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會動盪與疫症停課夾擊下的教學挑戰

2020/2/17 — 15:17

資料圖片,來源:Markus Spiske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Markus Spiske @ Pixabay

【文:辛雋霖 @ 教育工作關注組】

疫症突襲,長期停課期間,同工利用資訊科技務求做到停課不停學,例如發放自學教材、拍攝教學片段以至實時視像教學,並在實踐過程中想辦法解決學生自律、回饋收集、評估方法、學習差異等問題,工作量不比正常上課少。

不過,假如大眾只將焦點放在學校如何協助師生追趕課程進度的話,就是見樹不見林。上學期學校面對反修例事件帶來的極大挑戰,一再衝擊師生心靈。有學生感到學習無法讓他們實現政治訴求,無力感嚴重影響他們的學習動機;有學生對掌握權力的教師有敵意,對校方限制自由及訓導方法很敏感;有學生本身已累積很多挫敗感,面對如此社會環境,教師的鼓勵更難入耳;有學生面對家庭、朋輩政見爭執,需要師長開解、陪伴。

廣告

師生步步為營渡過社會動盪半學年

同工小心拿捏「鼓動」與「鼓勵」的界線,聆聽學生的憤怒與困惑,糾正學生道聽途說的假消息,衷誠交流想法,終於陪伴處於情緒暴風期的學生走過一半學年。

廣告

不過,同工辛苦建立的學習氛圍與師生互信,有機會被停課與疫症雙重衝擊下所摧毁。停課使教師無法在日常教學中觀察學生的情緒變化並適時跟進(不過大眾亦須知道有同工習慣以社交媒體與學生在課堂外保持溝通,或許有助持續輔導工作),社工與教育心理學家的個案跟進工作會更困難。筆者相信這類人本關懷工作,並不是單以視像會議、社交媒體留言可完全取代的。

不少社會人士包括學生,都視疫症為政治危機的延伸後果,是管治失效的人禍。本來對政治冷感的學生,受疫症陰霾所刺激,逼使他們思考與疫症相關的社會議題;也有學生對社會更絕望,進一步沉迷網上遊戲世界逃避現實。如果他們的困惑得不到師長開解,實在難以期望他們願意在家學習,同工用心預備的遙距學習材料恐怕成效不彰。

不妨減慢既定教學進度

筆者無意把「維持正常學習」與「照顧學生情緒」對立起來,事實上兩者應相輔相成。筆者希望拋磚引玉,提出實際方法將兩者調和,希望可盡量做到就算停課,學生也可感到教師與他們同行,順利延續上學期的關顧工作之餘,也可以提高學習動機。

不少教師被平日學校常規束縛,又受課時不足所限。換角度看,停課反而提供額外空間讓教師嘗試新方法、分享課外知識。學生多了空間自行探索喜歡的課題,教師也可以提供探索方向及分享經驗。

教師亦不妨減慢本來的教學進度,嘗試透過分享與疫症有關的課內或課外知識,讓學生知道教師雖然不在身邊,但其實大家都身處同一社會中面對逆境,對學生的彷徨與擔憂身同感受,並不是只懂追趕課程。

時事與知識有機結合

例如,「冠狀」與「病毒」的意思是甚麼?甚麼是飛沫?U 形隔氣彎管上的反虹吸閥是甚麼?甚麼是潛伏期?口罩為甚麼可以阻隔病菌?為甚麼佩戴口罩要依足指示?疫症恐慌下,口罩應該繼續以自由市場主宰供需嗎?各國如何應對疫情?有辦法分辨謠言與真相嗎?醫護罷工的倫理爭議為何各執一詞?……

教師無須要以全知姿態向學生說教。教師大可承認不懂某些知識,並分享網上學習資源,嘗試與學生一起學習,過程中突顯知識與議題所蘊含的價值。自主學習不是教師指點學生的口號,而是師生共同實踐的願景。

不過,筆者擔憂同工若與學生討論疫症社會議題,有機會被匿名人士投訴,甚至被教育局警告。假如這類投訴無日無之,局方的警告理據成疑,會阻隔師生的真誠溝通,窒礙教師應對社會劇變的嘗試,收窄教師建立良好師生關係的發揮空間。

筆者欣賞教育局在電子學習計劃上的支援,例如區域教育服務處會收取校方報告,跟進未有合適裝置及上網服務的學生。如果局方可多做一步,鼓勵師生理性討論疫症議題,則可使同工更放心透過網上教學活動,疏理學生對社會亂局的意見。

利用關鍵時刻反思既有常規

對於學習動機較低、能力稍遜的學生,如果教師認為他們未有知識基礎處理與疫症有關的議題,教師可以向學生展示平日上課他們看不到的輕鬆一面,例如分享自己的興趣,展示他們不知道的才能,又可以分享大學時代的經歷,希望學生仍然願意相信教師雖然掌握權力,也可以是真誠、可信賴的長輩。在動盪社會中,這種師生間的信任彌足珍貴。

社會動盪與疫症停課顛覆著學校過往行之有效的教學方法與運作經年的制度。教育工作者在此關鍵時刻,會思考如何調節教學才切合現况,多了解學生想法,在教學點滴間讓學生感到希望,重拾對知識的好奇心。

資訊科技只是工具而非主角,授課內容也可刪減微調。停課期間,教師實行新嘗試時須避免本末倒置,須向學生與家長說明背後理念。筆者亦希望家長留意並欣賞各位同工在停課期間為了子女的新嘗試,並給予建設性的回饋。日後開學,同工與學生一起總結停學經驗,反思各樣平日學校正常運作規範的價值與必要性,也是重要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