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瘟疫與報應

2020/2/22 — 17:03

作者 Medium 圖片

作者 Medium 圖片

前天,首次有警察確診武漢肺炎,全城齊喚小鳳姐,香檳幾乎賣斷市。我承認「防暴警中招」這則新聞真是很療癒,讓大家於壓抑苦悶中得到極大緩解,抗疫力也大為提升。

其實以說笑話心態,在朋友群組或臉書講幾句「開香檳」真是無傷大雅,不過,若有人認真地聲稱防暴中招就是「天譴」、「天誅」、「現眼報」之類,我認為是未免有點太過了。

原因和道德無關。我只是怕,視瘟疫為「上天的懲罰」這種想法,有機會令我們陷入尷尬局面:touchwood 假如某天竟有很多手足被確診,是否代表他們也被懲罰、遭天譴呢?到時,藍絲若將同一套報應話語應用在手足身上,稱「暴徒應有此報」,我們豈不語塞?

廣告

不過話說回來,警察最愛瘟疫時出外聚餐,所以理論上他們中招機會也最大;只是醫護要被迫冒更多風險,這樣的「報應」牽連也太大了……

提起「報應」,最近幾個月在黃絲群組裡,便常見到這一類話:「我信呢班黑警會畀天收!」、「佢哋咁樣打人,一定有報應」、「就算依家未有報應,將來都一定落地獄!!!」……遇到這些情況我通常很少搭嘴,因為我的人生觀比較「暗黑」,既不相信有上帝,也不相信「好人有好人,惡人有惡報」,更不相信有地獄天堂。

廣告

可能這是我的偏見,我覺得「上天會懲罰惡人」這概念,是善良人的一種自我安撫機制,好令他可以繼續忍受世界的不公義。我傾向相信,宇宙或上天並無任何 preference( 即是《道德經》所講的「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譬如當一場風暴或地震或瘟疫掩至,沒有人會受到上蒼特別的眷顧。宇宙沒有善惡的概念,它純粹按著物理規律運作,人因為有自由意志,才發展出善惡觀念。

不過「瘟疫是懲罰」這看法,本身就很古老。近日重讀卡繆小說《瘟疫》,裡面便有一個相信「瘟疫是懲罰」、「瘟疫是天譴」的典型角色:耶穌會神父 Paneloux。

小說第二部分,講述俄蘭城因黑死病橫行而封城(是武漢式封城,切斷一切往來交通,所有人不能離開,外人不能進入。也真是應景),Paneloux 神父到教堂講道,說的頭一句就是:「災禍臨到你們頭上,弟兄們,你們是罪有應得的。(Calamity has come on you, my brother, you deserved it.)」

神父直接了當,將黑死病視作上帝對俄蘭人的懲罰。俄蘭人以前縱情玩樂搵錢,極少敬拜神,所以上帝失去了耐性。神父形容得非常具體:祂在市鎮上空,揮著巨大的連枷木棒(打麥的農具),像擊打麥桿般擊打地上的人;最後,惡人如麥糠般被棄掉,只有義人如飽滿麥粒般倖存。

細讀全書,卡繆似乎有意借神父這角色來嘲弄「天譴」、「懲罰」的概念。在小說後部,Paneloux 神父突然染上類似黑死病的病癥,但因他講過「教徒要完全接受上帝旨意」, 而瘟疫也是上帝旨意,所以他拒絕就醫。感情上,或許他認為自己不會死於瘟疫,可惜,上帝並不認為他是「飽滿麥粒」,神父終被黑死病奪去性命。

篤信瘟疫是懲罰天譴的人,最後遭到瘟疫的懲罰天譴。是他人不夠好?是天譴並不存在?卡繆給神父的結局真是極 cynical 的嘲諷。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