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窩仔山勢成保育運動新爆點

2020/12/29 — 20:15

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

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

【文:Ling(「好好過生活導賞」創辦人及顧問)】

星期一早上,社交媒體開始被深水埗窩仔山(又名主教山)的百年蓄水池清拆事件洗版,然後斷斷續續收到一些並非古蹟保育中堅友人的訊息,提示速速去影古蹟的「遺照」,又不斷更新最新的狀況。過去一直都在關注各項古蹟保育的狀況,發現其他古建築面臨危機的關注度,也不及今次洪水式洗版厲害!最教我震撼的,是平日不太熱衷保育的朋友,今天都有團火了!當時間、地點、人物都配合,如果政府繼續和稀泥式處理古蹟,窩仔山蓄水池很有潛質成為香港保育運動的一個爆點。

經過多年的社會運動,香港人的意識正在不同的形式中醒覺,其中包括了對港人文化及歷史的保育。就算不說政治,不說戀殖,不回望美好的過去,對生活文化歷史的尊重及保存,是文明社會的基本。過去數年,不少保育及歷史文化組織在虛擬及真實世界中蓬勃發展,深化了港人對自身文化及歷史的認知。眼見一個又一個的舊物古蹟在城市彌留以至煙歿,市民由原本只在媒體看一下,到聯署及加入討論,到 last day 狗衝打咭,形式越走越前,人數越來越多。今天,正值疫癘漫延,個個坐困愁城。早前政府為「救」旅遊業,叫市民去本地文化深度遊,又把深水埗推成 New Brooklyn(可惜不能貼上一個反白眼的 emoji …),然後:深水埗窩仔山出現一個世紀歐洲風蓄水池見証殖民地初期基建規劃的古蹟然後 — 你.走.去.拆!連筆者一群不是保育控的朋友都熱議不止,很難不把保育意識再推高。

廣告

好了,再說說政府的角色;筆者和一眾保育友人,對古蹟辦以殖民地振興經濟的手段 — 積極不干預,努力不作為 — 來保育古蹟,已沮喪到評論都嫌費時!但水務署確是讓人非常令人無言。英殖初期,瘴癘肆虐,資源不足,當時香港在英人口中,是 you go for me,你去埋我份的境地。所以殖民地政府大力發展水務基建,在初進九龍半島,也是以此先行。也許大家都意識到,水務署是管有最多英殖時期最多並最完整古蹟的政府部門之一。到底令人沮喪的古蹟辦有沒有和這個部門協調和溝通?由油麻地的紅磚屋到今天的蓄水池,到底還有多少在市區的基建古蹟還未被評估?下一個被睇中發展,拆咗先,然後古蹟辧又話已遭破壞無法處理或提高評級的又是那一個項目?

除了水務署和古蹟辦,今次地政署也「記一功」,因為水務署指地政署稱,土地「須還原」才可交還。一個有百年規劃設施的土地「還原」???要如何還原?有沒有討論和協調?當歷史保育意識漸高的當兒,政府部門除了要宣誓,可否與時並進一下?

廣告

筆者在行文其間,不斷收到及回應親朋戚友對蓄水池的詢問、討論和邀約出行,對於身心被受困囿的香港人,今次的蓄水池事件,很大機會成為保育史的一個章節。到底它的結局將會是皇后碼頭、景賢里還是紅磚屋?大家請繼續關注及支持保育行動。

 

好好過生活導賞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