢

2020/4/8 — 19:10

資料圖片,來源:Kevin Phillips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Kevin Phillips @ Pixabay

安老院可算是平平靜靜、但我所在的安老院同樣有日間中心服務、照顧者情況可就麻煩得多。由於疫情關係,前來中心的長者少了不少。我們需要照顧的人數確是少了,是輕鬆一點,但同時也少了一些人氣。

根據我平日觀察他們的經驗,便可知現時護老者(和所有照顧者)在這段期間確是非常辛苦 — 一方面疫情打亂被照顧者的生活日常、部分精神問題會更嚴重(腦退化症亦屬精神病一種),另一方面要照顧他們起居已不簡單。要知道須使用中心服務者、十居其九的個人照顧能力已不斷下降、甚麼沖涼、如廁、食飯等生理需要,都要靠別人幫助。無論是身體有缺陷需要日常照料又好、或是精神問題而產生的行為問題也好,要獨力解決這些大大小小的情況,可是非常吃力,現時更不知何月何日惡夢才會完結。而且,香港有不少以老護老或是在職護老情況,有要番工又要照顧長者、或是自己身體已不佳又要照顧對方者比比皆是。有不少長者要經常出入醫院,醫院又是高危地方,結果照顧者又要撲埋防疫物品。

已經第三個月了 — 曾為照顧者、又同時投身安老服務的我,一方面也明白為何不能開中心,但同時間也明白照顧者每天和被照顧者鬥智鬥力、身心俱疲。不身處其中,真的很難明白那些服務是何等微小,但又何其重要。早前張超雄提出建立「喘息支援津貼」,用意當然好;但坦白說,一次性的「派錢」措施,等於撇下一句「嗱,錢我就俾咗,你要點處理唔關我事,我唔會諗」的放任姿態。終究,政府根本不願承擔「資源分配」責任,為照顧者作有福祉、具長遠的規劃,這又是否一種「切身處地」、「某人民福祉」的取態?政府常叫我們「同心」、我就同你「同心」、但你又有無同我「同心」?照顧者現時每天面對壓力來源,其心理需要與巨大壓力、又有誰看見、又從何抒發?

廣告

許多時候,作為掌握「資源分配」權力的政府,可以多做一步。不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