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

移民這話題,寫過很多次,久不久再寫,總有些新意,儘管三幅被,讀者不介意。最近七婆、阿茂輪流勸人不要移民做二等公民。然而留下來的卻被陸客滲透鵲巢鳩占,自己則要離開家園「返去」大灣區建設祖國,這恐怕比二等更低等矣。既然走是二等,不走更賤等,走了起碼有自由,不走則無自由,橫豎都可能無得撈,走自然是上著。

對於已或打算移民的,心底裏往往有鬱結:難捨對此地的根、不忿和香港精神。

第一個,根,是一種感情,甚至是一種不忿。生活在某地一段日子後總會有感情,離開會不捨。然而,若一地變質過急,即使不走也會有陌生感。從中共怎整澳門所見,香港的將來或差不多。若隔幾年才到澳門,會見人面全非,周圍是陸客、用的是人幣。今天七婆上電視要講陸話,何止人面全非,桃花也難依舊。澳門其實連軀殼也保不住。他朝皇后大道被羅大佑言中要改名,亦不遠矣。留下的港人,對港感情會淡得很快。

至於不忿,也屬不必。放闊點歷史眼光,人類從來都遷徙的。所謂良禽擇木而棲,一路追溯上去,我們都是非洲人,何必拘泥於地點;何況全球化下,往返通訊極方便。至於鵲巢被鳩占一事,也是古今定律,從來領土都是「打番嚟」的,縱動物界亦如是。自佔中起兩仗皆輸,唯有認命撤走。不過你定,逆世界道德潮流的,縱不被更強收服,違反自然、人性的亦捱不久。縱「捱到」如北韓般,餓死老婆瘟臭屋,畀都唔要喇。

至於香港精神,則是特定時空的產物。要是有市場的,自會遍地開花於各處延續,不是更好嗎?

 

羅家聰 mewe.com/join/lawkachungfacebook.com/kachung.law.988[email protected]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