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二十一)完善職業培訓助更生

2020/6/2 — 20:43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適切的職業培訓,有助協助在囚人士更生及減少再犯罪的風險。《聯合國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的規則 4 訂明:(1) 判處監禁或剝奪人的自由的類似措施的目的主要是保護社會避免受犯罪之害並減少再犯。唯有利用監禁期間在可能範圍內確保犯人釋放後重新融入社會,從而能夠遵守法律、自食其力,才能達到這一目的。(2) 為此,監獄管理部門和其他主管機關應提供教育、職業培訓和工作,以及適當可用的其他幫助形式,包括具有改造、道德、精神、社會、健康和體育性質的幫助形式。所有此類方案、活動和服務均應按照囚犯所需的個性化待遇來提供。

懲教署自 1998 年成立更生事務處,為在囚人士提供教育、職業訓練及心理輔導等更生服務,以協助其重新融入社會。其中該署為 21 歲以下青少年在囚人士提供半日強制教育和職業訓練,而 21 歲或以上成年在囚人士則須按《監獄規則》規定,每周 6 天從事洗熨、製衣、印刷、書籍裝訂、預製混凝土製品等 13 項工業工作,向政府部門和政府資助機構生產貨品及提供服務。

廣告

懲教署自 2009 年起與僱員再培訓局、建築業議會、職業訓練局及製衣業訓練局等多個培訓機構合作,優先為剩餘 3 至 24 個月刑期的成年在囚者,提供全日制或部分時間制的課程。在 2018 年,署方提供 41 項訓練課程,涵蓋建築、商業、餐飲、零售等多個勞工短缺行業等。懲教署於 2019 年亦在零售及焊接課程引入虛擬實境(AR)科技,提供與外界更相似的學習設備,同時方便行政保安程序。

根據懲教署回覆傳媒的查詢,懲教署屬下每個院所轄下的工作及職業訓練分配委員會會考慮在囚人士的背景、剩餘刑期、健康狀況、相關工作經驗、學歷、意願、工作崗位空缺等因素,編配合適工作或職業訓練,供其學習品質管理、職業安全等就業通用知識和技能,幫助他們日後應用於不同工作範疇,重新融入社會。懲教署又重申,該署是依法安排在囚人士工作,他們之間並沒有僱傭關係,因此最低工資並不適用於在囚人士。

廣告

職業培訓名額不足ㅤ不批准修讀課程情況或增加

懲教署數字顯示,懲教院所該年獲釋的成年犯人數目由 2008 年的 16,971 人,遞減至 2018 年的 10,651 人,而釋前職業訓練課程名額則由 2008 年的 800 個增至 2018 年的 1,447 個。在囚人數減少,人數與課程名額比例收窄,理應增加在囚人士獲釋前接受職業訓練機會,但實際上課程名額自 2012 年後,便沒有實質增長。再者,近年懲教院所收納人數持續下降,間接減少了供應給懲教工業工場及院所設施工作的成年在囚人數;加上修讀課程可獲轄免部分法定工作時數,變相令獄中勞動力流失加劇,導致他們不獲署方批准修讀課程、繼績留在工場趕工的情況時有所聞。(表一)

值得留意的是,過去數年在囚人數不斷減少,惟每日平均獲安排到工場工作的成年在囚人數卻不升反跌(以最近幾年為例,全年每日平均人數由 2008 年的 5,256 人,減少至 2018 年 4,392 人),反映成年在囚人數參與職業培訓的時間只能相對減少,不利他們參加職業培訓課程。(表二)

表一:21 歲或以上的成年在囚人士的職業訓練名額

(懲教署表示,成年在囚人士的訓練名額不設上限,署方會視乎在囚人士的反應而彈性增減。另外,21 歲以下的在囚人士均需接受法定的半日職業訓練及半日課堂教育,因此沒有特定訓練名額。)

年度訓練名額
2008800
20091,038
20101,267
20111,334
20121,474
20131,411
20141,443
20151,445
20161,409
20171,442
20181,447

表二:平均每日獲安排到工場工作的成年在囚人士人數  

年度工作人數
20085,256
20095,419
20105,203
20115,099
20124,790
20134,639
20144,452
20154,244
20164,414
20174,529
20184,392

課程實用性有限且認受性甚低

然而,根據傳媒翻查 2017-18 年度課程名單,發現撇除的士筆試、車縫、機械操作、建築工藝等各行業認可專業資格課程,大部分均是資歷架構一至二級的基礎證書課程,認受性屬最低級別。換言之,縱使在囚人士完成有關課程後,仍未能藉以增加其就業能力,不利出獄後重投勞動市場。

再者,有傳媒亦發現,部分課程例如「化妝助理基礎證書」、「點心製作員基礎證書」和「電腦概念和鍵盤操作基礎證書」等,雖然均獲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承認,但卻不符合教育局轄下跨行業培訓諮詢委員會《能力標準說明》或《通用(基礎)能力說明》內,有關各行業從業員的工作技能要求,故不獲納入為認可「能力為本」或「通用能力為本」課程。

據了解,懲教署提供課程充其量只是興趣班或入門理論課程,在職場上亦缺乏認受性,課程的資歷已經低,又不符合行業現時對於從業員的能力標準。以化妝及點心製作課程為例,更生人士即使學會如何化妝和製作點心,不等於他們能夠應付店舖日常行政工作、使用電腦軟件管理庫存以及與顧客溝通,導致僱主傾向不承認相關資歷,無助日後職場就業。

更生事務開支不足側重監獄管理開支

再者,懲教署監獄管理的開支與更生事務的開支,亦持續以監獄管理開支為主導。雖然更生事務開支由 2008/09 年度的 19.9%,上升至 2018/19 年度的 26.5%,惟所佔比重仍然甚低,懲教署的開支仍以監獄管理為主導,反映懲教當局仍以「管理」思維主導更生懲教工作,不利更生事務大力發展。(表三)

表三:懲教署 2008/09 年度至 2018/19 年度監獄管理及更生事務開支

年度/開支監獄管理開支(億元)更生事務開支(億元)總計開支(億元)監獄管理開支佔總開支百分比更生事務開支佔總開支百分比
2008/0921.035.2126.2480.1%19.9%
2009/1020.037.0927.1273.9%26.1%
2010/1120.417.6328.0472.8%27.2%
2011/1221.838.2530.0872.6%27.4%
2012/1322.568.6831.2472.2%27.8%
2013/1423.848.7432.5873.2%26.8%
2014/1525.169.3634.5272.9%27.1%
2015/1626.179.9336.1072.5%27.5%
2016/1727.2210.2137.4372.7%27.3%
2017/1828.0510.3438.3973.1%26.9%
2018/1929.8310.7840.6173.5%26.5%

從以上數據可見,在囚人士在獄中獲得職業培訓名額和機會或見不足,相關課程的實用性和認受性仍須進一步提昇。此外,懲教署亦應主動地增加更生事務方面的資源投放,有效協囚人士更生重投社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