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12/2 - 17:23

監護人的哲學及美學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送子女去英國讀書,香港的母親如果可以去陪讀,住埋一座房子,每個周末煲一大碗豬肺雞腳湯望兒歸(那邊的豬肺是相當乾淨的),固然十分幸福。

但若媽媽那份大公司 Human Resources Director 的工一時辭不掉,就要替乖仔在英國找一個監護人了。

找 guardian,近年逐漸成為專業的學問。雖然許多年來,許多香港家長對在英國找個監護人的要求,就是間屋夠大,兒子去到吃得飽,對方必須要有電飯煲,不敢奢望監護人每一個月招待一次令公子澳洲鮑魚加黑松露,但至少不要餓親囝囝。

廣告

至於乖仔,由於是消費主角,更有發言權,要求監護人家中有接收效果清晰的 WiFi,如果他家的兒子電腦還有《王者榮耀》遊戲,則更佳。

但是真正的英國「家電人」文化,不是在食物方面為你的兒子充電,而是他兼職為你兒子的義父母 — 對,就是禮義廉恥的那個義。

與有線電視做一個英國留學特輯,在英格蘭的鄉鎮訪問了 Belgravia Guardians 的一對監護人父母。父親 50 出頭,任職著名航空公司機師,母親是中學教師,有兩個女兒。

但這對夫婦,兩個都各自結過婚。各自帶來女兒,五人合併,快樂地生活。飛機師是收入優渥的行業,這家人買了一間 3,000 呎的 cottage house,客廳有個小火爐,還養了一隻大黑狗。

選擇監護人,首先看監護人的性格。這對夫婦和睦慈愛,三姐妹相處融洽。做飛機師的 Derek 告訴我,他職業飛行,因此非常珍惜落地後的家庭生活。除了為幼小的女兒每晚睡覺前一段《Harry Potter》,還為兩個女兒一起砌完一整套星球大戰電影系列人物和太空船的模型。

我還觀察那隻叫做 Monty 的黑犬。牠有我腰高,但舉止端莊,靜默斯文,大人交談時他安坐在沙發邊一聲不響,比起香港許多人有教養。

「用一個 phrase 來 sum up 你做監護人的宗旨好嗎?」我學着華爾街主管聘請練習生時的面試口吻。

Jack 說:「Yes,叫做 Guraenting — to Guard, to Guide, and to Parent 的三位一體。」

我說:「嘩,I look forward to being enlightened. 願聞其詳。」

Jack 說,他做父親,有飛機師的性格在內。飛機師的責任是保護一架飛機乘客和機組人員的安全,責任重大如雲天,而且在駕駛艙中,精確導航,這就是 Guardianship 和 Guidance。

至於 parenting,他覺得從香港來的學生,是命運中緣份借給他的第四個兒子,兩、三年時間,與三個女兒一齊生活,一起分享飛行時的異國見聞,包括停經香港時,請香港學生為他先講述一段殖民地史,而不是教他一下飛機如何去赤柱購買功夫唐裝衫。

他說:「我希望,香港的孩子在我家住三年,得到的收穫,將來他會覺得多了半個文科的學位。」

聽得我入神。講到這裏,他家的 Monty 開始把我當自己人,走過來,跳上沙發,頭擱在我的大腿上。

一閃念之間,Bravo,我恨不得將香港的工作暫時停一年,離開我的事業,到他家附近 Sussex University 讀一個國際關係管理 PHD(剛好世界排名第一),寄居在他家一年。當然,我知道這只可能是幻想。

整個 interview,在輕鬆的一 take 之中做完,門外是英國的秋天,淒冷的黃昏,一條小徑上鋪滿了黃葉。我與他家道別,我知道我很年輕,只知道快樂的定義,但還沒有進入能體驗甚麼叫幸福的人生階段。這個秋天,英國之行,我知道了。

你一定想知道這位 uncle 的監護費收多少錢?我若寫出來,就太過像名采即時版的旅遊飲食資訊了,怎可以這樣俗氣。我要保護他們一家人。將來與你有緣,你記得問起,我在你耳邊低聲告訴你。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