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簡介第一次香港保衛戰

2020/8/28 — 15:16

《孤獨前哨 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書封

《孤獨前哨 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書封

【文:顧家明、愛麗絲村姑】

本土歷史長期被香港人忽略,一般人對於本土歷史胸無點墨。對香港二戰史的想像僅停留於三年零八月的「屈辱史」。本文旨在趁香港重光紀念日將至,以粗疏的文筆向讀者簡介香港保衛戰及重光紀念日的歷史及意義。本文大多數資料參考自鄺智文教授和蔡耀倫先生的著作 —《孤獨前哨 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保衛戰(Battle of Hong Kong)始於 1941 年 12 月 8 日。在保衛戰爆發之前,港督羅富國主張宣告香港為不設防城市,以免人口稠密的市區在缺少防空武器的情況下受到毁滅性破壞。另外,雖然羅富國提出在不設防的情況下掉失香港比日軍迅速攻佔較能保存大英帝國的顏面,但是這個主張遭到英國否決,理由是主動不設防會被陷入苦戰的中華民國視為向日本示弱,使其無心戀戰。同時,示弱的舉動會令當時未參戰的美國因不想在亞太單打獨鬥而對日立場軟化。羅富國在 1940 年春天稱病離任後,史美、岳桐護督及為人熟悉的港督楊慕琦均架起積極備戰的姿態,先後興建大量民防設施,又鼓勵市民參與消防、醫療輔助隊等組織。1941 年秋,首支華籍軍團亦成立,加拿大亦應英國要求下派軍支援香港。這批香港軍隊包括由莫德庇少將及羅遜准將等人率領的皇家蘇格蘭兵團、第 7 拉吉普兵團和香港華人軍團等等。

廣告

不料,日軍比英國政府預期中更早襲港,在港府未有充足準備的情況下,戰爭便已經降臨。在 12 月 13 日,日軍已經突破被譽為東方馬奇諾的醉酒灣防線,成功佔領了新界及九龍各地。經過數日隔空炮戰及黄泥涌峽戰等苦戰後,楊慕琦不得不在聖誕夜於尖沙嘴半島酒店向日軍投降,史稱為「黑色聖誕節」。然而,筆者不會在本文詳細討論保衛戰的過程,若有興趣的讀者可拜讀《孤獨前哨》。反之,筆者會向讀者介紹一位衛港英烈—莊.奧斯本(John Osborn)。讀者可能對這個名字感到很陌生,甚至毫無印象。事實上,他在保衛戰作出的犧牲可謂流芳百世。或請容筆者我以僅有的筆墨,為大家介紹這位英烈。

在 12 月 19 日凌晨,由奧斯本率領的加拿大溫尼伯榴彈兵團在畢拿山與日軍激戰。其後不敵日軍,被逼撤回渣甸山碉堡。途中更不幸遭到日軍手榴彈轟炸。加軍奮力反擊的同時,奧斯本一一拾起日軍所投擲的手榴彈,並反拋到日軍陣地。可惜總有漏網之魚,奧斯本察覺其中一粒手榴彈趕不及拾起,便本能地向同僚示警,並以自己的身驅覆蓋著手榴彈,當場被炸得血肉模糊。奧斯本英勇的犧牲,保全了同僚的性命。戰後奧斯本獲追頒域多利亞十字勳章,即英聯邦最高榮譽的英勇軍事勳章。

廣告

也許讀者們沒有留意到香港其實有一個紀念奧斯本的銅像,現存於金鐘香港公園之中。二戰結束後直到現在,每年一些加拿大或長居香港的加拿大人都會聚首一堂,紀念多名衛港先烈。早年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訪港時,亦親自到訪西灣墳場紀念陣亡士兵。此事一直令筆者耿耿於懷,亦是我每年盡力向友人或透過不同平台宣傳香港保衛戰的原因。單以奧斯本這位先烈為例,他橫跨大半個地球來到陌生的香港仍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保衛我們的家園。受人之德的香港人對這些英勇事蹟卻全無所聞,反而每年 11 月 11 日的和平紀念日(Remembrance Day)卻大肆慶祝充斥消費主義的「光棍節」(近年情況有所改善,值得欣喜)。當然,筆者無指責他人之意,只在嘆惜這些可以激發港人本土意識的歷史事件,大多都被兩朝政府有意無意地淹沒得所剩無幾。但自一〇年代的本土主義思潮興起,社會上湧現不同的論述,例如有著名的《香港民族論》、《香港城邦論》。筆者認為我們除了廣於吸納不同的論述,建立自己的政治思維,同時亦不能遺忘本土歷史這塊瑰寶。香港保衛戰這段珍貴的歷史,不就正正是鞏固港人「想像共同體」重要的一環嗎?除了向先烈致意,向後代傳承這段歷史,建立更強烈的身分認同感,這也是保衛戰其中一個帶給我們的意義。在面對港共向教材下毒手的同時,我們亦有更大的義務宣揚本土歷史。不然我們下一代的港人身分認同,又該從何建立而起呢?

香港重光紀念日(Liberation Day)則指每年 8 月最後的星期一及之前的星期六,紀念英國皇家海軍夏慤少將(正是夏慤道名稱的來源)於 1945 年 8 月 30 日抵達維多利亞港,宣告香港重光的大日子。早在 97 淪陷前,中共委任的臨立會已逼不及待取消重光紀念日假期,改立非以香港為本位的「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其司馬昭之心可謂路人皆知。既然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堅決擁護。在此原則下,相信讀者亦明白我的用意:「他們越不想我們說的,我偏要說出來!」當然亦呼應筆者上一段的想法。

如果想認識更多香港保衛戰史及其他本土歷史,除了拜讀不同書籍外,其實 Facebook 亦有不少有心人花了大量心血推廣本土歷史。例如「港識多史」、「歷史時空」(大量珍貴歷史片段!)及「Watershed Hong Kong」等等。大家在較少街頭抗爭的時候,除了旁聽、寫信、Twitter 戰線外,不妨好好裝備自己,繼續我們第二次香港保衛戰。

(作者簡介:兩位熱愛香港的中大新鮮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