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七)誰偷走了我的被鋪

2020/1/22 — 14:45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有人或說:坐監不是住酒店,受點皮用之苦總難免。言下之意,似乎捱凍是「必要之惡」,甚至有懲治教化的果效;以上說法明顯忽視囚犯的人權,說非成是,將錯誤視作為正確,歪風歪理不可長。有足夠被鋪保暖休息是人人所期,亦不應是在囚者的夢。

事實上,絕大部份在牢獄中的囚友均表示獄中難以入眠。囚友長期睡在木板床,普遍在臀部會長出硬皮,在不僅僅兩呎半闊的床上,大部份時間都只能平臥,稍一轉動身體,肋骨便倍感疼痛。直至步入冬天,管方方會派發額外被鋪予囚友作床墊使用,一來較為保暖,二來轉身時不會痛醒。然而,這並不代表囚友可好好睡一覺,因為被鋪保暖效果一般,大部份囚友均表示不夠暖。

廣告

床舖安排欠善  2018年引入新被鋪

在囚人士應擁有個人清潔的床舖,惟事實卻不然。有在囚人士表示有時候出現囚室擠迫的情況,三名在囚人士需要共同使用原本只能容納兩名在囚人士的囚室,換言之,當中有一名在囚人士均需要睡在地上。此外,囚室內亦有不少蟑螂,衛生情況欠佳。監獄有時候並未能提供睡床予個別在囚人士。以上情況似乎有違監獄規例列明每名在囚人士應該獲得獨立囚室的規定。此外,懲教署提供的被舖在保暖作用及質素並不理想。由此可見,部份在囚人士的被鋪似乎未有符合監獄規則訂明應為囚犯提供整潔的床上作息用品、亦未有恆常清潔被鋪、更不一定獲提供獨立的床舖,對在囚人士的健康帶來負面的影響。

廣告

2018年年底,社協發佈還押人士個案研究,囚友普遍投訴囚室環境惡劣,其後懲教署宣佈增派夾棉被,讓囚犯更易保暖。以往懲教署以往只是向囚犯派發四至五張毛氈,惟因不保暖,同年12月開始改為向每名囚友派發兩張藍色夾棉,以及一張由新物料製造的毛氈。以上新被鋪固然某程度增加保暖能力,但能否讓囚友安心睡眠,被鋪的衛生程度又是另一問題。

增加清潔床舖的數次和頻密程度

監獄規例 (第234A條) 訂明,署方提供床舖需確保溫暖及健康,然而,有關定義難以客觀,甚至因人而異。本港懲教署應仿傚美國、新西蘭及澳洲三地的經驗。以美國為例,當地有關處理在囚人士的刑事司法標準(Criminal Justice Standard on Treatment of Prisoners)指出,未被判刑的在囚人士應獲提供保障個人基本衛生的物品,包括:毛巾、床舖,並最少每星期更換一次。在新西蘭的懲教院所,每名在囚人士均獲發毛氈、寒冬時更可獲發羽絨保暖內衣和外衣、兩張被鋪,以及枕頭等等;以上物品每四個月將會清潔,床單則獲安排每星期清洗。

任何床舖物品,若曾給予在囚人士使用,必定先行清潔才轉予其他人使用。以上規定亦是澳洲常用之做法。澳洲昆士蘭政府在2007年發出有關健康在囚人士手冊中,提到床舖等用品需要經常清潔以保持衛生。現時本港並未有特定更換床舖的時間,因此,本港應參考新西蘭及美國等地的做法,最少每四個月 (或更頻密) 便需要清潔床舖等物品,同時更星期更換床單,因應本港濕度較高,甚或進一步增加清潔次數。

潔淨和保暖的床單和被鋪不應該是遙不可及的期望,不管是在囚者或普遍人,均不應被取走被鋪,同樣應獲得合適的照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