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病毒再來,歷史重演,而世界沒有改變

2020/1/23 — 15:48

2003 年初春的一場疫症,讓所有經歷過的香港人自動產生同一套記憶,被隱瞞的疫情,每日更新的數字,捨身救人的醫護,市民遷進隔離營舍前的無助等等,深刻得不可能抹掉,一起上過戰場的軍人才會擁有的某種連結,不用言明,但一定懂得。

回憶包括生活層面,個人的細碎的,並不重要但某個時候突然跳出,提醒我們當時怎樣活過來,當整個城市陷入面目模糊與抑鬱之中。

依然記得某日黃昏,疫症開始在社區擴散,港大校園仍在舉行音樂會,沒有人認為需要取消,因為更需要覺得一切可以如常。

廣告

來的人不少,露天的中山廣場,天空還未全黑,女同學抱住結他自彈自唱,The Beatles 寫於 1969 年的《Across the Universe》,而當時一代青年更熟悉的版本,大概是 Fiona Apple 1998 年的重唱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world,女孩懶洋洋地唸著唱。
Jai Guru Deva Om,歌詞裡的四字梵文,空氣間喃喃自語,據說是一位印度教老師送予 John Lennon 的禱文,頌讚神,敬重天地,期望跟宇宙合一。

廣告

師生們全部站住,剩下雙眼,懵懵懂懂的聽著,暫時忘記恐懼,起碼得到一首歌時間的安慰。
至今記住這件無關痛癢的小事,成為慘烈中倖存的一丁點美好。

十七年後,這一代青年急速地變得老練,疫症不是最可怕,死亡已經存在於日常,亦不肯定可以自由唱歌。

病毒再來,而世界沒有改變,繼續關於宰食野生動物,繼續把虛假的穩定排在活生生的人命之前。
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歷史重複,穿越宇宙,來到面前,逼你直視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