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區保育失落一年】眼白白消失的時代

2020/1/1 — 20:14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面對時代,我無法革命,只能眼白白看著他消失。

2019 年,香港人失去了很多,而香港的文化歷史失去了很多。官塘不成官塘,裕民坊在二月告別禮後,步向消亡。

香港唯一一間單幢大型戲院豪華戲院,被重建變成商廈;港產片朝聖地,中國冰室不敵時代,提早公佈消息,找到有心的朋友想頂手,最後卻失敗了,關門收場。裕民坊漫漫褪色,太古唐樓已移平了,更多社區和古蹟笈笈可危,女童院將變成老人院,竹園村、茶果嶺村及牛池灣村被清拆,香港正在變臉,我卻無能為力。所謂保育,變成市建局上海街項目,嘔心非常,用保育糖衣包裝商場。社會的保育跟政府的保育有極大落差,我們珍惜的老店,舊戲院和舊街區不被重視,市建局政府卻在假大空,進行離地的所謂保育工程。

廣告

無力無奈,也許說穿了,比溫水煮蛙好。對不起,我又做不到了。

新年跟新任議員合作,留不住建築,也要保住人和網絡,重新規劃,一步步來。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