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二十四)覆核長刑期機制待改善

2020/6/27 — 18:34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因犯罪被判處監禁的人士,大多希望刑期獲得適時檢視,有機會由無期徒刑改為有期徒刑,甚或考慮提早釋放,重投社會重過新生。在現時本港懲教制度中,當局設立了三個委員會,包括:處理長期監禁刑罰個案、出獄後個案監管,以及監管下釋囚三大類別的個案。然而,各制度仍有其不足之處尚待改善。

制度一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Long Term Prison Sentences Review Board)

廣告

本港懲教制度中有設立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委員會主要是根據自 1997 年 6 月 30 日開始實施的《長期監禁刑罰覆核條例》(第 524 章)成立。委員會前身是長期囚禁覆檢委員會,該委員會屬諮詢性質,負責覆核若干類別人士的監禁刑罰,並且就應否寬減和縮減刑罰的事宜提交建議。現行委員會屬法定機構,其主要職能是定期覆核若干類別人士的個案,包括正在服無限期刑罰人士、正在服長期監禁刑罰(即 10 年或以上)的人士,以及正在服確定限期刑罰而在定罪當日未滿 21 歲的人士的個案。在香港以外地方被判無限期刑罰或長期監禁刑罰但獲移交回香港服刑的人士,也合資格接受委員會覆核刑罰。

委員會權力極大,在覆核刑罰時,既可向行政長官建議以確定限期刑罰取代有關人士的無限期刑罰,或建議寬減有關人士的確定限期刑罰。委員會可下令正在服無限期刑罰的有關人士在監管下有條件釋放。委員會亦可對已獲行政長官由無限期刑罰改為確定限期刑罰的有關人士作出釋放後監管令,指示有關人士在監管下提早釋放。委員會下令有條件釋放有關人士和對有關人士施加釋放後的監管,目的是確保服刑已久的人士獲得指導和支援,以協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同時保障社會人士免受合理地可預見因他們獲釋而造成的傷害。

廣告

委員會成員均由行政長官委任,主席和副主席必須為現職或曾任職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的法官。此外,委員會有 9 名非官方成員,他們是在精神病學、心理學、罪犯改過自新方面、社會工作、法律、教育、工商界等領域擁有專長或經驗的人士。

刑期覆核程序

委員會每季召開覆核刑期會議,在覆核會議舉行前,懲教署會根據相關的覆核時間表向委員會呈交將進行覆核的個案的名單。委員會秘書會向有關人士發出書面通知,並擬備一份覆核文件集,告知他們覆核日期,以及他們可向委員會呈交書面陳述書的權利。在覆核後,委員會可建議給予相關個案確定限期刑罰,並以書面方式通知覆核結果及作出決定的理由。

進行刑期覆核考慮因素

每名有關人士的背景和個人經歷各有不同,應否寬減無限期刑罰或縮減確定限期刑罰須按有關人士的個別情況判斷。在每個個案,委員會會向其委員提供下列報告:懲教報告、刑事記錄、社會福利報告、法庭記錄。此外,委員會亦可向相關機構索取附加報告作考慮,包括:特別評估報告由臨床心理學家及/或巡獄精神科醫生撰寫的報告、執法機構的報告。除了《長期監禁刑罰覆核條例》(第524 章)第8條所載的必須首要顧及的4項原則外,委員會亦會考慮《長期監禁刑罰覆核規例》(第 524A 章)附表1中所列的以下 18 項因素:

  1. 有關罪行的性質 ㅤ
  2. 以往的刑事記錄(如有) ㅤ
  3. 主審法官就有關罪行提出的意見
  4. 可減輕處罰的情況
  5. 有多大悔意
  6. 對輔導及自新安排的反應
  7. 在犯有關罪行時的年齡
  8. 獲釋後的自新前景及就業前景
  9. 其他同類案件的刑罰
  10. 公眾利益,包括公眾安全以及再次犯罪行的可能性
  11. 心理狀況
  12. 精神狀況
  13. 在懲教院所中的行為
  14. 健康狀況
  15. 年齡
  16. 已在懲教院所服刑的期間的長短
  17. 酌情性終身監禁刑罰的最低刑期(如適用)
  18. 向執法機構提供的協助

 在 2016 年至 2018 年期間覆核的個案數目統計如下:  

年份覆核的無限期刑罰個案數目作出建議由無限期刑罰縮減為確定限期刑罰的數目覆核的確定限期刑罰個案數目就確定限期刑罰作出寬減建議的數目
201612284321
2017102134404
201811984423
總計343291,3148

統計資料顯示,2016 年至 2018 年委員會共覆核 1,314 宗個案,然而,經委員會向行動長官建議以有限期刑罰,代表無限期刑罰的個案,共有 29 宗,另外建議減免有限期刑罰的個案則只有 8 宗。此外,委員會可下令正在服無限期刑罰的有關人士在監管下有條件釋放。委員會亦可對已獲行政長官由無限期刑罰改為確定限期刑罰的有關人士作出釋放後監管令,指示有關人士在監管下提早釋放。

覆核事關重大ㅤ欠法律損程序公義

長期監禁人士獲得程序公義及適切法律代表屬基本權利。由於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的決定直接影響在囚人士的人身自由,惟有關人士卻無法律代表陳述其個案。申請人在覆核過程中,能否獲得適時的法律支援代表服務,對其獲得公平審訊的權利至為重要。

此外,覆核委員會有權向行政長官提供有關變更無期徒刑至有期徒刑,或有期徒刑至較短刑期的建議,權力類同半司法機構的行使之性質,對有關個案的在囚人士之人身自由有著重大和深遠的影響,然而,當事人卻缺乏法律代表或法律援助,覆核程序未有恪守程序公義原則

雖然當事人可獲得個案整套文件,惟卻缺乏機會親身以口頭方式出席委員會聆訊會議,安排有待改善。另一方面,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在作出決定後,亦未有具詳細說明當中理由,大多只是籠統地表示「已服刑的時間長短,未足以反映所犯罪行的嚴重性」,未有詳細解釋原由,反映運作欠缺透明度。加上委員會亦是作出決定長達兩個多月以後,方告知當事人,情況極不理想。根據前線觀察,絕大部份觸犯毒品罪行的長刑期囚犯,均難以獲得減刑的機會。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似乎對觸犯毒品罪行的囚犯待遇尤其嚴格,其未有以較慷慨的態度看待此類長期犯人的減刑需要。

設立有條件釋放更機制

除了縮短刑期或將無期徒刑改為有期徒刑外,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亦應賦予權力,作出有條件釋放(conditional release)的安排。有條件釋放並不屬於另一獨立判刑,相反,參與計劃的囚犯將安排居住於懲教署管理的宿舍居住,最長時間不多於兩年。現時以上安排上要適用於曾觸犯性罪行或被判刑超過 30 年的犯人;當局應考慮將規定進一步應用至犯案時年齡少於 21 歲的犯人,以助更多長刑期及年青的犯人更生,有利他們重投社會。

獨立司法機關提供法援處理

由於委員會的決定權力涉及在囚人士的人身自由,當局應修改法例及規定,交由司法機構屬下的部門處理委員會的個案聆訊。再者,委員會應容讓涉案的在囚人士親身參與聆訊,並向有需要的個案提供法律援助,委派法律代表處理其個案申請。以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為例,當局可先行向服刑超過 15 年的囚犯個案提供法律援助,同時應按當事人要求安排其親身出席聆訊,並獲代表律師或法律援助律師陪同出席個案聆訊。再者,莫論當局能否向當事人提供法律援助,委員會亦應在切實可行的時間內,向當事人提供委員會所作決定和詳盡的理據,以便當事人考慮委員會決定的合理性,以便考慮是否就決定提出覆核或上訴。另外,當局亦應在覆核委員會以外立獨立上訴機制,處理關上訴個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