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故事】貓義工與被催淚的旺角貓

Fire 是其中一隻在催淚彈下救起的貓。Fire被教起時,奶頭比較大,應該是數小時前為小貓哺乳。「手捉」很惋惜當時未有發現Fire的孩子,相信他們已經過身。

這半年裡的多個旺角黑夜,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聲連連。刺鼻的催淚煙霧波及附近民居,連帶這區的流浪貓亦受影響,而每夜卻有貓義工風雨不改地,照顧附近的貓咪。

住在旺角的貓義工「手捉」本身養了數隻毛孩,她不忍家附近的貓咪餓著肚皮,因此每晚落街餵貓已近4年。2019年的多次警民衝突,催淚煙霧濃罩旺角,即使如此,她仍堅持出外看守貓咪,甚至救起牠們。即使義工長年餵飼流浪貓,貓咪對人類仍有戒心,牠們大多都不會出來跟人見面。因此在催淚彈施放期間,要拯救她們亦甚為艱難,「手捉」不忍貓咪因催淚煙而不停打噴嚏流眼水,當下就決定要把貓咪救走。

「手捉」强調比起其他傾家蕩產救貓的義工,自己所做的不算什麼。她覺得「人可以自救,流浪動物則無法自救」,即使日後施放催淚彈的情況仍然持續,她會繼續照顧及暫託街上貓咪,讓牠們也能像家貓般無憂無慮的生活。

攝影:oiyan

Funny 也是在催淚彈下救起,牠的性格懶洋洋,「手捉」笑說他很容易處理。

Kiki 是第三隻被救起的貓咪,牠是純種英國短毛貓,牠先天頭部打側。

每次拿出飼料,貓咪都會狼吞虎嚥地食。

貓義工們一起暫託照顧其他貓咪,並安排牠們給其他人收養。

她仍堅持每晚落街餵貓,因她相信許多流浪貓整天只等她送來的那一餐來飽肚。

在她悉心照顧下,街上的貓逐漸對她放下戒心。

貓咪 Kiki 性格很親人。

她說旺角街市幾乎只有她餵貓。

每晚她都會預備大量貓咪最愛的濕糧。

她有一個特定位置放長梯,用來爬高穿過門縫擺下貓糧給舖頭內的貓「靚女」。

雖有舖頭居住,但舖頭貓主人為了令他們更敏銳捉老鼠,所以通常不會餵飽貓咪。

後巷衛生環境非常惡劣,周圍除了舖頭垃圾,地上亦有大量貓糞。

貓咪「河童」原本警戒心強,日子久了,逐漸對「手捉」放下戒心,有時亦會顯露對親人的感情。

「黑mi」仍會與人保持距離,只會等待「手捉」擺近食物,不敢走近。

因為經常在土地公公門牌附近出現,所以她乾脆把這貓咪取名為「土地」。

這個位置從前有一隻生病的貓出沒,但牠不像「靚女」、「土地」、「河童」和「黑mi」般捱過催淚彈。貓義工「手捉」之後再沒見過牠,她覺得這貓已過身,並後悔當初沒有把這隻貓救起。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