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瘟疫日子外傭更難過:無手套下每小時以稀釋漂白水抹全屋 放假外出 5 小時被炒

2020/3/11 — 13:22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黃韻思)

新冠肺炎由去年底爆發至今引發的不只是公共健康的問題,更再次暴露了醫療系統的不健全、政府對自由市場的不作為(令取得防疫用品難上更難),加上經濟不景種種原因讓不少人生活大受大擊,首當其衝可說是社會底層勞工,當中移民家務工(即你家中的「姐姐」,下稱「移工」)的處境尤其嚴酷。Progressive Labor Union of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家務工進步勞工工會)的斯娜(Shiella Estrada)近日收到不少來電求助或查詢。

能被犧牲的健康

廣告

家務工是家中主要的照顧者,家中所需日用品、衛生、一日三餐通通包辦。亂況下人心惶惶,每日都有新流言慫恿搶購不同物品,移工和其他家庭照顧者一樣無可避免要到人多擠迫處採購。斯娜說有僱主無視風險,要求移工每天到街市買菜而不能一次買幾天的份量。因為防疫用品難買,亦有移工需要去不同地區撲口罩、廁紙。

口罩又貴又少,移工無力購買之餘更要為僱主家庭出入高風險場所,僱主理應提供以確保家中所有人安全。然而不少僱主只提供少量口罩要求移工重覆使用,甚至不提供。工會曾向菲律賓領事館施壓,終令領事館以團體為單位派發口罩,惜數量和覆蓋程度遠不及所需群體。

廣告

本來每人衛生標準不同實無可厚非,但流行病造成的焦慮讓某些僱主提出的要求顯得歇斯底里。斯娜指有移工被要求每小時以稀釋漂白水拭擦全屋所有表面,而且不可以帶手套!理由是「我不想有手套在我家出現」。終於,移工的手因頻仍接觸化學物而紅腫、破皮流血,直接增加由傷口感染的機會。

放假的代價

大多數時候彷若隱形的移工社群,因為2月18日首位在港移工證實感染後,一時成為討論焦點,題目是 —— 如何防止移工在假日外出。即使衛生署指出其參與北角聚餐的僱主先染病,相信是家居感染,但矛頭仍然不加思索就指向移工社群及她們的假日活動。彷彿她們都是缺乏防疫知識的高危分子。一個免費電視台的節目主持教僱主用錢買移工的假期 (註一);僱主組織發言人明言很多家庭都怕「俾」移工在假日外出(註二)。其實早於1月30日勞工處已帶頭渲染移工在假日聚集會帶來社區傳播風險的印象(註三)。自此,移工欲離開工作場所一天去舒展身心的話要承受額外壓力。

斯娜收到的求助個案中有移工於假日外出五小時,返家後發現僱主已把她的個人物品全部包好要她立即離開。而僱主只須以「不滿意其工作表現」為由就可解約。另一個更極端的例子是僱主要求放假離家半天的移工於房間內隔離,期間只提供即食麵、餅乾和水,亦拒絕讓她自行購買食物。五天後她不堪饑餓才與僱主協商,請求結束隔離。

這種種因恐懼而生的要求,當中有幾多不合理甚至與「保持健康」相違背?斯娜說其實肺炎爆發以來,往常移工主要聚集的地方如維園人數已大大減少,相信很多人改為到區內的小公園休息,而工會的工作會議也變成視像會議。「沒有人想自己染病的,他們(僱主、勞工處、領事館)說是為了保護我們,但我們才是第一個想照顧好自己的人吧」。她續指家務工平日工時都很長,要是假日都留在僱主家根本不能好好休息,反而增加患病機會。

有人擔心移工社群是否有足夠資訊應對疫情,斯娜說工會一直有整理、發放不同語言的防疫資訊,移工之間亦會互相分享有關消息(衛生署網站亦有更新包括他加祿語和印尼語的健康資訊)。斯娜表示若擔心她們資訊不足的話歡迎各界提供協助,但因有移工感染了才說擔心其實是歧視性的舉措。

受歧視或許是很多移民工的感受/經驗(不論是否因為疫症),但有時「歧視」二字卻無助人們理解彼此的處境。面對一個集體危機,人際、社會關係的性質及每個人的傾向都會被放大、顯現。所以我們看到一個人對可能帶病毒的「他人/環境」猜疑,加上「老闆永遠是對的」思維就會生出各種無理要求,但我們也有聽過不少移民工會為僱主(甚至更多其他人)從家鄉訂口罩。說這些並不是要判定那個是好人/壞人,我更相信如果我們平日和「他人」的關係中有更多信任和互相照顧,那在困難的日子裡我們共同面對的方法將有更多。


(本訪問受 DGB Bildungswerk BUND 委託,2月22日以英文刊登,原中文題為「瘟疫日子更難過︰訪在港移民家務工工會」,標題為編輯所擬。)

註一 《東張》潘梓鋒教顧主畀錢向外傭買假 節目尾聲急糾正 (15:19) (明報)

註二 Employers fear virus infections from helpers (The Standard)

註三 勞工處鼓勵外籍家庭傭工在休息日留在家中 (勞工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