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二十五)完善監管釋囚機制

2020/7/10 — 17:21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前文提及,本港懲教制度中有設立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協助長刑期或無期徒犯人覆核刊期除此以外懲教制度亦有顧及監管釋囚刑釋後的生活,確保更生人士順利重投社會,當中包括監管釋囚委員會及監管下釋囚委員會兩大機制。

制度二:監管釋囚委員會Post-Release Supervision Board)

廣告

監管釋囚委員會是獨立的法定組織,於 1996 年 11 月 30 日根據法例第 475 章《監管釋囚條例》設立。委員會負責施行監管釋囚計劃,主要工作是考慮向合資格的囚犯發出監管令,規定他們在獲釋後接受監管,以及審議有關更改、暫緩執行或解除監管令的申請。委員會履行職務時,須考慮是否適宜讓囚犯得到改過自新及重新融入社會的機會,另一方面,也須顧及保護公眾免遭罪犯嚴重傷害。監管釋囚委員會主席及委員全由行政長官委任。

監管釋囚計劃的目的,是讓合資格在獲釋後接受監管的囚犯包括判刑 6 年監禁或以上的成年囚犯,以及因特定罪行,例如涉及三合會的罪行、性罪行和暴力罪行而被判刑 2 年監禁或以上的成年囚犯。鑑於這些罪犯所犯罪行性質嚴重和刑期頗長,在囚者可能需要更多關注和輔導,才能在獲釋後重新適應社會的正常生活。監管釋囚計劃(本計劃)專為合資格的成年釋囚提供指導和協助,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開展正常和有意義的生活,從而減低再次犯罪的機會。因此,計劃性質是協助釋囚改過自新,而不是施加懲罰。

廣告

發出和覆核監管令的程序

為了讓每名合資格的囚犯了解其個案性質,委員會在審議其個案前最少 14 天,以他選擇的語文向他提供所有上述文件的副本。囚犯有權就委員會可能向他發出監管令此事,以及上述文件的內容,向委員會呈交陳述書提出意見。囚犯有權就委員會作出決定後的任何時間,以書面方式申請覆核一次,要求更改或解除監管令。委員會處理每宗申請時,會再仔細考慮囚犯的個案並考慮理據以覆核早前的決定。

監管令的期限和條件

監管釋囚委員會決定監管期時,會考慮每宗個案的獨特情況;但法例規定監管期不得超過刑期獲減免的部分,監管期一般亦由六個月至兩年不等。委員會考慮囚犯的年齡及背景、以往的定罪記錄、是次罪行的性質、囚犯的悔意、在獄中的行為表現、家庭支持、身體和精神狀況,以及其他相關因素,然後才作出一個最符合囚犯和公眾利益的監管期決定。

受監管的釋囚必須遵守監管令載列的所有條件,包括保持行為良好、居住在已獲其經監管人員批准的地方、只能從事經批准的工作,以及每月最少一次與監管人員會面等。委員會可按個別情況增訂監管條件,例如規定受監管者須接受精神及或心理方面的跟進治療。

受監管者有權向委員會呈交書面陳述,他亦有權出席委員會的聆訊提出口頭申述,並可挑選一名人士從旁協助。過去三年,委員會處理個案數目如下:

制度三監管下釋囚委員會Release under Supervision Board)

讓囚犯在監管下提早釋放的主要目的,是協助在囚人士早日重投社會,成為奉公守法的市民,並減低其再犯罪的風險,從而惠及社群。另一制度是根據《囚犯(監管下釋放)條例》(第 325 章)成立的監管下釋囚委員會,職能包括考慮合資格囚犯的提早釋放申請、訂明監管令中的監管條件、更改或取消該等條件、處理被拒者要求覆核行政長官決定的申請、考慮是否撤銷監管令,以及就上述事宜向行政長官作出建議。委員會負責執行兩項提早釋放計劃,即「監管下釋放計劃」(又稱 Plan A)及「釋前就業計劃」(又稱 Plan B),各有不同適用對象:

  • 監管下釋放計劃(Plan A):正在服三年或多於三年監禁刑期(終身監禁除外),而且至少已服滿刑期的一半或 20 個月(以較長者為準)的囚犯,均符合資格按這項計劃獲提早釋放。申請人可於最早獲釋的日期前六個月提出申請。
  • 釋前就業計劃(Plan B):正在服兩年或多於兩年監禁刑期(終身監禁除外),而且在六個月內便屆最早釋放日期的囚犯,均符合資格按這項計劃獲提早釋放。他們可以在最早釋放日期前 12 個月內提出申請。除了這兩份監管令樣本內載列的條件之外,委員會可按個別情況建議附加其他條件,例如訂明受監管人必須接受心理或精神治療及輔導。

根據《囚犯(監管下釋放)規例》,申請人有權就其申請向委員會作出書面申述。此外,除上文提及的報告及囚犯的書面申述外,委員會亦會考慮其他文件,例如囚犯的家人、朋友、律師、宗教團體等的來信,以及受聘文件。倘有關監管下釋放計劃的申請獲懲教署推薦,該署會編製一份背景資料報告,詳述囚犯獲釋出獄後,協助他改過自新的配偶或近親的背景資料,供委員會考慮。

在囚人士申請覆核的權利

倘若提早釋放的申請被拒絕,申請人有權在接獲拒絕通知後 14 天內,以書面經委員會向行政長官提出覆核申請。申請人只可申請覆核一次。申請人有權就該項覆核申請向監管下釋囚委員會(委員會)提交書面申述。在覆核申請時,委員會會再次詳細審閱該名囚犯的檔案,並重新考慮委員會先前的決議,但委員會只會在原先申請遭拒絕的日期起計一年後,方考慮該項申請。最近三年經委員會審議和及後獲批之申請的統計數字如下:

若檢視兩項提早釋放計劃所發出的監管令,過去三年(2016 年至 2018 年)獲批准的申請少於委員會審議的申請之一半(47.1%),成功率較低。

應為申監管令個提供法律支援

「監管釋囚委員會」有權考慮向合資格的囚犯發出監管令,規定他們在獲釋後接受監管,「監管下釋囚委員會」則負責執行兩項提早釋放計劃。由於有關權利亦類同行使司法機構的權力,對涉案的在囚人士獲釋後的人身自由有著重大和深遠的影響,在法律支援上理應相應增加。雖然囚犯有權呈交陳述書,惟當局亦未有提供法律代表或法律援助服務,有關委員會的程序亦未有恪守程序公義的原則。此外當局應在委員會以外設立覆核制度,獨立地全面詳細審閱個案資料。

擴大監管下釋囚委員會兩項計劃適用範圍

此外,監管下釋囚委員會現時適用的範圍,大多只局限於 Plan A 及 Plan B 的犯人(即 Plan A:正在服三年或多於三年監禁刑期(終身監禁除外)、至少已服滿刑期的一半或 20 個月(以較長者為準),而且在六個月內便屆最早釋放日期的囚犯,或 Plan B:正在服兩年或多於兩年監禁刑期(終身監禁除外),而且在六個月內便屆最早釋放日期的囚犯。)當局應進一步擴大計劃適用範圍至在服刑期間沒有觸犯任何紀律過錯紀錄的囚犯,讓更多在囚人士受惠。

為海外外籍囚犯提供減刑機會

另方面,現時來自海外的外籍犯人雖然並沒有被排除為監管釋囚委員會及監管下釋囚委員會的受助對象,惟事實上卻從未有來自海外的外籍犯人受惠,制度上而間接阻礙了外籍犯人獲得提早釋放的機會,直接打擊其更新意欲。為此,當局應改革現行安排,與海外外籍囚犯的原居地建立移交囚犯機制,以便讓來自海外的外籍犯人可獲提早獲釋,返回其原居地服餘下刑期,或容讓獲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扣減到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