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症肆虐 家庭關係受考驗:政見不同尚可忍 衞生陋習不可忍

2020/3/27 — 13:54

圖片來源:《同一屋簷下》

圖片來源:《同一屋簷下》

近年香港社會愈趨撕裂,家庭因政見問題而鬧得水火不容實不罕見(註)。然而,政見分歧並不一定是導致家庭關係緊張的最致命因素。在武漢肺炎疫情肆虐下,家人的衞生陋習更直接威脅到人身安全。如閣下不幸地與屢勸不改的親人住在同一屋簷下,爆發口角甚或更嚴重的家庭衝突實非甚麼稀奇的事。

筆者沒有就這個議題做過任何大型的調查研究,但根據過往日常生活的一些觀察,也能得悉各種忽略個人衞生的現象,例如如廁不洗手、在公廁如廁洗手後沒用紙巾隔着門柄開門、在公共場合挖鼻孔等。此外,近日多個媒體披露港人各種抗疫鬆懈的現象,抗疫專家把這種情況稱為「防疫疲勞」。

如各位在媒體上看到上述的人,即使不立即加入鍵盤批判的行列,心底裏也可能對他們存有不滿。不過,上述持各種衞生陋習的人很可能就是別人的家人,而一旦問題的涉事對象是家人,則會同時涉及權力關係是否對等的問題,處理起來相對複雜得多。比方說,子女(尤其未成年的)即使看見父母沒有做好抗疫措施,也未必可以輕易改變他們牢固的偏執想法和行為。又例如,當別人父母或兄弟姊妹的亦未必能輕易說服血氣方剛的家人暫時避免外出參與社交活動。

廣告

簡單而言,疫情肆虐激化了部分家庭「相見好,同住難」的問題。即使在日常情況下可對家人的衞生陋習「隻眼開,隻眼閉」,但如今處於抗疫的非常時期,只要其中一方仍然頑固地不願注意個人衞生做好抗疫措施,或一如既往地積極參與社交活動,已足以導致家人關係不咬弦,甚或釀成嚴重的家庭衝突。

在這種情況下,對家人包容是人情,不包容是道理。有些人回想自己當小孩的時候也是不甚注重個人衞生,生病時也是由家人照顧,現在只好硬着頭皮苦口婆心勸說,以及償還昔日家人照顧的恩情。有些人則堅決與不改變衞生陋習的家人抗衡甚或決裂,尤其大部分香港人也居住在狹窄的單位中,家人的衞生陋習對其生命構成直接的威脅。對於這兩種不同的想法,筆者都能明白和理解,視乎當事人的實際處境而定。如果談論到親人關係時不問情由搬出愛與包容的硬道理,恰恰正如《被縛的普羅米修斯》的名句所言:「站在痛苦之外規勸受苦的人,是件很容易的事。」

廣告

註:馮婥瑤:〈沒有硝煙的家庭戰爭〉,載《明報周刊》,2020年3月20日,頁M028-053。

利申:筆者喜歡閱讀立場不同的政治哲學論文和書籍,在家中空餘時寧願多花時間研究賽馬,甚少主動與家人談論政治議題,在飯桌上也甚少回應家人的政見觀點。人生其中一件憾事是約十年前從巴黎回港前被發現行李箱超重,情急之下棄掉法國大革命前夕國民議會辯論的文獻。

全文原載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