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日誌】性別與抗疫

2020/4/25 — 12:12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文:譚嘉瑛 @ 社工復興運動】

有關抗疫,多個月以來的非常生活,持續的失衡狀態,改變了社會大眾對所謂常理的習慣和價值觀。封城、封關、或是社區隔離,雖然似是打擊了病毒,更是打垮了民生。

云云的爭議和分析中,女性 — 站在抗疫的最前線,總是被遺忘了。

廣告

女體勞工,是抗疫中的最前線

性別分工的慣性,醫護行業的性別比例傾向女性為主,加上病房支援和厭惡性的清潔工作;無可置疑,女性,就是站在抗疫的最前線。

廣告

她們既要憂心工作間的保護裝備,也被沒完沒了的疫情壓力逼得未能喘氣,更難為要兼顧分身不暇的家庭照顧者角色。女性,在家庭崗位中,總是首當其衝的照顧者,在嚴峻的疫境下,角色的拉扯,就更為艱難。

政府或僱主有否照顧前線同事的需要?又有否讓同事在照顧病人的同時,又能照顧家庭?

諷刺的是,疫情未退,保護物資持續短缺、工時長、休息不足、醫護罷工訴求再度被秋後算賬;家庭崗位的需要,本來是重中之重,卻被邊緣化了。

無酬的家庭勞動

這多個月以來,婦女群組討論最多的是:「家中是否有足夠的防疫物資」。網上曾有個「口罩計算器」,計算一個家庭在疫情期間,要儲存多少個口罩,才稱得上是「足夠」和「安心」。本來是鼓勵社會大眾避免囤積,卻呈現了可悲的「口罩貧窮線」。

除了每天上班需要用上最少一個口罩,婦女要計的,還有更複雜的考量。計算表中的對象包括:被描述較少為家庭用品動腦筋的丈夫、家中沒有網上資訊的長者、停課在家學習的子女、還有仍在天天努力工作的家庭傭工。

婦女總說,疫情遲遲未退,數算口罩就有著史無前例的不安全感,甚至因為每天東撲西撲,擔心物價上漲,又擔心買了劣質次貨;「用一個,少一個」,弄得憂心焦慮,壓力無比。難道婦女都要成了車衣女工,齊齊縫製口罩才是出路?究竟,是誰把好端端的的生活推至失常?

困獸鬥與家庭暴力

除了張羅家中的物資和糧餉,社區的隔離和停頓,更衍生一籃子繁瑣的事情。

外出上班就擔心染病,居家工作就更要煩惱時間分配,還要支援子女網上學習,少點數碼技能都難以適應。全家整日宅在狹小的蝸居,上班、上學、家務都擠在一起,一切困獸鬥問題都浮現得清清澈澈。缺乏資源的基層婦女,困境就更難以想像。

以往總有半天「眼不見為乾淨」的「偷閒」,即使有情緒,還可外出消消氣,日子才過得容易一點。疫情為家庭帶來的負面影響,停工停薪甚或是失業,正常社交和社福支援的停頓和隔離,加劇了家庭裡困獸鬥的壓力和無助。

積累的情緒,很容易因為少少的家庭瑣事、子女的管教問題,引發巨大的爭執和暴力。但在這嚴峻的景況,婦女難以逃離受暴環境及獲得庇護;或因著各種擔心和長遠的顧慮,只能選擇繼續留在暴力的環境之中。

確診的原罪

在女性的困境被隱沒時,另一邊廂,卻又被任意放大品評。在每日數字匯報的記招中,公眾知情權,總在把確診者集體起底。

前陣子的蘭桂坊確診群組中,出現一確診者被冠以「傳患者蘭桂坊與多人一夜情」的標題。頃刻間,網上瘋狂洗版。沒有人關注感染渠道和影響,反之,有譏諷中女仍有市場的、有人肉搜尋的,人人抽水。確診者既不是甚麼名人藝人,更沒有干犯甚麼罪行,沒有習以為常的「食得咸魚抵得渴」,為何疫情主體換成對性身份的評價?何以可以對病患者作二度傷害?這正正就是性別歧視和網上性暴力,但卻變成了疫情的閒聊花生。

關於性別,還有更多的議題有待討論。例如,隔離營是否有照顧不同性別的需要、家庭傭工的補錢工作與限聚帶來的社交隔絕、停課對雙職家庭的託兒支援等。期待與同工以性別角度分享和交流這既是個人、更是集體政治的日常與非常。

【社工在疫情中的日常和非常】日誌計劃
歡迎社工及服務使用者投稿

「社工復興運動」現正收集及刊出社福界同工或服務使用者在疫情期間的所見所聞及反思文章,如您有興趣,歡迎透過文字以社工或用家視覺切磋砥礪。

投稿請直接 send 去「社工復興運動」inbox,感謝各位。

 

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