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盼平等也歸於這裡

2020/3/21 — 12:40

少數族裔學生上中文課(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少數族裔學生上中文課(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在種族平等議題上,香港一直原地踏步。

聯合國將每年的 3 月 21 日訂為「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以紀念發生在南非種族隔離時期的沙佩維爾屠殺。在 1960 年,南非群眾為反對當時的種族隔離政策《通行證法》,走上沙佩維爾街頭抗議。示威最後以南非警方開實彈血腥鎮壓,奪去 69 條人命告終。

其後南非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國家人權委員會」等國家人權機構(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都已是後話。儘管不必走過如南非種族隔離時期一般的腥風血雨,香港成立自己的人權機構、推動訂立《種族歧視條例》的歷史,仍非坦途一段。

廣告

港版的「國家人權機構」,叫「平等機會委員會」,負責執行本港四條反歧視條例。之不過,平機會是一隻被很多本地團體狠批的「無牙老虎」。這位港隊代表,曾一度被國家人權機構全球聯盟(GANHRI)評為最差的 C 級,意思是:平機會與聯合國《巴黎原則》所要求的獨立、自主、多元、有充足調查權和資源種種要求,尚有一段距離。

這也難怪。平機會一直以來無力推動改變,本港各種平等議題進展蝸行牛步。以融樂會最關注的少數族裔議題為例:本地中文課程預設所有學生以中文為母語,對母語不是中文的少數族裔而言相當吃力,教育局現時的「中文作為第二語言學習架構」無助他們學好中文,已是近年來各個關注團體所共知的常識。不過,平機會除了不斷發表「研究報告」,出出新聞稿,陳述這些人所共知的事實外,便再無進一步行動。

廣告

不知是無力,抑或是無心。其實平機會如果真有決心要推動改變,大可開展「正式調查」(formal investigation),或提出民事訴訟,逼使政府回應。自成立以來,平機會共出版過兩次「正式調查」報告,每一次政府都必須就調查結果作出回應,並交出具體對應措施。不過這把尚方寶劍,已塵封十年。

於是,我們看到平機會應用的權力放著不用,少數族裔的中文教育一拖再拖,犧牲的是一代又一代本地少數族裔同學的前景,和在香港向上流動的機會,硬生生地將許多本來可以融入這個社群的本地少數族裔擠向邊緣。

這不是南非種族隔離時代的「暴力 1.0」:血淋淋、真槍實彈,觸目驚心。而是更為幽隱的「暴力 2.0」,制度暴力,悄悄地玩弄制度、官僚語言,幾句「現時教育政策行之有效」、「已有研究報告跟進」,便足以殺人不見血。歲月靜好,平凡日常悠悠過去,轉眼又葬送了一代少數族裔學生。若教育局是主謀,平機會作為法定人權機構,卻對此袖手旁觀,毫無疑問就是幫兇。

真正當被問責的「暴力 2.0」主謀與幫兇,此刻卻正隱身高牆之後,避過審判,靜看受害者當隻代罪羔羊:「你學唔識中文,你懶吖嘛!」、「喂自己唔努力學,關人鬼事?」……「懶」與「唔努力」,或許是個別學不好中文的理由,但在此之前,我們應當先去叩問:有沒有一些結構性因素,使得如此大的一群本地少數族裔同學無法學好中文?「問題首先係個制度」:請將矛頭對準,他們之所以學不好,首先因為沒有合適的課程。我們一直以來對這片土地的願景,不就是想確立一個有保障的制度、想保障那些我們視為家人的一分子嘛?

上年十二月,許寶強在「流動共學課室」裡做了一個小小的區議會工作坊,他說,每個人都要緊記自己這刻對變局後的想像,然後盡量在自己的崗位上推動這種想像成為可能。這種想像中的社會,也會有少數族裔的身影嘛?

融樂會的想像的是,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後,也盼種族平等歸於這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