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612 兩周年集會

六一二兩周年,流亡手足回憶兩年前的抗爭故事、流亡美國的經歷和在世界述說香港故事的動力。

面對一個在崩塌邊緣的世界秩序,大家都期望力輓狂瀾於既倒。但不被徹底消滅,就是希望的種子,即使舊世界或終將滅亡。

生存下去是希望的起點,反抗極權 — 非常不幸 — 是人類命運此一章節的中途站。

只有順利抵壘,到達中途站的終點,以香港人為首的人類社會,方可以完全重獲內心、軀殼雙連的自由。

記憶係會被摧毀,自由可以被摧滅,但反抗的人會重建一切,將一切復歸原位,創造新世界,迎接新未來。

未來未到之前,我嘅結論係:「我哋唔可以輸,我哋無輸嘅本錢,我哋未輸,唔投降,我哋就仲有贏嘅可能」。我地係仲有好多嘢可以做。樣樣嘢都好撚難,但唯有咬緊牙關頂硬上,先可能見到勝利的開端。

我唔係特別鍾意香港好多令我討厭的地方,我亦都對好多香港特色無無止盡的愛和包容,但我係好鍾意香港所代表的自由理念和在殘缺的歷史廢墟中成長、奔放而兼容並包的人類精神面貌,一個孕育我、充滿缺陷但容許一定程度自由生長的我城空間。

既然無辦法在地同行,喺海外的手足就要嘗試在艱難中尋覓自己的出路,生存下去,並伺機反制。

我由衷尊敬每一個,喺每一個在地守護香港的人,不論自願或被迫。如果命運再來,我一撚定留喺香港。如果此路不通,就讓我們開拓前方匯聚的道路,盡找自己的位置,盡自己的貢獻。

沒有路是往過的,沒有經歷是白費的,我們都會重新尋覓到一切痛苦經歷當中的意義。

長路漫漫,且行且珍惜。我哋一定會喺前方相見。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