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十三)單獨囚禁遠比檢疫隔離苦

2020/4/15 — 13:29

資料圖片,來源:Ichigo121212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Ichigo121212 @Pixabay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新冠肺炎疫症自去年年底爆發,至今已成為全球大流行,累積感染人數近二百萬人。各國政府相繼推出封關、限制出入境、強制檢疫隔離等防疫措施,務求減少人流,從而減低病毒傳播的風險。本港早前亦推出禁眾令,限制四人以上在公眾地方聚集,人人均要保持距離、留在家中,有人形容猶如「入水飯房」(即單獨囚禁)。事實上,若在懲教院所被「單獨囚禁」,人身自由等限制遠較隔離等嚴重,現行機制安排亦有不少問題。

單獨囚禁又稱「隔離囚禁」,是指將一名在囚人士放置在一個特殊的單位,與其他囚犯隔離監禁。一般來說,被隔離囚禁的囚犯會被放置在一單獨居住的小囚室,每天 23 小時在囚室內,只有約一個小時有機會出外運動。根據政府的解釋,施行隔離囚禁主要有三大目的:

廣告

(1) 處罰:隔離犯有不當行為的犯人,一般是經過紀律聆訊後作為一種懲罰形式;

(2) 監獄管理:被隔離的囚犯被看作是危險的、破壞性的或構成一個管理問題,這通常是通過內部流程由行政法規實施;

廣告

(3) 保護:為了保護某人的原因,從一般監獄人口中隔離個別囚犯,這可以是囚犯的請求或懲教署自行決定保護該罪犯。(最常見是前執法人員、政府主要官員或性罪犯)

單獨囚禁大多無時間上限 不利人身安全保障

現時本港最常見有四類囚犯會被處以單獨囚禁,包括:

(1) 接受紀律處分(《監獄規則》第63(1)(b)條);

(2) 自行要求單獨囚禁以求自保(例如:性罪犯、控方證人、前警務人員或前懲教署人員等) ;

(3) 因保安理由被安排獨立囚禁人士(例如:有機會被集體囚犯欺凌的知名人士);

(4) 根據《監獄規則》第68B條,為著良好秩序而被獨立囚禁人士(例如:有聚賭問題、在獄中借貸、被懷疑在獄中策動示威者等)。然而,除了當局援引第63(1)(b)條進行懲罰,當中有訂立最多 28 天的單獨囚禁期的上限外,其他情況處以的單獨囚禁均沒有訂立時間上限。

實際上,當局亦有許多非官方及不恰當的理由隔離囚犯,它可以用來對待那些被認為是麻煩製造者的囚犯,例如那些就不同監獄問題作過投訴的人,或那些站起來維護人權的在囚人士。它可用於非正式的懲罰或威脅囚犯,而沒有經過任何類型的紀律聆訊。此外,懲教署現在使用的隔離囚禁,大多沒有足夠的法律基礎和司法審查,此舉極可能違反基本人權。

單獨囚禁對囚犯身心帶來負面影響

外國研究顯示,囚犯超過 10 天的隔離已經會導致負面的生理和心理影響,破壞的程度將取決於個別囚犯狀況、個人背景、安置在隔離的情況、持續時間、條件、限制等。在生理效應方面,持續的單獨隔離會令人心悸、失眠、背部和關節疼痛、體重下降、腸道或心血管疾病、偏頭痛和疲勞。其中的心理影響,更包括焦慮、恐慌、抑鬱、衝動、控制能力差、無故憤怒、緊張、不穩定、認知功能障礙,如混亂的思維過程,在時間和空間定向力障礙,幻覺,妄想症和精神病。

研究還表明,單獨隔離的囚犯會較易造出傷害自我的行為,例如將自己的頭撞向牆上;自殺比率亦較高,這亦是被孤立的囚犯常見的現象。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在2005年曾就此進行一項研究,發現近七成 (69%) 獄中的自殺案件發生在單獨隔離的牢房。研究亦顯示,當囚犯不知道自己要被隔離囚禁的時間有長多,一般都會有強烈的無助感,更會形成敵對甚或侵略性的態度。他們可能會因而產生焦慮、迷茫和恐懼,甚至變得瘋狂。此外,一些囚犯被隔離囚禁一次已可能會受到永久傷害。許多人往後在社會交往中是無法正常工作。這意味著曾被隔離囚禁的人士,其獲釋後重新融入社會仍面對很多問題。

另外,絕大部份被隔離囚犯隔離期間不獲安排工作,亦失卻賺取收入購買必需品的機會。當囚犯從隔離中被釋放後,通常的做法是將他們安排在另一監獄或另一監獄車間。這意味著相較於過往,該囚犯的原有工作機會及工資水平會被削減。此外,當開始一個新的工作,囚犯將要由最基層的工資水平重新開始。

懲教署獲過大裁量權 不利監督單獨囚禁的權力

現行懲教當局被賦予極大自由裁量權,行使單獨囚禁的權力;然而,有關權力卻缺乏充足的外部以至司法監督、不少情況更不需要出具醫學證明便可向在囚人士施以單獨囚禁,更缺乏時間上限、上訴機制及定期覆查機制。事實上,《聯合國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第 44 條列明,單獨監禁應指一天內對囚犯實行沒有任何有意義人際接觸的監禁達到或超過 22 個小時。長期單獨監禁應指連續超過 15 天的單獨監禁。另外,規則第 45 條第(1)款更列明,單獨監禁只應作為在例外情形下不得已而採取的辦法,時間能短則短,並應受獨立審查,而且只能依據主管機關的核准。不應因囚犯所受的判決而施以單獨監禁。

聯合國籲訂 15 日「隔離囚禁」上限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亦曾促請香港特區政府,立法限制「隔離囚禁」的使用,並按照國際標準任何「隔離囚禁」 不能多於 15 日的上限。然而,香港特區政府並未有積極落實有關建議。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曾批評於不同國家處理隔離的做法,並建議「廢除使用單獨監禁[......]或至少,它應該受嚴格的法律具體規定(最長持續時間等)和引入司法監督」1。其他國際標準亦有建議,應減少使用隔離囚禁。2007 年訂立的《伊斯坦布爾聲明》(The Istanbul Statement on the Use and Effects of Solitary Confinement)亦指出:“隔離囚禁只應在特殊情況下使用,亦應作為最後的手段,而且隔離囚禁的時間應盡可能縮短。”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0(1)條訂明:「自由被剝奪之人,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待遇。」此外,《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7條規定:「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非經本人自願同意,尤不得對任何人作醫學或科學試驗。」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 (Human Rights Committee) 曾評論說:「禁閉是一個嚴厲的刑罰,對有關人士有嚴重的心理影響,只有在急需的情況下使用才是合理的;除非是在特殊情況下使用隔離囚禁,並在有限期間內實施,否則是不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它可能構成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2

歐洲人權法院曾裁定,只有在特殊情況下、存在真正的理由限制,隔離囚禁才屬合法。此外,隨著時間的推移,愈長時間的隔離囚禁必須有更詳盡的說明理由和令人信服的理據。最後,應該有一個系統的定期監測,以確保隨著時間的推移仍保持適當措施的合法性3。因此,究竟本港的懲教制度中如何加強單獨囚禁的運用,絕對值得當局及社會大眾反思。

1. CAT, Visit report, Denmark, 1. May 1997, para 186, quoted from Peter Scharff Smith (2009). “Solitary confinement: History, practice, and human rights standards.” Prison Service Journal 181. http://www.hmprisonservice.gov.uk/assets/documents/100043E4solitary_confinement.pdf

2. Human Rights Committee, Concluding Remarks on Denmark. 31/10/2000. CCPR/CO/DNK

3. Onoufriou v Cyprus (Decision adopted on 25 October 2010), at 7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