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苗不是最終解決方法

2020/4/10 — 16:40

Photo by CDC on Unsplash

Photo by CDC on Unsplash

【文:蘇子謙醫生(香港大學臨床腫瘤學系臨床助理教授、註冊中醫)】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情仍然未平息,世界各國進行大規模的封城封關,限製商業互動人口流動和社交措施,希望可以拖延誤病情直至,疫苗成功開發。現在世界各國有超過 50 種不同的疫苗正在進行臨床前期和臨床一期的測試。科學家希望和時間競賽盡快生產出有效而安全的疫苗。

無意中讀到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專家何大一教授訪問,非常同意何教授所指,疫苗不是解決的最終方案。

廣告

20 年來冠狀病毒已經造成了三次的大流行,包括 2003 年的沙士,之後的中東沙士,和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沙士病毒 2.0)。每次都造成不少人命傷亡和經濟損失。而其中以今次的疫情最為嚴峻,影響各國最深。

疫苗的作用是使到身體對某一種病毒產生特定的免疫力,以預防感染發病。但疫苗是非常特異性的,即每一種疫苗只是針對某一特定的病毒。所以即使最後成功研發並能及時大量製造疫苗阻止疫情,但假若十年後,又再發生一次沙士 3.0 或 4.0,這個疫苗將會對新形的冠狀病毒無效。新疫苗研發和測試需要時間,難道我們十年後又要再經歷一次全球大流行,每個國家繼續互相封鎖搶口罩,商業活動社交再陷入停頓,更甚把世界推向戰爭的邊緣?

廣告

所以更為重要的研究,是開發出可以用於冠狀病毒的廣譜(broad spectrum)抗病毒藥,作為治療和預防。在對付細菌當中我們有不少抗生素都是所謂廣譜抗生素。 即該種抗生素能夠殺滅多種細菌。但是廣譜病毒藥的研發和製造難度甚高。這是因為病毒本身是一種天然的 minimalist。病毒的本身構造簡單,不像細菌一樣是一個完整細胞有很多攻擊點。找出攻擊病毒的靶點並不容易,因為本身根本沒有太多的構造作為靶點。病毒要複製繁殖,必須借助身體正常細胞的基因和蛋白。所以現時研發的抗病毒藥,不少是透過干擾病毒利用身體正常細胞的基因和蛋白製造工廠去繁殖。

何大一教授和他的團隊,針對冠狀病毒,正在研發可以針對各種冠狀病毒,包括未來的冠狀病毒的有效藥物。看起來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

很多人說這次冠狀病毒大爆發是一隻黑天鵝(不可預見的事件),但其實不是。連《黑天鵝》的作者 Nassim Nicholas Taleb 早就在書中講出瘟疫爆發是一種白天鵝(可以預見定期發生的事件)。今次絕對不是最後一次的大爆發,世界在 2003 年沙士之後沒有對治療冠狀病毒藥物的投資研發,現在全世界正面臨這個慘痛的教訓。

其中一個沒有投資在抗病毒藥物研發的原因是,商業上這不是一個恆常會賺錢的項目。所以各大藥廠過去十多年的資源都在研發抗癌藥物,而忽略了抗病毒藥物的研發。(其實抗病毒和抗癌藥有相同之處有機會再講)

希望在今次疫情之後,世界各個國家政府和科研團隊,一些國際的慈善組織基金和各大藥廠共同合作,開發和生產有效而商業上有利可圖(commercially viable)的廣譜抗病毒藥物。

Reference:The Quest for a Pandemic Pill(New Yorker)

原刊於 中西醫說— 蘇子謙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