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實的盡頭 ── 齊澤克教你如何在後真相時代自處

2021/1/11 — 12:48

How to Read Lacan 書封。底圖來源: Pixy.org, public domain

How to Read Lacan 書封。底圖來源: Pixy.org, public domain

【文:傑仔】

後真相時代

相信「後真相」一詞早已為人熟知,並非甚麼高深學術字眼。在資訊爆炸、科技高超的新時代,照片可以弄得真假難辨,專家可以偽造報告,媒體可以收錢製造輿論。而普羅大眾亦不再單單被動地接受資訊:Youtube、Reddit、twitter、連登、雨後春荀般的自媒體、大大小小的講評人、政治界 KOL,甚至是好友定期的 Whatsapp 轉載,全部都可以是傳遞資訊的渠道。往日可信、規模龐大的媒體地位不再牢不可破,反而容易墮入利益關係,成為某政治陣營的打手。

廣告

資訊紛陳,同時意味著更多資訊未經篩選和證實。自媒體的報導和政治明星的理論亦不需要先經證實再發佈網上。大量質素參差的資訊充斥版面和我們的腦袋。已體驗過fake news威力的香港人或會脆弱地提一句「fact check 咗未」或是問吓「醬汁來源」(即 source)。然而,來源亦不代表一切。若所有權威媒體都可被質疑,以傳真為名的傳真社調查亦可能存有誤導成份,那麼事實最終又被馴服於何處?如果真相苦無終點,那麼除了親身經歷,甚麼才算得上是 true news?

後真相時代的真正可怕之處,在於一旦 fake news 滿天飛,一波又一波真假難辨的資訊洪流就可使人完全失去辨別真假的能力。面對每則資訊都開始質疑,繼而放棄質疑,慢慢失去求真的耐性,甚至乾脆完全放棄接收任何資訊。fake news 的真正目的,不是要令人相信假新聞,而是要磨去讀者的追真態度,削掉讀者的耐性和興趣。畢竟,政客最希望你做的,是當一個不關心政治的快樂豬仔。「後真相」一詞要提醒的,不是 fake news 的存在及其運作機制,而是經過 fake news 的瘋狂生產再生產之後,真相早已消失殆盡。政客羸的,是令人不再關心資訊真假,甚至是資訊本身。

廣告

終極間謀

齊澤克在其著作《怎樣讀拉岡》(How to Read Lacan)提及了一個有趣的美國故事:在冷戰時期,當時美國中央情報局反間謀部門的局長安格頓被委派調查局內的俄國間謀。安格頓是一個極富個人魅力、能言善辯,而且學識廣博的人(他是詩人艾略特的朋友),但他同時是一個多疑的陰謀論者。他的陰謀論是,俄國間謀悉心設計了一個終極計中計,想放長線釣大魚。這個計中計的想法在他腦海揮之不去,因此認為所有叛離俄方的情報線人視之為雙重間謀,否定了這些線人提供的所有珍貴情報,並將線人遣返俄國(不少人回國後立刻遭到滅口)。在約二十年的任期內,安格頓連一個間謀也沒有找到。最終有人得出這樣的結論:安格頓的計中計陰謀論癱瘓了整個反間謀部門的運作,他的行為根本與間謀無異。

齊澤克由此開始探討一個有趣的問題:如果安格頓本身真的是間謀,並藉陰謀論去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呢?又或者,俄國間謀的終極陰謀,是故意設下這個陰謀論想法,目的是癱瘓整個反間謀部門的運作呢?齊澤克指出,最重要的不是哪套陰謀才是終極陰謀,不是安格頓到頭來究竟是否間謀,而是不論如何,故事的最終結果都是一樣:整個部門完全癱瘓了。齊澤克認為這個故事反映了一樣人們經常忽略的東西:在我們質疑一切的過程中,我們忘了「質疑」這個行為本身也值得質疑。

在該章的結尾,齊澤克以一個笑話作結:有個工人被質疑偷竊,保安每次都仔細檢視他離開時推車是否藏著貨物,但每次推車都是空的。幾日後,反覆檢視過的保安最終發現,工人偷的不是貨物,而是推車。(筆者小學聽過,不過是百佳車仔的版本)。齊澤克希望強調的是傳播資訊這個行為本身也有其意義。我們思考的時候,不能只質疑推車裡的內容,更要質疑推車本身的存在。

質疑質疑

近日的美國大選餘溫熾熱,網上流傳各種各樣的神秘文件、大爆料、深層政府、終極計中計等陰謀論。部份香港人投入的程度令人咋舌,甚至說得上是邪教般狂熱。許多學者文人嘗試以理服人,提醒港人遙距式地參與國際政治時,應該再三思考陰謀論的真實性。但這股陰謀論不知何解竟然漸漸變得固若金湯(筆者甚至眼見部份專門討伐左膠的本土論者都難逃一劫,被扣上帽子)。

會讀齊澤克,想當然地筆者是一名(自以為)學究左膠。而陰謀論最令文人頭痛的地方,在於其能建立一套無法被偽證的惡性邏輯循環。手執一個問號問到尾,就可以消解所有嘗試反駁陰謀論的嚴謹說法,甚至快要走去知識論的終點,都無法攻破陰謀論完美無瑕的循環結構。這證明陰謀論的燃料並非事實,而是信念。只要一日陰謀論者確信陰謀的存在,所謂的客觀事實永遠也無法攻破一切都可質疑的陰謀論。

因此,與其繼續在陰謀論的泥漿裡彼此亂纏,倒不如在此奉上一個華語世界似乎未有提及的小故事,希望某部份讀者在瘋狂質疑一切的同時,嘗試質疑自己的質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