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盡全力保育 為香港人身份留下真相

2020/12/29 — 16:22

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

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

香港主教山下發現古羅馬式地下蓄水池,不似刻板印象中的香港風景,倒令人想起意大利蓄水池或土耳其伊斯坦堡的地下宮殿,如此發現,是這城市難得的有趣插曲,稍稍沖刷了近日的死寂和絶望氣息。

不用考古專家,但憑市民智慧,都知道這是古蹟,在進步的城市,保育如此寶庫,是不用再討論的共識。不過這是香港,殺死這城市的,不只政治,還有只懂死循程序規章、從不協作的政府部門,行政程序以外的常識他們不當是常識,早就喪失了辨別美好事物的基本能力。

現在,水務署暫停施工,古蹟辦開始進場鑑定遺扯。真正先進的城市,市民可以交託專業人士,好好保護古蹟,在香港,我們仍要擔驚受怕,甚至要發起聯署,時刻監察,因為我們深知,最快殺死古蹟的,就是這些官僚。古蹟辦的代表曾經拒絕認可保育北角皇都戲院,他們說,因為比起李鄭屋古漢墓的千年歷史,皇都年份不夠多,竟道:「假若漢墓值 5 分,清代建築最多 4 分,咁皇都幾多分?」假如年份是唯一標準,今天這個香港羅馬式蓄水池,比起大家的家鄉百年祖墳,並沒有更多值得保留的價值。但這是極過時的保育觀,一個建築物或古蹟對社會的價值,還需看建築設計是否符普世美學、對當時社會發展重要性、還有對族群有否留下深遠影響,這些,就是我們需要古蹟的原因。主教山下水道是當年港英政府為解決九龍半島供水問題而建,是二戰前香港發展的重要考究材料,也是開拓九龍半島的前傳,顯然是香港史的重要部分。

廣告

臉書上,有朋友道,對於地下蓄水池的發展早已無感,因為早已對政府失望,打定輸數,覺得美麗的事情不會再發生在這個城市。其實,每個能夠持續刻畫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圖騰,我們都應該盡最大能力保護,能為香港人還原身世真相的古蹟,更是必不可少。當我們需要再次團結起來的時候,香港人身分就是最大的黏土,而古蹟,就是界定我們身分的重要標誌。
 

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