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病毒細語(二):03 年沙士來襲,香港人只是捱過了一役,但從未完勝一仗

2020/1/21 — 22:46

承接上回提及到沙士與冠狀病毒與巿民大眾息息相關後,今集將會為大家帶來一個「悲卻真」的真相:沙士病毒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大家!

(以下文章內容可能會對大家帶來不安,但大家先無需過於憂心,事實真相永遠是防疫的基石,有了相關知識先會令大家提高警覺性。)

首先,2003 年香港所以爆發的非典型肺炎疫症相信大家都可能歷歷在目。滿城口罩,學校停課,消毒洗手液,消毒地毯等等景象大家都不會陌生。犠牲了的醫護人員,病人等等大家亦不會忘記。整場瘟疫為大家上了一堂寶貴嘅衛生課,不得不否認從那段時期起,巿民大眾的衛生常識有了飛躍性的進步。事件亦至 03 年中後期開始得以控制及平息。可是大家有否曾想過,究竟是香港人或者全球人類戰勝及消滅了沙士病毒?抑或者有一部份事實真相大家可能忽略了?

廣告

「沙士病毒從來都沒有真正離開過大家,包括香港人。」

以上簡單一句總結,背後有著多種意義,要清楚理解這句子,巿民大眾必須要對沙士冠狀病毒有一定基本認識。

廣告

沙士冠狀病毒(SARS-CoV),歸類為 Beta 冠狀病毒屬中的其中一個品種。平時大眾所泛指的沙士病毒大概是形容這一個病毒品種。可是於醫療科學界層面內,這種「沙士病毒」其實可以進行更多分類。在病毒品種以下,可以分為不同是病毒株(strain),而每一個病毒株互相間都是有著基因層面甚至是毒性/病理分別的。簡單來說,若然大家還記得沙士病毒是由蝙蝠,傳染至宿主果子狸,然後再感染人類。經過了三重宿主的沙士病毒,巳經可以簡單分為三種病毒株:分別為 (1) 蝙蝠沙士冠狀病毒,(2) 果子狸沙士冠狀病毒 ,(3) 人類沙士冠狀病毒。當然,病毒每複製一代都會被冠上獨有的病毒株稱謂,但簡單總括來說,所有沙士病毒株都會被歸類為沙士病毒這品種。

經過醫學界不斷努力同科學界死纏爛打的追蹤,終於在 03-04 年間阻止了人類冠狀病毒株在人類之間繼續傳播,而野味巿場其後都沒有再發現果子狸冠狀病毒株。那麼大家可能會問:蝙蝠沙士病毒呢?無錯!問題就在於蝙蝠沙士病毒株上。科學界證實了蝙蝠沙士病毒株從來都沒有從蝙蝠身上消失,重要的是沙士病毒仍然在蝙蝠間安然地不斷流傳 [1,2]。另一個發現更是蝙蝠沙士病毒株存在極大的多樣性,即是蝙蝠沙士病毒都巳經是五花八門。一直可幸的是,這些蝙蝠沙士病毒株與 03 年所出現的人類沙士冠狀病毒株在分子基因層面上有一定程度的分別,導致「大部份」的蝙蝠沙士冠狀病毒株都沒有感染人類的能力。

聰明的讀者應該留意到「大部份」,那麼「小部份」呢?亦無錯!科學家們終於在近年在雲南地區發現了蝙蝠沙士病毒株擁有相當接近人類沙士病毒株的基因,並成功發現了這些「小部份」的蝙蝠沙士病毒株可以利用人類的 ACE2 受體進行感染 [3]。這些發現給予了巿民大眾甚麼訊息呢?

  1. 蝙蝠沙士病毒從來在蝙蝠身上沒有消失過
  2. 蝙蝠沙士病毒擁有極大的多樣性,其中一些病毒株更演化到有能力直接感染人類 [3,6] 
  3. 蝙蝠沙士病毒的主要天然宿主為中華菊頭蝠(更多研究發現其他品種的菊頭蝠都有能力成為宿主)
  4. 菊頭蝠的遍佈極之為廣泛,由亞洲至非洲至歐洲都能夠尋其蹤影,不幸的是,香港亦是菊頭蝠的棲息地 [4, 5, 7] 
  5. 香港的菊頭蝠身上亦有發現蝙蝠沙士冠狀病毒,當然差不多整個亞洲每一個地方國家都有發現附帶蝙蝠沙士冠狀病毒的蝙蝠 
  6. 沙士病毒擁有高基因突變能力,無時無刻都會有新類型沙士病毒株出現 

說了這麼多,來一個簡單而明的總結。無錯,香港人的確捱過了 03 年沙士一役,人類冠狀病毒株的確沒有再度傳染擴散。可是,沙士病毒的主要來源從來沒有被消滅,它退守陣地,一直安然無恙地在蝙蝠身上繼續複製,突變演化,靜候著再臨天下的一日(又或者……)病毒們沒有休息的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演化。公道說,沙士病毒從沒有刻意針對對人類而突變,只是時機到了,突變成功了,環境合適了,人類接觸了,那麼這就是沙士病毒再次向香港人甚至全人類宣戰的一刻。

誰知道下一次會是(甚麼野味)沙士冠狀病毒株?誰知道下一次的爆發地點?誰知道是何年何月?誰知道下一次戰勝的會是人類抑或是病毒一方?

誰知道事實原來巳經……?

距離武漢病毒性肺炎真相,又再推進了一步……

  1. Lau, Susanna KP, et al.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like virus in Chinese horseshoe bat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2.39 (2005): 14040-14045.
  2. Li, Wendong, et al. "Bats are natural reservoirs of SARS-like coronaviruses." Science 310.5748 (2005): 676-679.
  3. Ge, Xing-Yi, et al.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 Nature 503.7477 (2013): 535.
  4. Yu, Ping, et al. "Geographical structure of bat SARS-related coronaviruses." 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 (2019).
  5. Woo, P.C. et al. "Global epidemiology of bat coronaviruses." Viruses 11.2 (2019): 174.
  6. Hu, Ben, et al. "Discovery of a rich gene pool of bat SARS-related coronaviruses provides new insights into the origin of SARS coronavirus." PLoS pathogens 13.11 (2017): e1006698.
  7. Drexler, Jan Felix, et al.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related coronavirus in European bats and classification of coronaviruses based on partial RNA-dependent RNA polymerase gene sequences." Journal of virology 84.21 (2010): 11336-1134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