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十二)落後逾一世紀的通訊方式

2020/4/4 — 21:45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早前談及在囚人士與親友的探訪安排,主要透過親身會面,事實上,另外兩個常用的聯繫方式是透過書信和打電話與外間聯繫。但在現行監獄制度下,在囚人士與外間聯繫的安排,並非建基於在囚者的基本人權,反之,大多只由監獄管方酌情批准下進行。

公帑資助每週一信聯繫ㅤ方式不常用且不便通訊

廣告

現行監獄規則訂明,在囚人士可以接收或寄出信件,且數量不限。然而,對於經濟能力有限的定罪在囚人士而言,他們每星期只可寄出一封由公費支付信封、信紙及郵費的信件。假若他們要寄出更多信件,則需要用工作賺取的工資購買郵票。至於尚未定罪的還押人士方面,懲教署則會獲供應署方應為屬「合理數量」的紙張及書寫工具來寫信。若有需要,所有在囚人士均可申請由探訪者把適量數目的郵票帶給他們。話雖如此,在今天的社會中,仍有多少人執筆使用書信聯繫?加上寫信、信件寄出,以至收信,最少亦要逾兩天時間,重要訊息未能及時通傳;不少囚友更不習慣執筆書寫文字,與外間溝通或聯繫,可見信件這種最傳統的聯繫媒介,不便囚友日常與外間聯繫。

打電話並基本權利ㅤ不利在囚者與外間聯繫

廣告

究竟在囚者有沒有權打電話?有?沒有?不說可能大家也不知道,原來在囚人士打電話並非其基本權利,只有在懲教署信納有需要時,按個別情況酌情批准在囚人士打本地或長途電話;再者,內容亦包括:通知親友被羈押或其行蹤、安排保釋繳付罰款或其他法律事宜、獲取病危或受天災影響的配偶、子女、父母或兄弟姊妹的最新消息,或任何懲教署認為可以恩恤批准的情況,當然,整個通話過程需要由署方人員監聽,確保沒有任何違法違規行為。至於非本地在囚人士方面,若他們在一個月內沒有配偶、子女、父母及兄弟姊妹探訪,始可享有特惠(亦非權利),致電一次不多於 10 分鐘的國際長途電話給境外的配偶,惟需要自行負擔費用。

雖然電話面世已逾百年,惟打電話仍非本港在囚人士的基本權利。在囚人士並沒有基本權利定期透過電話與外間通訊。非本地的外籍犯人致電海外仍要自行付費,規定極不合理,甚或招至法律挑戰,間接阻礙了缺乏經濟能力的在囚人士與其原居地之家人聯繫。這些均反映懲教當局未有善用現代資訊科技,協助在囚人士與外間聯繫,實為不進則退。

視像探訪安排未善用ㅤ配套不足待完善

值得一提的是,為強化在囚人士與親友的聯繫,其實懲教署自 2001 年 4 月已推行視像探訪安排。當在囚人士的親友因為年長、懷孕、傷殘或其他特殊原因而不便到達院所,則院所可安排視像探訪服務。在囚人士可申請視像探訪安排,而院所管方會審慎考慮每宗申請。在囚人士每月最多可接受一次視像探訪,每次不得超過三名探訪者,每次探訪限時 20 分鐘。探訪者可前往位於九龍旺角聯運街 30 號旺角政府合署閣樓的旺角輔導中心進行視像探訪。

根據統計資料,2015 年至 2018 年,懲教署每年安排的視像探訪數目,僅約 1,240 次,相對於每年約 27 萬次的親身探訪數目而言,視像探訪數目佔不足 0.5%,反映視像探訪數目使用率甚低。低使用率箇中原因甚多,除了大部份在囚人士及其親友希望親身會面以外,其他原因包括:(1) 申請視像探訪資格嚴苛,合資格對象僅為因年長、懷孕、傷殘或其他特殊原因而不便到達院所的親友;(2) 每名在囚人士每月最多只可接受一次視像探訪;(3) 視像探訪會面時間甚短,最多僅 20 分鐘,當事人不可以申請延長會面時間;(4) 全港只有一所位處九龍旺角的中心進行視像探訪,不利全港各區的在囚人士家屬使用。因此,雖然服務推行已近二十年,多年來仍乏人問津。當局並未有動力檢討服務,未有善用資訊科技,便利在囚人士與其親友,實為可惜。縱使視像探訪有別於親身探訪,惟亦不失為一種有效途徑,讓在囚人士與外間親友聯繫,體會到親友持續的關懷和支持;當局有必要檢討如何加強有關視像探訪之使用情況。

將致電訂為在囚人士基本權利

為促進在囚者與親友聯繫的機會,當局應該將在囚人士打電話作為基本權利,容許他們定期與其親友保持恆常聯繫,不至於感到與社區有所隔膜。在囚人士不管一個月內有沒有配偶、子女、父母及兄弟姊妹探訪,均可每個月享有至少兩次致電外間的權利,每次最多 30 分鐘,讓在囚人士可保持與親友的聯繫。針對非本地的外籍在囚人士,由於他們尤其缺乏其原居國親友探訪的機會,懲教署應同樣容許他們每個月享有至少兩次致電外間的權利,每次最多 30 分鐘,並由當局承擔電話費開支。長遠當局更應善用互聯網等資訊科技,完善在囚人士與外間聯繫。

完善視像探訪計劃

此外,視像探訪計劃方面,當局應善用資訊科技完善計劃,包括:放寬申請視像探訪資格嚴苛,容許任何在囚人士探訪名單上的親友申請使用探訪服務,而非局限於年長、懷孕、傷殘或其他特殊原因而不便到達院所的親友;增加每名在囚人士每月最多只可接受視像探訪次數由一次增加至每星期一次;延長視像探訪會面時間,由現時的 20 分鐘,延長至 30 分鐘,若有需要時可申請延長探訪時間至 1 小時,有關延長時間將抵銷另一星期之探訪時間;並在全港十八區的民政事務總署或其他政府辦事處增設視像探訪中心,以便利全港各區的在囚人士家屬使用。

2015 年至 2018 年本港懲教院所探訪統計數據

年份親身探訪數目/次數訪客數目/人次視像探訪數目/次數
2015267,062328,4471,228
2016272,497368,9651,136
2017267,183359,7211,241
2018275,120366,3781,240

資料來源:香港懲教署(2019)

善用資訊科技  增加探訪途徑

除現有探訪或通訊途徑外,懲教署應善用資訊科技,便利在囚人士與親友聯繫,包括:電子郵件、即時通訊工具等。以往當局或會以保安理由拒絕採納新電子通訊方式,惟在外國已十分普及,以蘇格蘭為例,當地多年來已容許在囚人士及其親屬,登入政府特定予的網站收發電郵,目的是增加與親友聯繫、減少在囚者因缺乏與外間聯繫而自毀的傾向、以及協助在囚者釋放前接觸不同機構,值得香港懲教部門借鏡,以免本港監獄制度通訊規定落後於其他地區逾一世紀,令人貽笑大方。

立法規定通報在囚者情況知會家屬的安排

以上提及只是通訊方式,未有處理涉及通報通訊內容的問題及在囚者獲告知的權利。若在囚人士被收監、移送或出現重大疾病,現行香港法律並未做出明確規定,指定須通知特定的聯繫人。依據《曼德拉規則》規則 68,所有在囚人士均應有權並應得到能力和手段立刻將自己被收監、被移送至另一監所以及任何嚴重疾病或受傷之事告知自己的家人或被指定為聯繫人的任何其他人,並應依據國內立法分享在囚人士的個人資料。

若在囚人士死亡或出現重大疾病、受傷或移送至醫療機構,只有在囚人士出現死亡的情況時,監督須立即將此事通知死因裁判官、署長及警務處處長,並在切實可行範圍內通知死者的至親,但對於出現重大疾病、受傷或移送(不會特別通知家屬)的情況下是否通知其至親,並沒有做出明確規定。

相反,若有在囚人士的近親或任何其他重要的人重病或死亡時,懲教署署長仍可給予在囚人士外出許可,但每次不得超過 24 小時。外出期間,在囚人士須受署長就羈押及押送而決定的條件及限制所規限;可見通知僅屬酌情處理,並非在囚人士享有的法定權利。為此,當局應修訂現行法例,將遇有重疾、重大事故發生於在囚人士或其親屬身上時,規定懲教署署方在當事人同意下,有責任在切實可行的範圍內,通知在囚人士或其親屬,以強化囚犯與親友之聯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