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三)立法禁止「案底」歧視

2019/12/3 — 19:00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曾有研究指出,犯罪服刑人士最主要再犯罪,其中一大原因是難以脫離犯罪前的生活境況,當中除了是原有的人際網絡外,能否找到穩定的職業,透過就業處理經濟問題尤為重要。正如上月文章提及,除了個人因素外,社會上對更生人士的歧視目光,往往令其就業面對極大困難。為避免更生人士就業面對方面出現歧視,參考外國的經驗,普遍透過三方面的立法工作予以保障,當中包括:制訂反歧視法禁止歧視更生人士、透過立法及發出指引推動僱主避免必然地向求職者查詢其有否「案底」,以及訂立法定「罪犯自新」(俗稱「洗底」)制度,豁免更生人士在求職時申報其原有「案底」。

憲法及人權依據強調立法保障免受歧視ㅤ惟未有落實

廣告

事實上,香港亦可以參考以上三方面,加強對更生人士的法律保障。首先,立法保障曾有犯罪紀錄人士免受不合理歧視,實屬應有之義。適用於香港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第六(一)條規定:「本盟約締約國確認人人有工作之權利,包括人人應有機會憑本人自由選擇或接受之工作謀生之權利,並將採取適當步驟保障之」,而該《公約》第二(二)條則規定:「本盟約締約國承允保證人人行使本盟約所載之各種權利,不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出生或其他身分等等而受歧視」。《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根據《基本法》第三十九條規定於 1997 年後繼續於香港有效,並透過本地立法予以落實有關權利。

結合《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及《基本法》的有關規定,特區政府實有憲制責任透過立法保證人人在行使工作權時不會因其特定身分而受到歧視,而「更生人士」作為特定的身分亦應屬於有關反歧視保障中所涵蓋的「其他身分」以內,因而立法保障更生人士就業免受歧視是政府的憲制責任。

廣告

目前香港已制訂四項有關反歧視的法例,包括禁止性別、殘疾、家庭崗位及種族等方面的歧視,而保障範疇則涵蓋僱傭、教育、服務提供等;可惜,對於曾有「案底」的更生人士在就業方面所存在的歧視,則缺乏反歧視法例予以保障。其實,早於 1994 年當時的立法局議員胡紅玉曾提出一項名為《平等機會條例草案》的全面性反歧視立法「私人法案」,而該法案第 IX 部便規定了禁止對具有已喪失時效的定罪人士的歧視,可惜有關法案最終未獲當時的立法局通過。

建議一:立法保障更生人士就業免受歧視

香港已有近二十年實施反歧視立法的經驗,社會大眾亦普遍認同特別是就業方面的反歧視立法對於促進社會平等有積極意義。因此,政府應儘快制定一項新的反歧視立法,以保障更生人士在就業方面(以至其他範疇)不會遭到歧視性對待,而平等機會委員會亦應作為有關法例的執行機構,獲法例賦權處理有關投訴的調查、調解及仲裁事宜,以確保平等機會保障得以落實。

缺乏機制ㅤ保障更生人士在招聘過程中因刑事紀錄而遭就業歧視

除了制定反歧視立法,在僱主招聘僱員過程中的操作層面確保更生人士不會因其刑事紀錄而遭到就業歧視,首先要從求職要求方面著手,而重點是透過立法及行政措施,促使僱主(除因工作性質而必要外)不會查問求職者是否有「案底」,這是避免出現歧視的重要步驟。其實,一個人是否存在犯罪紀錄以至有關紀錄詳情(如有的話),是屬於敏感的個人資料,在本港,這原則上受到《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保障;然而,現時該條例以至由私隱專員所發出的指引,並無清晰規定僱主在處理求職申請時,須保障求職者有關其刑事紀錄等個人資料的私隱,亦沒有指引提醒僱主須訂立明確僱傭政策,以確定是否必須查問求職者的刑事紀錄;這導致不少僱主有理無理查問求職者是否有「案底」,求職者為免被指隱瞞或作虛假陳述,大多選擇申報;但是否必須或超乎所需實屬疑問,問題必須正視。

建議二:修訂私隱條例及制定有關指引ㅤ不應動輒查問求職者刑事紀錄

特區政府儘快檢討及修訂《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明確把刑事紀錄列為個人資料,並透過立法及制定相關指引規定僱主在招聘時,除因工作性質必要外,不要求求職者提供刑事紀錄資料,而確有需要有關資料以參考是否聘用時,亦應在經過見試而確定有關求職者為准僱員後才可查問有關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