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確診個案和入境數字的啟示

2020/2/11 — 21:01

要檢視林鄭政府防疫措施的果效,主要看兩組數字 — 武漢肺炎的確診人數和入境人數。前者的重要性不用多說,確診人數可再細分輸入個案和本地個案。由於這次病毒源自香港境外,輸入個案主要是曾到訪感染地區的感染者,本地個案則代表已感染者在本地再傳播。後者是控制人流的指標,能通過檢疫等措施以減少輸入個案,以免本地出現社區蔓延或爆發。

武漢疫情自 12 月醞釀以來,不斷有人潮離開武漢。筆者前文分析在疫症爆發期間,從武漢到廣東省的遷出人口可能有 20 萬人以上。即使面對病毒人傳人的風險,林鄭政府一直拒絕仿效其他國內城市封城的訴求,強調「港府抗疫已走在疫情之前,『唔覺得特別遲,特別慢』,亦不會因為香港與內地的關係而影響防疫措施,『要不厭其煩強調,政府將市民健康放喺首位』」(蘋果日報)。筆者梳理自武漢封城以來的香港確診個案(表格一)和入境人數(圖一),以檢視林鄭政府選擇性封關的措施。

表格一:香港的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灰色代表不明源頭,可能是輸入或本地個案)和香港政府防疫措施(顏色代表措施實施日期,字母代表措施生效日期)

表格一:香港的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灰色代表不明源頭,可能是輸入或本地個案)和香港政府防疫措施(顏色代表措施實施日期,字母代表措施生效日期)

廣告

圖一:香港入境人次和單日入境比率(即當日和前一日的入境升幅)

圖一:香港入境人次和單日入境比率(即當日和前一日的入境升幅)

廣告

從圖表可見,香港政府的防疫工作:

  1. 走在疫情之後
    1. 早於 1 月 24 日,5 個個案中有 4 個武漢人乘搭高鐵來港,湖北 13 個城市相繼封城。當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仍在瑞士達沃斯(Davos)出席世界經濟論壇(WEF)。及至 1 月 26 日再有 3 個個案,當中有 1 個武漢人和 1 個香港人乘搭高鐵來港,另外 1 個香港人亦曾到訪武漢,所有個案都是輸入個案。林鄭政府到這時才宣布暫停來往武漢的航班及高鐵班次,並於 27 日起除香港居民外,任何過去 14 日到過湖北省的人士,將不獲准入境香港。香港政府防疫政策明顯走在疫情發生之後,而不像國內其他城市跟隨武漢封城。
    2. 及至 1 月 30 日有 2 個懷疑是本地感染個案,才封閉其他 6 個只佔 15% 的關口(終於包括高鐵)。
    3. 2 月 2 日正式有本地個案,再加上早前有醫護人員不滿政府未有全面封關,自 1 月 29 日起醞釀 2 月 3 日一連 5 天罷工。剛巧 2 月 3 日內地訪客人數一反連日入境人數的下降趨勢,比 2 月 2 日反升 15%,林鄭月娥同日宣佈再關閉另外 4 個口岸,包括羅湖、落馬洲、皇崗、港澳碼頭,以縮減人流。
    4. 2 月 4 日和 5 日的入境人數雖有回落,但兩日增加了 5 個本地個案和 1 個不明源頭個案,出現社區蔓延先兆,此時才宣布啓德郵輪碼頭和海運大廈郵輪碼頭服務將會即時暫停,並且 2 月 8 日起內地返港人士須強制檢疫 14 日。
  2. 特別遲,特別慢
    1. 鑑於百萬計的武漢人早於封城前離開,中國湖北省外和廣東省的確診個案於 1 月 27 日(3,112 和 188)至 30 日(5,298 和 393)已經倍增,病毒的散播並不限於湖北省,香港政府於 1 月 28 日才宣佈暫時關閉高鐵西九站、紅磡站和其他部分口岸,但於 1 月 30 日 (B’) 才正式關閉。根據入境處資料(圖一),1 月 29 日有 2.8 萬內地訪客衝關,比 1 月 28 日多 15%,遠高於同期香港居民的 4.7% 和其他訪客的 7.3%。
    2. 沒有吸取 1 月 29 日人流在政策實施前衝關的教訓,2 月 5 日宣佈在餘下 3 個口岸於 2 月 8 日起任何內地返港人士須強制檢疫 14 日,但 2 日的空窗期帶來可預期的暴升 (D’)。值得留意的是,對比 2 月 4 日的數字,不但內地訪客於 2 月 5 日和 6 日的入境比率分別有 7% 和 45.5% 升幅,香港居民更高達 46.1% 和 72.6%。自實施「強制」檢疫後,香港居民和內地訪客的單日入境比率分別下跌 75.5% 和 92.2%。
  3. 將市民健康放喺首位
    1. 觀乎昨日很多需要家居檢疫的入境人士都沒有好好遵守檢疫令,但政府執行的力度和投放的資源很明顯不能有效執行此政策,甚至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也承認此措施未必能阻止社區蔓延和爆發,市民只能自求多福。
    2. 自防疫工作以來,政府連呼籲市民帶口罩也因政治原因說不出口,連口罩供應也保證不了,助長市場恐慌,成績有目共睹,罄竹難書,在此不贅。

從防疫角度看,這些數字帶來以下的啟示:

  1. 局部封關對入境人數下降很緩慢,很明顯入境人士可以遊走不同口岸以入境。而且政府宣佈和實施封關中間的空窗期每每引來多次衝關,特別是內地訪客。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封關措施宜馬上或翌日生效以收防疫效用。
  2. 很明顯,香港居民比內地訪客的入境人次要高很多,代表每日有很多香港人因工作、旅遊和家庭因素遊走中港兩地。1 月 26 日至 29 日的高峰顯示有多達七十多萬的香港人回港,同期也有十一萬多的內地訪客入境。香港居民遊走中港兩地,封關當然影響香港居民。自 1 月 30 日以來,最近的武漢肺炎確診個案都是香港居民,特別是曾到訪過內地或是和內地訪客有親密接觸的,都是高危的一群。很多傳媒和大眾只關注內地訪客入境人數,但其實香港居民的入境人數對防疫工作也應受到高度關注。
  3. 雖然最近的確診數字沒有內地訪客,這並不代表內地訪客沒有潛在感染者,最近的打邊爐連環個案正展示兩地人民頻密交流的風險。筆者沒有懷疑個案的數據,但根據報導很多入院懷疑個案都是內地訪客,這在在都加重了本地醫療的負擔。
  4. 強制檢疫是暫時最有效減少入境人數的措施。但是如果沒有有效的配套去執行檢疫和隔離,一切都是空談,並不能阻止病毒在社區蔓延或爆發。如果政府不加強執行的力度,入境人數很有可能會再次上升,增加社區爆發的風險。何栢良醫生已有專業的建議,在此不贅。

希望政府能亡羊補牢,以現有數據重新檢視政策,聆聽專家建議,真的走在疫情之前。市民做好個人衛生,遠離病毒,共渡時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