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五)誰的「智慧監獄」?

2020/1/1 — 10:03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近年創新科技盛行,除了經濟發展及商業社會大量引入數據網絡、系統管理等創新科技外,懲教部門亦不甘後人。為配合懲教工作的發展,懲教署早於 2013 年首次進行「資訊系統策略研究」,建議發展「綜合懲教及更生管理系統」,一方面是針對管方的管理工作,有助提升羈管及運作效率,加強保安情報整合;另一方面,從在囚人士而言,系統將有助在囚人士訂定更適切的更生計劃,為他們重投社會作出準備,以及為探訪在囚人士的親友提供更多電子服務。

智慧監獄源自 2018 年施政報告

廣告

及至 2018 年,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便首次提議發展「智慧監獄」,務求提升執法部門的能力。無可否認,本港絕大部份的懲教院所均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建成,部份院所甚至更久遠,不少已建築逾半世紀,在硬件上出現老化、甚至未能配合在囚人的懲教和更生服務上的需要,擴大科技應用實有必要。然而,畢竟創新科技只是外在的工具,如何抱有正視在囚人士的需要,以尊重囚友人權下訂立人道和合適的懲教制度,才是改革最核心問題。因此,執行「智慧監獄」發展、乃至每日運作監獄的懲教人員,須具備智慧,善用科技促進懲教和更生工作。若果只側重院所管理上的改革、工序上的優化,恐怕只捨本逐末,錯放了未來改革的焦點。

智慧監獄側重強化管理

廣告

根據保安局的介紹,智慧監獄的主要理念是發展智慧管理,透過整合資訊科技和訊息,整合日常工序流程,以求提升懲教院所的管理及運作效率。除了發展科技系統,亦需要培訓前線懲教人員運用創新科技及系統,當中其中一個例子是引入「在囚人士自助服務系統」,讓在囚人士選購小賣物品及提出訴求等。

另一個發展智慧監獄的主要理念,包括應用智慧型院所設計;當局會在未來新建及重建懲教設施中增設「地理資訊系統」及「建築資訊模型」,前者讓管方實時監察在囚人士的分佈、位置及移動資訊;後者則可以即時檢視建築物的內部格局及屋宇設備系統(包括通風、消防、供水及電力系統)的工程佈置及實時狀況。以上改革均是從管理角度出發,對象均是院所建築物,而非在囚人士的需要。

其他與在囚人士日常服刑有最直接關係的,莫過於是「維生指標監察系統」、「影像分析及監察系統」及「移動及位置監察系統」,各監察系統有不同特定對象。此外,署方亦在部份懲教院所推行「機械人監察系統」及「緝毒機械臂系統」,有關系統適用於院所內所有犯人,詳情如下:

懲教署正試行的「智慧監獄」裝置

(1) 「維生指標監察系統」

在囚人士會被要求配戴智慧手帶,監察有特別醫療及護理需要之在囚人士的心跳率,包括有自殘及自殺傾向的在囚人士。

試行情況:由 2019 年第一季起在羅湖懲教所醫院試行,未來會擴展至赤柱監獄醫院及其中兩個囚倉、大欖女懲教所醫院和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的病房及老人組。

(2) 「影像分析及監察系統」

在囚倉內安裝閉路電視,範圍包括囚倉內廁所。系統會偵測在囚人士的異常行為,如自殺及自殘行為、毆鬥、遮蔽鏡頭及身體不適的情況。閉路電視片段會保留 31 天,並會自動將在囚人士的私處遮蔽。

試行情況:由 2019 年第一季起在壁屋監獄 4 個囚倉試行,未來會擴展至壁屋監獄內 22 個囚倉、6 個獨立囚室及其醫院內。

(3) 「移動及位置監察系統」

在囚人士會被要求配戴智慧手帶,監察在囚人士的實時位置。

試行情況:由 2019 年第一季起在羅湖懲教所的指定通道試行。

(4) 「機械人監察系統」

以設有四個監測鏡頭的機械人於晚間循固定路線巡查囚室,代替懲教人員每隔不超過 15 或 20 分鐘一次的夜間巡邏。

試行情況:由 2019 年 9 月起在荔枝角收押所試行。

(5) 「緝毒機械臂系統」

在囚人士會被要求在特製便盆排便,系統會自動偵測糞便位置並以水沖射分解糞便,代替懲教人員人手檢查糞便。

試行情況:由 2019 年第二季起在荔枝角收押所試行。

智慧監獄ㅤ為誰而建?

顧名思義,維生指標監察主要於懲教院所醫院內引入心跳監察系統,監察有醫療及護理需要的在囚人士的身體狀況,減低有自殘及自殺傾向的在囚人士的風險;影像分析監察主要對象是有異常和違反紀律行為的在囚人士,將在囚者的預設行為與閉路電視所收集影像進行實時比對,以偵測有否出現異常行為(例如:上吊自殺、撞牆自殘及打架);至於移動及位置監察,則主要是針對追蹤在特定通道出入的在囚人士之實時位置,在囚者需要配帶「智慧手帶」,並由院所內的感應器監察,若有人偏離原訂路線,系統會即時發出警報。至於機械人監察系統和緝毒機械臂系統,無疑就是將夜間巡邏工作及檢查糞便等厭惡性工作假手於「人」(機械人),改善懲教人員工作情況。

各項措施似乎均是從管理者的角度出發,務求減低出錯的風險。說白了,以往監管均有既定程序,懲教人員須每隔不超過 15 分鐘巡視於醫療觀察名單及管理逃犯名單上的在囚人士一次。至於其他在囚人士,則須每隔不超過 20 分鐘巡視一次。以上改善措施,似乎只為減省前線人員的工序,從囚友的福祉而言,並無任何實質改善。究竟是在為誰發展「智慧監獄」?

從囚友權益出發ㅤ協助更生及融入

政府在提倡智慧監獄時,似乎並未有從在囚人士的角度出發。舉例來說,現時市民大眾多以手機或電腦通訊、甚或使用互聯網搜集資訊、了解社會最新發展,當局又有沒有研究,容讓囚友利用電子方式與外間(家人、親友等)通訊,或有限度地使用互聯網接觸社會資訊?事實上,容許在囚人士以科技產品與親友聯繫,例如使用由署方提供的手提電話及平板電腦與親友聯絡。與親友的良好交流將有助在囚人士獲釋後融入社會和家庭生活,現時亦有不同國家及地區鼓勵在囚人士與親友運用電郵、錄音及其他網上方式交流,充分利用互聯網作為低成本溝通渠道的角色。另外,署方亦應容許在囚人士使用科技產品接觸獄內及外間資訊,包括監獄通告、教育內容、新聞消息及工作相關資訊。

各國容許囚犯收發電郵ㅤ善用科技聯繫外間

以蘇格蘭為例,當地最早容許在囚人士及其親屬,登入政府特定的網站收發電郵,目的是增加與親友聯繫、減少在囚者因缺乏與外間聯繫而自毀的傾向、以及協助在囚者釋放前接觸不同機構,值得本港懲教部門借鏡。

蘇格蘭的情況並非全球罕見例子,參考外國監獄例子,英國美國新加坡及比利時等國均設有電郵服務,在囚人士可以使用平板電腦或電腦與親友以電郵來往,省卻傳統書信的等候時間,同時亦減省行政保安程序及減低違禁品流入監獄的風險。當中英國懲教當局更設有錄音留言服務,讓在囚人士及親友能以留言信箱或流動應用程式錄音交流,在囚者可以利用獄中電話致電留言信箱收發錄音,親友則可以隨時以手提電話接收、發出及重播錄音,不用特意預留時間等候在囚人士來電。

此外,美國及新加坡亦為在囚人士提供預載新聞及教育內容的平板電腦,亦能連接監獄的內聯網,令他們更容易得到學習資料。比利時懲教當局亦自 2016 年已為在囚人士提供電腦及有限度接觸互聯網的系統,在囚人士可以瀏覽指定網站,獲取外界資訊及與親友聯絡,甚至在求職網站了解職位資訊,讓囚友更好地準備出獄後尋找工作重投社會。

科技只屬技術,如何善用才是關鍵。願上天給予懲教人員智慧,在強調懲處違法者的同時,亦能與時並進,改革現時監獄管理制度及安排,才是真正對囚友及社會之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