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監獄改革(十四)訂立單獨囚禁法定時限

2020/4/19 — 19:00

赤柱監獄(資料圖片)

赤柱監獄(資料圖片)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ㅤ民權教育中心】

如早前文章提及,單獨囚禁是懲教署管治懲教院所人員常用的方法,署方過去數年使用單獨囚禁權利有上升趨勢,以根據《監獄規則》第 63(1)(b) 條施以懲罰性的隔離囚禁為例,便由 2012 年 2,508 次,上升至 2016 年的 3,297 次,增幅達 31.5%。然而,同期在囚人士的人數卻相應減少,反映平均向在囚人士施以單獨囚禁的數目亦所增加。此外,縱使缺乏全面紀錄,縱使只計算根據《監獄規則》第 63(1)(b) 條(隔離囚禁)及根據《監獄規則》第 68B 條(中止與其他囚犯的交往)的次數,亦由 2013 年的 3,805 次單獨囚禁(當年每日平均在囚人士人數為 9,240 人),增加至 2016 年的 4,552 次單獨囚禁(當年每日平均在囚人士人數為 8,546 人)。

現時懲教署主要根據《監獄規則》(香港法例第 234A 章),在以下五種情況施以隔離囚禁:

廣告
監獄規則目的性質醫學證明時間限制上訴定期覆查
(1) 第 58 條ㅤ所針對的報告已經作出的囚犯隔離隔離被報舉有違紀行為的囚犯行政無訂明未提及
(2) 第 63(1)(b) 條ㅤ隔離囚禁懲罰處罰醫療人員須以書面形式證明是否適合處罰28 天未提及
(3) 第 68 條ㅤ暫時囚禁暫時拘禁難治或暴力囚犯行政無訂明未提及
(4) 第 68A 條ㅤ保護室防止囚犯或其他犯人的危害/困難行政無訂明未提及
(5) 第 68B  條ㅤ中止與其他囚犯的交往維護良好秩序和紀律行政醫務人員必須證明是否適合移送可續期 72 小時,之後每個月沒有每所監獄委任一個審核委員會進行覆查

單獨囚禁缺醫療審查、時間上限、上訴及定期覆查機制

除了根據第 63(1)(b) 條經紀律聆訊程序後所作出的處罰,懲教署在根據其他使用單獨囚禁的情況(包括:第 58 條(所針對的報告已經作出的囚犯隔離)、第 68 條(暫時囚禁)、第 68A 條(保護室)、第 68B 條(中止與其他囚犯的交往),均屬「行政性質」而進行;惟對在囚人士的人身自由及身心健康均有重大影響,更會被剝奪部份福利(例如:看電視、工作薪金下調等)。

廣告

然而,懲教署在根據上述四項規則向在囚人士施以單獨囚禁時,絕大部份均沒有訂明必須有醫療人員以書面形式證明是否合適、更沒有時間限制、甚至沒有任何上訴途徑,再者,除了第 68B 條(中止與其他囚犯的交往)外,其餘三項規則下施行的單獨囚禁,均沒有設立定期覆查機制,不利監督署方行使權力的合理性,並照顧涉案在囚人士的心身健康狀況。

缺乏全面統計數據ㅤ不利公眾監督

更嚴重者,懲教署缺乏全面的統計資料,紀錄行使單獨囚禁權力的情況;單獨囚禁權力的在囚人士的身心健康影響深遠,必須慎用及嚴格監察,惟過去多年,懲教署一直未有備存有關資料,極不利於公眾人士及署方內部分析監察有關權力之運用。當局應定期公布詳細有關隔離囚禁個案的數據,加強社會對懲教署工作的監督。

單獨囚禁應作為最後手段ㅤ禁止向兒童或精神上無能力囚犯施行

事實上,單獨囚禁對在囚人士的身心均造成極大影響,不論根據任何條例施以隔離囚禁,均必須小心慎用;向在囚者施以單獨囚禁,應視作最後的懲教手段;只有在迫不得已、別無他選的情況下,方能行使單獨囚禁的權力。為此,懲教當局應修改法例,訂明懲教機關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和只能作為最後的方式,方能實行單獨囚禁/隔離囚禁。特區政府應絕對禁止對未滿 18 歲的兒童和患有精神病的囚犯和兒童實施隔離囚禁。

設立聆訊、覆查及上訴機制ㅤ訂立法定獨囚上限

當局應修改現行使用隔離囚禁的法律框架,包括舉行聆訊會議:為每次施行單獨囚禁個案舉行聽證會或聆訊會議。而對於任何隔離囚禁的申請,囚犯應被告知將可能實施隔離囚禁的詳細書面說明理由、囚犯有權派代表以至律師代表答辯,有關費用由政府負擔、有關聽證應當由一個獨立的機構負責。此外,當局應設立被隔離囚禁的人的機制,定期覆查及檢討其施以單獨囚禁合理性和必要性的權利。囚犯更應獲安排一個獨立機構,處理他們就隔離囚禁而提出的上訴個案。

此外,對於所有類型的隔離囚禁,必須有一個時間限制,囚犯應亦被告知關時限,以及為每項單獨囚禁的權力設立最高時限(例如:按照聯合國建議,每次施以單獨囚禁的期限不多於 15 日)。

持續監察獨囚人士醫療狀況

雖然懲教當局表示現時會定期監察單獨囚禁之人士,然而,有關監察並非全面的醫學監察,注重當事人被隔離期間的身心健康狀況。由於隔離囚禁對當事人的身心構成負面影響,每個被安排隔離囚禁的在囚人士,都應適時接受健康評估,有關評估應特定單位、獨立於懲教院所部門、並熟悉精神健康的醫療人員或專業人士進行。縱使被隔離囚禁的人在施以單獨囚禁,返回集體囚禁模式,當局亦應定期監測他們的心理健康,以評估是否出現因單獨囚禁而潛伏的負面影響。

增加使用隔離囚禁的監察機制

當局應增加使用隔離囚禁的監察,包括:設立獨立的監督機構,列出所有的人局限在特殊的單位應予保留,包括日期、日期的最後審查、安置單獨囚禁的特殊單位。此外,當局亦保持經常備存根據各項條文行使單獨囚禁之統計資料,以紀錄在懲教院所施行單獨囚禁的個案,以有監察行使相關權力的情況。

對於隔離囚禁的囚犯的處遇,當局應強化其與社會聯繫和活動,允許社會活動及與其他囚犯、以外,當局亦應安排更多的探訪、或安排與心理健康專家,志願者等相關人員舉行了會談,以增加對外活動,平衡獨囚禁人士的身心發展平衡。此外,由於個別被單獨囚禁的人士甚少在聚集一起後產生負面影響,當局可安排聚被單獨囚禁的人士共同聚會,包括共同參與工作坊、宗教或康樂活動,以減低因長期單獨囚禁而對身心帶來的不良影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