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工百業 06】昔日碼頭多客人 70 多年的東莞佬涼茶

2021/1/1 — 13:42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山豬

涼茶舖在深水埗醫局街,已開業 70 逾年。店舖的樣貌依舊,還看到六、七十時代時興的綠色馬賽克階磚。店面還掛著開業時大伯手寫毛筆的招牌,所用的玻璃杯、涼茶煲,涼茶舖第三代傳人黃先生用了三十多年,裝潢幾乎沒變。

黃氏家族有多個兄弟姐妹,小時候父親在裏面煲涼茶時,會吆喝子女們輪流看舖,黃先生一放學便跑回涼茶舖。也是這個緣故,他每天喝涼茶,至今沒很多大小病。後來兄弟姐妹各自成家立室,各有發展。

廣告

黃先生年青時做過一年機械技工,喜愛研究機械水電,後來外出實習做學徒時,卻不喜歡滿是油污的廠房。父親有意讓黃先生接手涼茶舖,而黃先生亦不想辜負父親心願,又覺出外發展不如承繼家業,於是當起老闆。

惠隆號是店舖正名,後來街坊得悉黃氏籍貫東莞,便喚他們做東莞佬,久而久之傳開名堂,老闆便用上這個暱稱「東莞佬涼茶」。

昔日碼頭在旁 多「咕喱」光顧

廣告

70年代的深水埗碼頭位於北河街及通州街交界,其時港鐵未有過港島,住在荃灣、葵青的居民便會乘巴士來碼頭再過港島上班,於是人頭湧湧,路過也會飲返杯涼茶。而碼頭卸貨的工人,大汗疊細汗,也會過來歇一歇。店舖以前也會請客人在店內坐坐,喝杯涼茶打發一下時間。

「以前好生意咯,碼頭的人一落船便一批批來買涼茶喝。而家呢,當然無以前咁旺,附近還有好幾家地頭酒樓。」黃先生說的,正是八十年代興盛的酒樓,即北豪、得寶、德喜,現已結業,尚在經營的,唯有對面街的大利冰室。

黃先生一臉靦腆,怎料講起以前便立刻興奮起來。談起開業經歷,戰前時爺爺那一代是糧油雜貨舖,戰後才煲起涼茶。黃先生說,內地打完仗,只得一些樹根、樹皮(即一些藥材原料),再轉售到香港,於是香港的藥材舖便多了貨剩,藥商便周圍問人要不要創業試著煲涼茶。黃先生的爺爺見有商機,藥材商讓他賒數買藥材,順帶教他幾道涼茶的製作。後來生意上手,爺爺買下舖位,便一直紮根在此了。

黃先生說,以前勞動階層無錢看病,身體有甚麼奇難雜症便喝杯涼茶治一治。

「以前賺幾廿蚊,一蚊幾毫睇病都嫌貴! 」

現在也不遑多讓,看個病也一千幾百,只花幾塊錢喝涼茶便能舒緩身體不適,也是基層無錢看病,民間平價治病法子之一。

黃先生的大伯當年學習中醫,又愛好書法,為涼茶舖寫了一手好字招牌

識煲湯就識煲涼茶,落少左肉啫

很多涼茶舖誇自己有獨門秘方,如何求證便不得而知,但師傳一代代精心改良涼茶配方,認真的態度卻是誠心誠意的。黃先生的父親做生意時邊觀察客人反應,收舖後窩在灶邊加減不同藥材,反覆試驗。到了黃先生一代,也會不斷改良,希望味道更好,務求大眾喜愛而功效不減。

「好似煲瘦肉湯咁,如果唔用瘦肉,可唔可以用其他肉來代替又煲到?涼茶都係,如果識藥材就好易改良咯!」黃先生說的味是廿四味,舖頭的苦茶不落黃蓮,因而去掉部份苦味,至於以何種藥取代,有名叫「秘方」當然就不告訴大家了!

任何人也會來飲涼茶,東莞佬涼茶開舖時賣兩種涼茶:銀菊露及廿四味,一甜一苦,後來多加兩種,五花茶與感冒茶。銀菊茶再分冷熱飲,銀菊「露」指清晨時分水氣凝結而成的水滴,較清冷,因此被拿來形容冰銀菊茶(原來涼茶名也考究! ) 。黃先生一人之力,每天只煮四款茶,沒有很多花款,但每種都落足心機研究,一如其店簡樸、札實。伙計說,工業時代香港多體力勞動者,工作後身體疲勞,會偏好重口味食物刺激感官令自己舒服一點,因此喝涼茶也會偏甜偏苦。現在都市人較少運動,著重保健,口味要求少甜少鹽。碼頭拆卸後,少了工人,多了上班族,黃先生便調整涼茶甜度。

銀菊露調以蜜糖,清甜沁人心脾
東莞佬涼茶舖有兩種苦茶: 感冒茶與廿四味

涼茶一杯 功夫不少

父親一代用柴火煲,黃先生小時奉命到北河街街市、碼頭附近執拾木柴。現在政府禁止用柴火,黃先生便轉用火水。細問分別,在於前者煲得較均勻。舖後便是廚房,黃先生每天早上及收工後,都會在此熬煮涼茶,每天新鮮端出。做了老闆後,每天工作負責買藥材、煲涼茶、打掃店舖。黃先生自言不懂揀藥材,靠長久的合作關係,信任對方會提供靚藥材,「講個信字」。

雖然黃先生說煲涼茶像煲湯一樣無分別,功夫同樣考究。沒有雪櫃的時候,黃先生每天收工後,往往做至凌晨四、五點,把涼茶放入水櫃降溫。夏天的時候在廚房,一看火需四、五小時,便燥熱難耐了。

舊時碼頭還在,舖頭生意興隆,幾乎凌晨一時才收工。碼頭拆卸後,深水埗又經歷舊區重建,小店慢慢消失。這陣子更是疫情猖厥,街道冷清寥落,最難捱應是這段時間了。

三十歲的玻璃杯,黃先生說沒有許多剩了。大杯賣八元,細杯則賣五元,以前豆零一杯(即五仙)。

傳統涼茶與現代速食文化

筆者兒時與母親在街市經過時會看見涼茶舖裏面像葫蘆的藥煲,旁邊便是一碗碗能化解熱氣、疏風散熱的涼茶。有客人走過去,放低散銀便即拿起一碗骨嚕骨嚕地喝完就離去。現在要在舊區才會看見這些涼茶舖。反之會在商場、地鐵站、便利店店舖出現的,便是一支支味道一樣、標準生產的大品牌冷凍樽裝涼茶。忙碌的打工一族,能方便地買回家。問及此,黃先生對冷飲涼茶不以為然,他指涼茶最好溫飲,貪方便或入口涼反而傷脾虛,著我們年輕人少飲些凍飲。

當我們過於貪圖方便,許多時候,一間間熬成獨特味道的涼茶舖,又會因此不敵集團品牌而慢慢消失。所謂的壟斷,除了資源上獨大造成主因,其實往往也因消費者為急求便利而不知不覺助紂……

黃先生的涼茶舖能生存70載,實不容易。他天天花心機煲的四種涼茶,簡單、足料而不花巧。希望這間簡樸小店,尚能緩一緩急速便利的都市生活節奏吧。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