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福機構「肥上瘦下」ㅤ無異與政府「攬炒」

2020/1/6 — 21:47

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總幹事李正儀(圖片來源: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 Facebook)

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總幹事李正儀(圖片來源: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 Facebook)

對於「聖公會高層年薪破 300 萬」報導之回應

社福機構向社署提交「最高三層職員薪酬檢討報告」,社會再次出現社福機構「肥上」的指控。其中聖公會福利協會(簡稱:聖公會)總幹事被視為「社福界打工皇帝」的「肥貓」,年薪逾 307.8 萬元,按年加薪約 37.1 萬元,較上一年大幅加薪 13.7%,遠高於公務員和一般打工仔的加薪幅度。聖公會總幹事薪酬更「直逼社署署長」,有薪酬過高之嫌。

「肥上」和「瘦下」一直是社福界的夢魘,多年來在社福界爭論不休,都是多得整筆過撥款(Lump Sum Grant)禍害。自 2001 年政府實施整筆過撥款以來,社署以編制員工薪金中位數來計算機構的每年資助,並且大大開放機構運作彈性,將服務的員工編制、員工薪酬待遇、機構薪級表等,均視為機構的自主範圍。簡單而言,政府就是以整筆過撥款制度減少對機構的干預,加強外判社會福利服務。不少機構利用整筆過撥款所帶來的彈性,將機構員工(包括機構最高層人員)的薪酬待遇完全與公務員的薪級表(Point Scale)脫鈎,自行建立職級(rank)和薪級表(pay scale)。

廣告

聖公會所披露的「最高三層職員薪酬檢討報告」中,其總幹事的「可對照職級」(comparable rank in civil service)相當於公務員「首長級薪級表」的 D3 級職級。 2018 至 2019 年聖公會總幹事的年薪達 3,078,194 元,若扣除各項津貼並以月薪計算該總幹事薪金為每月 256,202 元;反觀現時 D3 級公務員的頂薪點為每月 217,300 元,聖公會總幹事的每月薪金較 D3 級公務員高出近兩成(18%)。這種不對照「可對照職級」的情況,公眾認為機構「肥上」實在是無可厚非。再者,公眾根本無從得知機構是如何釐訂最高層的「可對照職級」或薪酬,有機構因「業務擴展」而自行提升其職員的「可對照職級」,有些則長年維持 2000 年的職級,但卻將薪酬與職級脫鈎,總之五花八門。問題是,機構的自主度與政府一般使用公帑的方法毫不相稱,政府在監管公帑運用上實在難辭其咎。

社署以為強制受資助機構披露「周年財務報告」及最高三層職員的薪酬,公眾就可以透過公開資料監察機構使用公帑,機構亦會自重和自律,這個可能只是一廂情願的看法。公眾若要認真及清楚研究一個機構是否有「肥上」情況,除需要翻查多年的「最高三層職員薪酬檢討報告」,也需要了解機構釐訂「可對照職級」的方法、以至機構規模和整體的財務狀況;對一般公眾而言,這已是非常困難和複雜。更困難的是,社署網頁只披露最近一年的「最高三層職員薪酬檢討報告」,資料不齊全令公眾難以對比,而且較部份受社署資助機構或因資助佔其營運收入不低而獲得社署豁免提交,加上機構眾多,公眾根本無從監察。

廣告

政府在 2017 年 11 月成立「優化整筆撥款助制度檢討專責小組」,希望「優化」整筆撥款制度,其中一個需要回應的就是機構「肥上瘦下」的問題。專責小組正向機構透明化、監察董事會、訂立薪級表制度的目標邁進,但具體建議的力度遠不足夠處理整個「肥上瘦下」的問題。聖公會的情況無疑是再一次告訴公眾「肥上」問題猖獗,嚴重影響社福界士氣,也扭曲社福界形象。說明受資助機構使用公帑調整薪酬一事,絕非董事局通過等行政程序,就可背書過關。

政府的問責機制早已破產,社福界非政府機構作為「第三部門」,絕不能跟政府一齊「攬炒」。非政府機構所使用的大部份是公帑,需要向市民負責,市民期望社福界可以為有需要的市民提供優質服務,也合理地對待社福界的各個從業員。機構董事局若繼續固步自封,不顧公眾形象而繼續「肥上瘦下」,最終將會受市民所摒棄,不得民心!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