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二) 「洗底」都唔清

2019/11/28 — 16:32

資料圖片:赤柱監獄,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資料圖片:赤柱監獄,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民權教育中心】

反修例已引發逾半年的警民衝突,不少勇武示威者被警方控以干犯暴動罪,動輒最高可被判十年刑期。雖說犯人初犯甚至被判最高刑期,一般服刑只會有三分之一的減刑,然而,所謂人生有多少個十年,萬一真的被判極刑,對個人、對家庭今後亦有深遠影響,學業、事業及正常生活必定大受打擊。在囚人士雖然曾觸犯法紀,惟懲教工作的重點亦強調教育改正的重要性。本港的法律制度中,亦有設立法律機制,鼓勵罪犯自新。更生人士重投社會後的就業困難及存在的障礙,極待社會正視。

目前僅《罪犯自新條例》助「洗底」

廣告

根據本港法律《罪犯自新條例》第 2 條規定,首次被定罪的紀錄只有在有關罪犯被判不超過 3 個月的刑期,或罰款不超過 10,000 元的情況下,始可於定罪3年後「喪失時效」(俗稱「洗底」);而定罪「喪失時效」的法律意義,包括有關更生人士可以在招聘過程中不申報有關刑事紀錄。該條例第 6 條亦訂明,除法例特別規定的情況外,任何人如保管有關被定罪人士的紀錄而向他人披露有關資料,即屬犯罪,可處罰款 20,000 港元。

《罪犯自新條例》落後   未能有效協助罪犯自新

廣告

《罪犯自新條例》無疑可在一定程度上減少更生人士在就業面對的歧視,但有關規定在 1986 年制定,以及在 1993 年作了少許修訂後,至今逾二十多年未曾作出任何修訂。在 2004 年,本港法律改革委員會亦曾對此提出批評,認為現行罪犯自新的法律規定受惠人數有限,並建議當局認真考慮修訂《罪犯自新條例》,可惜有關報告書公佈了超過 10 多年,至今政府仍未有任何積極回應。

事實上,現行條例均是「一刀切」式,處理曾違法的人士。法律上不理會曾違法者以往曾觸犯那些罪、曾接受過那些懲罰,只要曾首次觸犯判監刑期不多於三個月的罪行後,及後三年內再被定罪,則一律須公開有關犯罪紀錄;安排既未有考慮當事人的更生進度、再犯的可能性等個案因素,對當事人重投社區極為不利。

更生人士面對就業歧視欠法律保障

「案底」洗不了,生活上面對各種歧異目光可想而之。目前香港並未有立法,保障更生人士不會因為其「案底」(刑事紀錄)而在就業方面遭到歧視性的不合理對待。除非你是達官貴人,有強大人際網絡,出獄後亦有人聘請;作為普通平民百姓,出獄後因有「案底」,找工作自是難過登天。事實上,更生人士在就業方面(特別是在求職時)往往遭到歧視;不少僱主不管是否真有必要也詢問求職者是否有「案底」,而當得知求職者過往曾有「案底」或曾是在囚人士後,僱主大多不問情由而拒絕取錄更生人士。

為了防止對更生人士就業方面出現歧視,外國的經驗普遍透過三方面的立法工作予以保障:(1) 透過制訂反歧視法禁止對更生人士的就業作出歧視性對待;(2) 透過立法及發出指引推動僱主避免向求職者查詢其有否「案底」,尤其是有關「案底」存在與否跟是否合適從事其應徵的工作沒有必然關係;(3) 透過訂立「罪犯自新」(俗稱「洗底」)制度在法律上豁免更生人士在求職時申報其原有「案底」。

外國的經驗究竟如何引進香港加以借鏡?實在是關心在囚人士的更生機會必須思考的問題。不然,已服刑的犯人沒有機會洗底,法律制度亦不給予他們改過自新的機會,甚至容許歧視有案底人士,無機會洗底,有機會洗底卻仍不清,依舊被社會歧視,又欠法律保障,恐非社會之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