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5/6 - 19:39

「立場妹妹」訪問後記 — 點解用 Q&A;點避免性別定型

資料圖片,來源:Ali Yahya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li Yahya @ Unsplash

點解用 Q&A

筆者很清楚 Q&A 傾向平鋪直述,妨礙行文深度。

最終仍選擇 Q&A,乃因是次訪問觸動筆者甚深,尤其是受訪者的緣份。一旦採用其他文體,筆者一定會掏盡腹笥,奮盡謭陋,傾盡自幼苦讀亦舒和瓊瑤的根柢,將兩人相識的故事鋪陳成長篇巨構。

廣告

茲以兩人邂逅為例:

那日晨光熹微,Angus 在 Melody 身後,陽光映照她的頭髮,泛起一陣光暈。Angus 本來睡眼惺忪,但不知怎的心裡的異樣愈來愈強烈,他期望她回頭。

也許她是一個醜八怪?聽聲音不像,不可能,不可能,他的期望愈來愈濃烈。剎那間她竟似乎聽到他內心的聲音,轉頭望向他:「依個係城市廣播記者,邊個冇記者證呀?」

Angus 完全不記得大家究竟在吵什麼,呆呆的他只想永遠得到她的目光,那是永遠的光。

如是筆者就會忍不住洋洋灑灑寫成媲美《窗外》的巨著。為免讀者難以忍受,終究還是用回 Q&A 為宜。

其實 Q&A 看似容易,一樣需要嚴肅查證,字斟句酌,反覆修訂,費煞思量。這是今年繼陳祖為教授訪問之後,自忖最認真的出品。


點避免性別定型

讀者賜示訪問有性別定型之嫌,在下必須嚴肅回應,因為對此非常在乎。

若讀者留意在下訪問仇栩欣和 Melody,最後一條問題已近乎「公式化」,不是因為政治正確,乃因網絡流風所及,世人習焉不察,尚須反覆提醒適足以矯正定見。

在下本是「社教化」下潛移默化的受害者,乃後蒙受教導才開始折節改正。

所以訪問中除了最後一條「公式化」問題,在下更是有意地在不違反事實下鋪陳問答內容,先在早段問答埋下受訪者身材較矮的伏筆,再在後段問答強調受訪者以勇氣克復她的身高局限。

至於男追女而女方接受愛意則屬事實,這是典型的愛情故事套路,但在下不能因為這故事老套而刻意將之改動。

最後還有數點補充。

一、

若男女雙方都經過自主的省思而選擇一個「定型」,那麼「定型」就不一定是負面的社會定見。

恰似男同志「攻」與「受」的選擇,一位男同志選擇了「受」,不等於他在這段關係中屬於「乸」,而是他真誠喜歡這個角色。若果雙方都是同性,會較容易拋開預設框架。

但當一個女士喜穿性感衣著,我們很容易預設對方是「為了」男人才這樣做,即連自已都難以捨棄這種迷思,難以理解可以是「自我實現」。

民主運動往往是人的「自我實現」,每個人都想表現自己,既為夥伴作出貢獻,也為自己留下位置。所以無時無刻都要用余英時先生的話提醒自己,不要「急於自售」,被時代風氣所捲走。(「放監」感言

讀社會運動的學術著作,不時會見到「自我實現」一語,但往往傾向負面,謂運動中的積極參與者,在原來的生活中不受注目,甚至潦倒失意,但在群眾運動中找到新的自我,得到成功感,由是催生群眾狂熱。

但在下經過反省,時至今日社會運動應該捨卻這種道德批判。為了自己,為咗自我實現有咩唔啱?只要結果對社會更好就應該肯定,不應該訴諸動機。

我們應該尊重人的「自我實現」,既然滿足自我之餘又裨益別人,我們就不宜預設對方是「為咗滿足男朋友」的性別框架受害者。

二、

若果你真的愛一個人,你是會非常非常擔心對方受到任何傷害和委屈,背後完全沒有預設對方是需要保護的弱者。

在下對 Angus 深有信心。也很相信若當日有頭盔有豬嘴的是 Melody,她也會為了 Angus 這樣做。很可惜訪問對象不是一對男同志或女同志,故事無可避免落入傳統套路。

三、

男女耍花槍從來都係咁,有的嘢點都改唔到……


最後必須不厭其煩:若拙文出乎意料受歡迎,一定是托賴受訪者之故。但若果受訪者受到在下連累,在下會不惜一切代價為之辯護。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