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工百業】聯盈夜冷

2020/10/19 — 15:28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水木沉沉、過到自己達人】

身穿一身輕便的恤衫、短褲的男生,急急忙忙的走入一家店鋪內。店鋪通道兩旁擺滿各式各樣的貨物,從 10 元 8 個的碗碟到上萬元的珠寶首飾都應有盡有,林林總總。剛走入店的男生向站在收銀機前的、穿著一身襯衣的高大男人詢問:

「老闆,剛才我打電話嚟問嘅那款飛利浦耳機仲有無?」

廣告

「有,有,有,我啱啱先放低電話,你咁快就到?」

「係啊,我係 facebook 見到你地舖頭呢款耳機賣二百元,其他地方賣貴十倍。我一放低電話就即刻從青衣『飛的』過嚟買!」

廣告

不到十分鐘,那個男生就緊緊抱著三盒全新的耳機,笑著離開了店鋪。老闆小明看著男生離開的身影,向我們解釋道:「這款飛利浦的耳機已經『見少買少』了。早前飛利浦的分店清貨,我才得以購入這些耳機」。今年 1 月,飛利浦宣布全面撤出家電業務,不再生產耳機、電視機等產品。這家位於深水埗大埔道的夜冷店就成為了這些絕版家電的最後棲身地。但老闆小明慨嘆,即使貨品供應不斷,但客人需求減少,越來越少人光顧夜冷店,夜冷行業也慢慢走向式微,等將來他退休後,這些貨品可能就直接送往堆填區了。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到底夜冷店的運作模式是怎樣?以低價出售貨品是否能夠維持經營?答案或許能從「夜冷」二字談起。

夜冷貨從何來?

正如「夜冷」的英文諧音一樣,老闆小明購貨的主要途徑正是「yelling(拍賣)」。申請破產、清盤的公司為了套現,會將賣不出的商品甚至公司的設備例如電腦、傢俬等以低價出售。小明從破產管理處、會計師樓等渠道得知消息,就會參加拍賣。例如近期有連鎖甜品店申請清盤,小明亦有購入店內使用的餐具、碗碟,放在店內出售。有時其他東主都會直接聯絡小明,希望他在店鋪結業前買走部分貨物。「但係我好少會買」,小明解釋,面臨結業的店鋪,資金周轉有困難,通常老闆都正在拖欠員工薪金,為免員工將追討欠薪的對象由老闆轉為小明,以致他難以脫身,因此小明也就不會即場交易,寧可等待清盤之後。

夜冷貨來源甚多,為確保貨物質素良好,有利潤可圖,小明都會親自睇貨、驗貨。憑多年經驗,小明單從店鋪環境已經可以得知貨物品質,「有啲酒樓,幾個月冇開,一入去已經好大陣味,唔使好耐仲俾野咬到成身都係,呢啲就比較差。」除了觀察環境,小明都要考慮哪些是有利潤的買賣。部分物件例如書本難以出售,他都甚少購入,寧願買傢俬等較易出售的貨品。

即使小明的經驗再多,每次買賣都依然猶如賭博,是賺是賠沒有定數。小明指指玻璃櫃中閃亮的珠寶戒指:「有珠寶店結業,一盤二十四件賣給我,淨係一盤都幾萬,我都唔知有冇錢賺咖。」不過,賺錢也不是小明賣夜冷的唯一目的。鋪頭門口放著的電子鬧鐘,是小明特地向內地生產商入貨的,每個成本要人民幣十塊,卻只賣港幣十元。雖是蝕本生意,但對小明來說,這是對街坊的回饋。「賺錢以外,人情味都好重要。客人嚟到,我都會送枝水俾佢,就算佢淨係嚟傾偈都冇所謂咖。」

剩下光景不多?夜冷行與時代變遷

聯盈夜冷由小明父親創立,經營超過四十年,見證香港經濟轉型。六、七十年代,電子廠等輕工業曾經是香港的經濟支柱,產品外銷到亞洲及歐洲各地。但隨著中國改革開放,本地廠房受內地低廉的低價、勞動力吸引,紛紛北遷,帶不走的儀器唯有低價出售,隨手可得,帶來了夜冷業的黃金時代。

可以說,夜冷鋪就是這個城市的民間經濟指標。當有其他行業因為經濟生產的結構改變而式微、衰落,夜冷就是這些黃昏行業的最終歸宿。更甚者,會受經濟大環境影響的,遠不止生存苦難的舊行業。受史無前例的疫症影響,民間經濟深受打擊,近半年小明收購的貨品足足多了一倍,從本地飲食業到英國珠寶商都有,可想而知有多少公司被迫結業、多少人被解僱、失業。

如今各行各業人人自危,夜冷這一行還有多少生存空間?撇開疫症,夜冷行業的經營規模縮小,都與消費者生態有關。

小明指上一輩的人較為節儉,當年有酒樓倒閉,老闆會貼街招通知附近街坊到酒樓競投合適的物品。他憶起當時有住在附近屋邨的「師奶」以一百元買了四張打麻雀用的木椅。昔日生活簡潔清儉,對物質沒有太大講究,人們不介意用二手產品,只要能用就用,「慳得一蚊得一蚊」,造就了夜冷行業的興盛。不少的街坊還特意到店鋪「尋寶」。小明認為當時的人對於物質享受的要求較低,例如收回來的物品如果脫了色,只要用顏料補回顏色,稍稍翻新,貨品就能賣出。

但小明指這樣的情況已經很難再現,如果貨品不是全新,基本上就無人問津。城市發展後,人們固然對物質要求提升了不少。但影響更深的,是整個快速工業與速食文化。當商品因為全球產業鏈大型生產時而能廉格發售,而同時社會鼓勵著人們不斷消費、買新產品的風氣。壞了可以丟,買新既快又方便。惜物之心,或者對地球的關懷自然減少。

「在淘寶二、三十元就可以買一件新衣服,哪有人還會修補衣服?」小明問。

社會變得富裕,而這種富裕則靠速食文化的經濟發展撐起,當人們更愛追捧新潮,主要售賣二手產品的夜冷店不再是普羅大眾的尋寶地,夜冷店逐漸走向式微也是無可避免。

結語

時代進步,他們也只能跟著改變,小明坦言自己不懂科技,但他依然嘗試趕上不斷改變的經營環境,否則只會被淘汰得更快。近年,小明開始利用 Facebook 發佈貨物資訊,讓客人可以更方便地得知來貨消息,正如文章開首那位男生一樣。努力緊隨時代轉變,不過為多做幾年。小明表示自己看不到這個行業的未來,將來也不會讓子女接手生意,待自己六十歲退休之後,聯盈夜冷也會隨之結業。夜冷店是深水埗的社區特色,如果有天如夜冷鋪這樣的小店都消失了,連鎖商店取而代之,深水埗的面貌將會大大改變。沒有了夜冷店,二手貨品買賣依然會繼續,但客人和商家之間的關係,可能就只剩下一張塑膠做的「會員卡」了。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