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精神科病房:入廠同入冊無分別

2020/9/16 — 15:28

《同囚》劇照

《同囚》劇照

【文:阿承】

成日聽人講,入精神病房就好似入冊咁,今日我就想帶大家睇下精神科病房同監獄一啲相似嘅點,亦會嘗試用一啲監獄電影黎做例子。

(一)規矩

廣告

精神科對比一般嘅病房,有更加嚴謹嘅時間表,規定你每日幾點起身、食飯、食藥、探病、沖涼、瞓覺等等。印象最深刻係每日朝早會有姑娘(護士)廣播,提你夠鐘起身刷牙、食早餐同食藥,《同囚》有一幕係監獄職員廣播叫啲少年囚犯起身,我覺得自己就好似游學修咁,想爭取多幾秒瞓覺都已經好難,因為以前慣咗日夜顛倒。

(二)放風

廣告

病房每一日都有大量嘅休息時間(除咗瞓覺你做乜都得),醫院會強迫你去參加一啲職業治療師安排嘅活動,但除咗呢啲活動,好多時候你都係會悶到傻,咁你想消磨時間,唯一可以做嘅就係同啲院友吹下水、玩下卡牌遊戲,或者睇電視(通常得一個台睇,你懂的)、報紙,有時都會睇下朋友帶比我嘅書,或者寫下信。有個院友係大學生,佢每日唔係溫書就係準備 group presentation。一啲年長啲嘅院友講,放風其實係休息,你平時係外面嘅世界成日都要為生活奔波,冇咩時間比你有得抖下,不過呢啲休息,我諗唔係人人都嚮往,愈唔使你做野,你反而愈想做野,個時有少少羨慕監獄啲人有野做打發時間。講到底,香港人真係好鍾意返工。

(三)造反?!

醫院同監獄一樣,廿四小時都有人監視你,但都有啲時間,可以話係「無王管」,例如係《監獄風雲》入面,囚犯係操場度自由活動,由於冇咩阿sir巡邏,看管比較冇咗嚴密,就可以偷偷地食煙,賭下煙仔。而係醫院入面,看管比較寬鬆就係姑娘交更個時。每逢交更,姑娘就會同護士長一齊係護士站開閉門會議,都係講下有邊個病人特別麻煩、有咩突發情況咁。呢個時侯,因為病房得翻健康助理係度看住啲病人,有啲病人因為姑娘唔係度,特別冇安全感,就會開始搗亂,但交緊更嘅姑娘唔會因為咁而暫停交更。不過交完更之後,個啲趁機搗亂嘅人,之後通常都不免被限制活動,最印象深刻,係有個病人因為不斷大叫同擾攘,姑娘將佢綁咗係床上,然後餵佢餵食藥。

(四)食得是福?

醫院嘅一日三餐其實都幾厭,早餐食粥配麪包,午餐同晚餐不外乎都係烚菜、清蒸嘅肉、同一碗白飯,仲會配一個橙或者一條蕉(驚你便秘)。《同囚》入面,阿凡食飯個順序要跟阿 sir 嘅指示,醫院冇呢啲指示,但都要係 20 分鐘內食完(唔可以遲派藥)。我睇戲個陣覺得最難頂就係個 pat 茄汁,但原來醫院啲餐都唔好得去邊,個碟清蒸嘅肉係落咗好重嘅茨,配飯食都覺得難受,雖然已經好過監獄唔比汁撈飯,但有得比我揀,我寧願食粥,雖然粥入面嘅配料少得可憐,得啲瘦肉碎、腐皮碎咁,不過個味起碼叫正正常常。令我感慨做人真係要知足,唔好太複雜,簡簡單單已經好好。

(五)最後的信仰

我記得入院第二日,透過玻璃見到醫院出面一條馬路嘅盡頭,有一間教會學校,外牆有一個細細嘅十字架。院友同我講,個十字架夜晚會發光,唔少院友夜晚會對住個發光嘅十字架祈禱。後尾有次醫院有教會活動,我先發現原來有九成院友都係基督徒,佢地成日祈禱,希望快啲出院,過翻正常嘅生活。但對我嚟講,其實醫生先係病房入面嘅神,佢可以決定你出唔出到院,唔好唔記得阿凡為咗快啲出冊,係啲阿 sir 面前不斷搏表現。想走,你要認清邊個有權控制你嘅出入。

(六)成為更好嘅自己?

有一日悶悶地,我同一個長期出入醫院嘅中年婦人阿霞(化名)傾計,我問佢:「係咪要變翻正常先可以早啲出院?」,佢笑咗笑,又擰頭,語重心長咁講:「係要比正常更加開心。」我好不解,如果為咗出院要將自己迫做「正常人」,咁入院嘅原意係邊呢,醫院唔係比你安心治療、好好釋放同處理情緒嘅地方咩?點解要迫自己變「正常」?阿霞見我懵懵下,佢又補充:「你要表現到你可以回歸正常生活,甚至更加好,因為唔想你再入翻黎,如果唔係批你出院個醫生會好麻煩。」回想翻阿凡,佢都唔係真心認同懲教個套以打為主嘅模式,佢甘心情願比阿 sir「教」,都係想比阿 sir 覺得佢有心重新做人。醫院同監獄一樣,如非必要都唔好有機會入去,而佢地更加相似嘅位置,係你會比個環境迫住你去隱藏你嘅情緒,你要乖乖地聽教聽話,同啲人建立良好關係,但又要保持距離,唔好有咩大嘅接觸,老老實實,正正常常,先會放翻出你個社會度,同埋最好,唔好學沙皮咁要返翻去(雖然佢係專登,不過好多院友因為逃避現實都會專登入翻醫院)。

(七)出到去我咩都唔係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月黑高飛)入面有個囚犯叫 Brooks,佢坐咗半個世紀嘅監,佢係監獄入面有權有勢,已經適應咗監獄生活嘅佢,擔心假釋之後會融入唔到社會,竟然想殺死獄友,可惜事敗,最後如期出獄,但最後都係因為適應唔到社會嘅變化所以選擇咗自殺。精神科病房都好類似,病人入院,有醫生同護士監察病人嘅情況,院友之間惺惺相惜,會互相體諒同照顧,但出到院之後,外面世界嘅人其實都帶有歧視嘅眼光,講白咗,病房就係一個舒適圈,係病房住耐咗,又點可能識面對翻個「正常」嘅世界,所以有唔少病人出院冇幾耐,又會入翻院,一切又重新適應,歲月就係呢啲兜兜轉轉入面慢慢逝去。

我講以上呢啲,其實唔單止想呈現精神科病房嘅真實面貌,滿足一啲未入過精神科病房嘅人嘅好奇心,更加係想比到大眾一個機會,去關懷呢一班因為精神病呢個標籤而被忽略嘅病人,理解佢地係醫院內外嘅一啲痛苦同埋爭扎,希望我哋每個人都可以行多一步,做多一步,唔好令弱勢成為被排擠嘅對象。

最後,祝大家身體健康!開開心心!


(作者簡介:讀緊文科嘅大學生,鍾意用口語寫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