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二十二)打破更生人士就業障礙

2020/6/9 — 22:50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更生人士面對就業方面的障礙,不僅是在香港這地方出現,而是全世界不同國家、不同地區均面對的問題;而在近十多二十年,愈來愈多國家及地區開始重視有關問題及提出相關的建議措施以作改善。總體來說,更生人士就業障礙的主因有三方面,包括:(1) 社會上普遍對更生人士就業存在歧視、(2) 更生人士在獲釋後往往缺乏足夠學歷及技術以融入就業市場;及 (3) 政府未有提供足夠的支援使更生人士能儘快融入主流社會。

就業面對歧視不利更生ㅤ變相「雙重懲罰」

廣告

首先,外國不少前進國家的資料顯示,約 20% 成年人口曾有犯案紀錄;例如,英國研究顯示約有 25% 工作人口過往曾有犯罪紀錄 [1],美國亦有犯罪學家曾估計約有 20-25% 的年青男性在其 18 歲以前曾有犯罪紀錄,加拿大則有研究結果顯示 15-19 歲人口中約有 25% 曾經犯罪 [2]。因此,曾經犯罪的更生人士在就業範疇面對的歧視及其他就業障礙,影響人數及層面是相當大的;社會長期不予正視,都各方面都不利。

第二,更生人士在就業時面對因為其曾經有「案底」而遭到歧視,這對他們是不公平的,變相成為其犯事被法庭判罰與判監以外的「雙重懲罰」;事實上,與其他形式的不合理歧視一樣,當兩名求職者的其他工作能力相近,但僱主卻以其中一人有「案底」而不予僱用,不但對有關求職者不公平,也不能做到「人盡其才」。

廣告

給予就業機會ㅤ助減低犯罪率且更具社會效益

第三,從社會整體利益角度看,近年已有愈來愈多研究結果,確認打破更生人士就業障礙、促使他們重投正當的勞動市場,對減低有關人士再犯罪的可能性(即重犯率)有重大幫助;英國的研究便曾指出,就業有助減低更生人士重犯機會達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 [3]。因此,給予更生人士更多就業機會,對減低整體犯罪率以締造更安全的社會,是有重大意義。

第四,從政府資源分配的角度看,外國亦有不少研究指出,政府與其不斷投入資源去防止犯罪、處理不斷增加的刑事訴訟資源及監獄開支,不如將更多資源改投放在給予在囚人士更生機會(特別是就業方面的支持)以減低重犯率,是更具社會效益 [4]。英國於 2005 年一份官方報告書亦指出,如一名更生人士再犯罪,處理有關刑事訴訟程式(至法庭定罪而作出監禁前)的成本已平均需 65,000 英鎊,再加上每年用於有關在囚人士的監獄開支需約 37,500 英鎊,這還未計及社會因此需付出的其他成本 [5];如按英國的數額推算,香港因要處理一名更生人士再犯罪而引申的政府開支估計每年超過 100 萬港元 [6],如將部分有關資源改投放在更生及促進就業工作中,成本效益及社會效益是十分明顯的。

第五,包括香港在內的世界上大多數發達城市,有關市民已愈來愈認識對於曾犯罪甚至因而被被判入獄的人士,協助他們更生以重新融入社會,較對他們作出懲罰的意義為大 [7]。美國便有調查顯示,近九成公眾較傾向認為對在囚人士給予更生服務較之監獄作為懲罰制度為重要,此亦有八成以上公眾認為缺乏職業訓練是防止在囚人士獲釋後再犯罪的主要障礙 [8]。

由於打破更生人士就業障礙,對更生人士本身以至整個社會來說都有非常正面的意義,政府有必要從立法、政策以及資源分配等方面著手作出實質改善。

 

[1] UK Home Office, Breaking the Circle – A Report of Review of the Rehabilitation of Offenders Act, July 2002.
[2] Lam, Helen and Harcourt, Mark: 2003, ‘The Use of Criminal Record in Employment Decisions: The Rights of Ex-offenders, Employers and the Public’,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47, 237-252.
[3] UK Home Office, Breaking the Circle – A Report of Review of the Rehabilitation of Offenders Act, July 2002.
[4] 例如參考 Open Society Institute: 2003, ‘Justice Reinvestment’, Occasional Papers from OSI-U.S. Programs, Vol. 3, No. 3, Nov. 2003.
[5] UK HM Government, Reducing Re-Offending Through Skills and Employment: Next Steps, 2005, p. 5.
[6] 由於香港政府公佈的財政資料有限,因此難以準確得知本港在處理一名更生人士再犯罪的所需開支數額為何;不過,單就懲教署開支而言,於 2018-19 年度的實際開支超過 40.6 億港元,以 2018 年每日平均有 8,303 名在囚人士數目計算,用於每一在囚人士每年的平均開支接近 49 萬港元。參見 2018/19 年度香港特區政府財務報告。
[7] Cullen, Francis: 2007, ‘Make Rehabilitation Corrections’ Guiding Paradigm’, Criminology & Public Policy, Vol. 6, No. 4, pp 717-728.
[8] Krisberg, Barry and Marchionna, Susan: 2006, ‘Attitudes of US Voters toward Prisoner Rehabilitation and Reentry Policies’, FOCUS, April 200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