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交距離

2020/7/25 — 16:41

資料圖片,來源:United Nations COVID-19 Response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United Nations COVID-19 Response @ Unsplash

【文:學校公民使命網絡】

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又再爆發,從老人院、工作場所、再到食肆,其中最大規模感染病例是酒樓慶祝晚宴,連同環境已受污染有關的數字,整個酒樓群組至今已有 25 宗確診數字。為什麼在政府的防疫措施之下,仍然有如此大規模的爆發呢?相信與個人的性格特質有關。

自從一月底第一波疫情爆發以來,政府不時公布《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 599 章)下的最新防疫措施和安排,就餐飲業務、處所及在公眾地方進行羣組聚集的減少社交接觸措施,冀能控制疫情。而當中的理據是:保持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能有效防止病毒傳播,最終能保障醫療系統免於崩潰。可是,一些研究卻顯示社交距離會引致嚴重的心理負擔,令到遵守規則變得困難,因為社交距離就是要人們減少社交及身體接觸,引致熟悉的規律及人身自由的損失,令人們更加難於服從社交距離的規則。

廣告

要研究社交距離對於人們的挑戰,就需要分析個人差異及背後的機制。根據 Martarelli 及 Wolff 的研究 [1] 指出,苦悶傾向及自我控制都能影響個人是否遵從社交距離的規則。對於「有苦悶傾向的個人」(boredom prone individuals)而言,社交距離會加重苦悶。因為感覺苦悶會令人厭惡,於是就會想透過不同形式的活動去解悶。可是,在疫情期間要解悶的話,活動的選擇更少,可是出外見朋友的意欲比起在家看電視更強,所以,對於這類人而言,遵守社交距離的規則非常困難,因此更加不願意遵守這規則。換句話說,苦悶與遵守的關係就取決於困難。同時亦顯示高苦悶傾向可能令遵守規則變得困難。

另外,自我控制都能影響個人遵守社交距離的規則。自我控制就是為了達到某個特定目的而去克服有挑戰性反應的能力,而遵守社交距離的規則就需要自我控制。為了減少人與人的接觸,政府呼籲市民不要與人握手。筆者每周都打羽毛球,每次打完一局,無論誰勝誰負都會與對方握手。疫情稍為緩和的六月,又可以重拾球拍,但是我們就將每次賽後握手的動作改為雙手合十。這種克服習慣的動作是需要自我控制的。如果利益大過成本的話,自我控制是能夠實踐出來的,即是:假如遵守社交距離的預期效果太小(某人不相信社交距離規則的有效度) ,那麼自我控制的成本就會增加,從而降低運用自我控制的意願。研究亦指出,在需要自我控制的活動中,自我控制質素高的人,其持續的成本較低。所以,自我控制質素低的人,因為覺得社交距離規則是需要自我控制的活動,持續的成本高,他們便不願意遵守社交距離的規則。因此可見,高程度的自我控制能解決遵守規則的問題。

廣告

沒錯,苦悶傾向及自我控制都是個人質素,自然有其差異。可是,在全球疫症大流行的時候,應該將這些差異減少,為了公共衛生,為了保障生命,每個人都應該做好本份,減少社交接觸,不是說好「同心抗疫」的嗎?

 

[1] Martarelli, C.S., Wolff, W. Too bored to bother? Boredom as a potential threat to the efficacy of pandemic containment measures.Humanit Soc Sci Commun 7, 28 (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