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日誌】我是社工.我是照顧者

2020/4/29 — 22:24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文:黃秋菊 @ 社工復興運動】

由抗疫至今,身處扶貧工作崗位的我,特別感受到這次疫情對基層家庭的影響有多大,因沒有足夠防疫用品而無法外出;子女停課不能停學所帶來更多的照顧壓力;不敢外出但居於劏房沒有足夠的活動空間,令到情緒受到困擾;由無薪假到失業帶來的沉重經濟壓力等等。

猶記得三月尾疫情嚴重,我的工作單位沒辦法不實施在家工作的安排,以減輕傳播風險,兩天的在家工作來得突然,也來得手忙腳亂,用了整整 16 小時致電我的個案(基層家庭兒童照顧者),每一個電話都來得沉重、無力。

廣告

「黃姑娘,再係咁停課落去,佢唔死我都死!」

「黃姑娘,多謝妳關心,但係我同先生都唔識英文,唔知可以點同阿女做功課,我覺得好辛苦!」

廣告

「黃姑娘,而家呢個時勢我地根本唔敢帶小朋友出去,住劏房又細,唔俾電話佢睇,小朋友一扭計我都唔知可以點!」

「黃姑娘,無辦法,小朋友停哂學,我連之前份兼職工作都做唔到,而家失業搵唔到工作,先生又唔喺香港,過多一排先有屋企人幫我睇住小朋友,到時我連地盤工、清潔工都要做㗎啦!」

社會上很多的基層家庭,手停就口停,但現時的社會狀況,失業率持續上升,基層街坊的生活根本得不到保障,我一邊聽著基層媽媽訴苦,一邊忍不住難過,這場疫症令到大部份社會服務都停擺、或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令到基層街坊缺乏支援,生活受到很大影響,家庭兒童照顧者的需要一直都得不到正視,受到疫情的影響,她 / 他們的處境更加雪上加霜。

這時候正是扶貧工作需求最大的時期,香港失業率不斷上升,疫情令到社會嚴重受創,我的工作單位求助個案不斷攀升,由在家工作回到工作單位,每天打仗似的處理不斷上升的個案工作;最大感受是身處於這個時勢的確很艱難,因著街坊失業,收入受到很大影響,我們就更加需要謹守崗位,與街坊同行。

退下工作,同是照顧者的我,當然也受到這次疫情影響,我是「半職」護老照顧者。說「半職」,是因為我主要是支援全職照顧者的家母;發生疫情之前,家父一直有接受社區家居照顧的上門物理治療服務,一年多的上門服務,令到家父由坐輪椅到可以在有人陪伴的情況下用支架行到幾步,但這幾個月受到疫情影響,上門服務完全停止,家父身體開始變差,而照顧壓力也變得沉重。

社會服務在疫情期間能給予照顧者的支援極少,很多基層的家庭兒童照顧者因子女停學,需要長時間照顧子女,照顧壓力壓得她 / 他們連喘息空間也沒有。有年輕的基層媽媽告訴我,因為需要照顧小朋友,失去工作就連地盤、清潔工作都要做,說自己有手有腳不想申請綜援,而護老照顧者根本沒有能力獨力承擔沉重的照顧工作。政府在疫情期間,根本沒有相應的措施支援她 / 他們,到底我們何時才能真正照顧到照顧者的需要?

以上就是社工在疫情下的日常,在這艱難時期,除了緊守崗位與街坊同行之外,更需要提醒自己一件事,好好照顧自己身心,千萬不要病倒,也不灰心喪志。

【社工在疫情中的日常和非常】日誌計劃
歡迎社工及服務使用者投稿

「社工復興運動」現正收集及刊出社福界同工或服務使用者在疫情期間的所見所聞及反思文章,如您有興趣,歡迎透過文字以社工或用家視覺切磋砥礪。

投稿請直接 send 去「社工復興運動」inbox,感謝各位。

 

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