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日誌】煩惱絲

2020/4/27 — 11:08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文:劉家楝 @ 社工復興運動】

九時半起床,頭髮凌亂,發尾開叉。

幸好在家工作,還可先去洗髮護理。要是日常上班,就要遲到了,幸好在家工作,免去交通,可偷些時間護理一下頭髮。

廣告

把弄頭髮時,突然想起,一位街坊的白髮煩惱。

街坊在領取抗疫物資時訴苦:「唉!最近白頭髮又多了,想去染髮也沒時間。ADHD K3 仔仔困在劏房裡,情緒不穩,不知如何是好。排隊許久,終能參與社福機構的 SEN 訓練課程,誰不知一個疫情,又全部停頓。小朋友停學,單親家長變相全天候照顧,兼職也要辭退。不過就算不辭職,也只是等解僱。仔仔就快要升小學了,暑期適應課程大概也無法開展,不知仔仔能否適應。現在只靠儲蓄渡日,戶口只剩幾千元。(電話響起)不說太多了,仔仔在親戚家中扭計。還要去買餸買生活用品,口罩珍貴,落街一次就盡可能完成多些任務。下次見。」

廣告

街坊講個不停,或許這陣子,忙得連訴苦的空間也沒有。簡單一段對話,已經道出疫情之下,社福各項支援減緩及不足。SEN 支援停頓、單親支援不足、家庭照顧者喘息服務不足、失業支援不足。而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

想去支援時,又想起一個電話工作會議。

會議中,希望向上級建議一對一的託兒喘息服務 — 高成本低效益的服務。儘管只能惠及少數家庭,也想讓家庭照顧者們可以忙裡偷閒,就是去染個髮也好。但因無經驗、兒童安全、疫情高危,千種萬樣的避險考慮;被反建議等待政府復課,再做喘息服務吧。

唉,到了那時,服務使用者的需要,不就已經過渡了嗎?當然明白和理解各項風險及病毒漫天,小心行事是必然,但想盡辦法,也無法把逐項風險擊破。機構及前線同工頻頻線上會議,除了共同排除風險,也該考慮服務臨時轉型的可能性。

冷水灌腦,思緒加快,腦中閃過更多白髮加速生長的街坊們:

ADHD + 院舍單獨隔離 14 日 = 自殘
失業 + 失學 = 家暴
單親 + 停課 = 失業
無網絡 + 在家學習 = 數據用盡、學習停頓
獨居長者 + 停探訪 = 更加寂寞
失業 + 幼兒 = 食物銀行求奶粉

這些公式,不是單純線性關係,每個都是真實個案,錯綜複雜的煩惱絲;共同算式,就是武漢肺炎漫天。還有更多弱勢,仍處於水深火熱。

在家工作,令我偷得時間在家護理頭髮,但更多街坊在家白髮……看來還是熱風吹乾頭髮,快快打開電腦跟進數十個失業援助申請吧。

社區工作者,不知不覺轉型為個案工作者。但有更多社工服務性質難以轉型,而陷入停頓及無奈;身為社工,在這種時勢能夠忙碌,也是種慶幸。

社會因武漢肺炎進入停擺狀態,弱勢需要與困境急遽。在家工作安排逐步平穩,又在各基金與 FSA 放寬下,社工們或許處於喘息空間,但弱勢卻正處於窒息空間。疫情下,弱勢需要的討論該從何處展開?社會危機下,社會工作價值又該何處實踐?各種服務重啟重塑,又是重大難題。

身為社工,在這種時勢,趕忙,也是種責任。

【社工在疫情中的日常和非常】日誌計劃
歡迎社工及服務使用者投稿

「社工復興運動」現正收集及刊出社福界同工或服務使用者在疫情期間的所見所聞及反思文章,如您有興趣,歡迎透過文字以社工或用家視覺切磋砥礪。

投稿請直接 send 去「社工復興運動」inbox,感謝各位。

 

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