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十五)獄中投訴機制有用嗎?

2020/4/24 — 21:26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民權教育中心】

懲教制度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生活環境,在囚人士全天候被具執法權力的懲教人員監管,權力極不對等,往往囚友在獄中有任何不滿,均表示難以搜集證據,證明指控成立。所謂官字兩個口,若說要成功投訴官員比登天還要難,恐怕成功投訴懲教署人員亦然。

完善投訴機制ㅤ助加強懲教制度問責

廣告

有效的投訴制度能加強對懲教人員的問責、確保囚犯管理的公平性並更有效處理獄中的漏洞及不法行為。儘管目前有些外部投訴渠道,但懲教署的內部投訴機制仍是投訴的最主要和直接渠道。根據懲教署規定,假如在囚人士在院所得到的待遇感到不滿,或就個人權益有任何投訴,可循多個渠道提出投訴:(a) 院所任何職員,包括高級人員;(b) 懲教署總部前往院所巡視的高級人員,包括懲教署署長;(c) 懲教署投訴調查組;(d) 巡獄太平紳士;(e) 立法會議員;(f) 申訴專員;(g) 平等機會委員會;(h) 其他政府政策局或部門。

廣告

投訴調查組:投訴調查組是由懲教署署長委任的獨立組別,職責是按照 ISO 品質管理系統的標準,迅速、徹底及公正處理和調查職權範圍內的所有投訴,致力防止日後再有同類投訴出現,以及持續提升整體服務質素。

懲教署投訴委員會:為作出監察與制衡,調查結果會由懲教署投訴委員會審核。

投訴調查組會在 18 個星期內完成調查工作。待懲教署投訴委員會通過調查結果後,投訴人會獲書面通知有關結果。投訴人如對調查結果感到不滿,可以書面向懲教署投訴上訴委員會申請上訴。市民如欲對懲教署職員或部門政策作出投訴/意見,可親臨、致電、傳真、電郵或去函懲教署投訴調查組。

懲教署投訴上訴委員會:上訴委員會共有 25 人,並由懲教署副署長擔任主席,其餘 24 人為非官方成員,當中包括學者、社會賢達、神職人員及其他宗教界別人士。

巡獄太平紳士:巡獄太平紳士會定期巡視院所,假如在囚人士就院所內所得的待遇有任何要求或投訴,可向他們提出。

申訴專員:申訴專員負責處理有關公營機構行政失當的投訴。在囚人士在進入院所時,會獲發有關申訴專員的資料單張。如需向申訴專員提出任何申訴,可索取免付郵費的申訴專員投訴表格。

平等機會委員會:平等機會委員會是獨立的法定機構,獲授權處理關於性別、家庭崗位、殘疾和種族的歧視、騷擾及誹謗等投訴。在囚人士可致函或填寫平等機會委員會發出的投訴表格作出投訴。

從以上資料可見,香港監獄的投訴機制主要分為內部渠道和外部監督機制兩大類:

內部渠道對外渠道
(1) 向懲教署職員提出口頭投訴
(2) 通過投訴調查組提出正式書面投訴
(1) 向巡獄太平紳士提出口頭投訴
(2) 向其他外部機構,如警務處、廉政公署和申訴專員公署等作出投訴

囚友批評:「投訴制度是假的!」

當然,投訴途徑眾多並不代表有效,相反,囚友大多投訴作用不大,甚至直言:「投訴制度是假的!」根據懲教署 2019 年年報,投訴調查組在 2018 年收到 340 宗由在囚人士、公眾人士及職員提出的投訴/求助/查詢個案。當中,由該組展開全面調查的投訴個案有 81 宗、轉介院所處理並由該組監察的個案有 46 宗,以及列為求助/查詢的個案有 213 宗。此外,懲教署投訴委員會合共審核和通過 98 宗投訴個案,當中只有 2 宗證明屬實,成功比率只有約 2%,並由當局提出 32 項服務改善建議。根據以往個案分析顯示,投訴無法證實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包括:證據不足、投訴超過 24 個月投訴期限、投訴內容超越調查組權力範圍。

雖然懲教院所內有不同投訴渠道,但囚友大多認為投訴機制無助,甚至是假的;究竟說法合理還是囚友的偏見?現行投訴制度有何問題?下次再談。

2016 年至 2018 年投訴調查組接收由在囚人士、公眾人士及職員提出的個案數目

  • 自 2017 年起,年報所刊登的投訴調查組接收個案,已包括懲教署職員提出的個案,並同時反映於 2016 年的統計數字內。
  • 投訴個案屬於性質輕微及與院所運作有關,例如院所環境、膳食及探訪安排等。
  • 重複投訴指由同一投訴人重複提出相類同的投訴。為避免該投訴人繼續濫用本署的投訴機制及善用處理投訴的資源,投訴調查組循簡易的行政程序處理有關個案。
  • 個案包括由電郵、電話熱線或親臨投訴調查組提出,或透過 1823 政府電話中心轉介。
  • 懲教署投訴上訴委員會於 2016 年 8 月 1 日正式成立,取代原有由懲教署投訴委員會擔任的覆檢功能和由懲教署署長處理上訴個案的職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