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陳肇始的緊急質詢

2020/8/24 — 23:15

陳肇始

陳肇始

【文:一個普通的醫生】

特區政府為了推動全民病毒檢測,用盡了所有方法否定相反的意見。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批評醫護人員認為市民無須檢測、或提議市民不應檢測,是抹殺計劃阻斷傳播鏈的作用,更表示相關言論是陰謀論。好,陳肇始,作為一位醫生,現在就讓我向你就像全民檢測的科學作出一場緊急質詢。

首先,請問全民檢測後,接受了檢測但尚未取得報告的市民,是否需要自我隔離?既然全民檢測是希望找出社區傳播鏈,那麼就代表被檢測的市民有機會是隱形病患者。如果進行了檢測,但報告不能在短時間內提供,又可以容許所有正在等候報告的市民在社區自由活動,那麼假如真的有隱形病人,豈不是等同讓他們成為計時炸彈,在等候報告的期間將病毒散播在其他地區?如果只懂得做全民病毒檢測,但沒有其他配合措施,例如相關人士或相關地區的禁足令,全民檢測了以後,假如有數十名隱形病患者在未獲得隔離之前遊走在全港各區,那麼與他們接觸的其他市民就有機會感染病毒。而這些和隱形病患者接觸的市民如果真的如此不幸在接觸相關人士之前已經做了病毒檢測而且結果呈陰性,隨時讓他們掉以輕心,以為自己很安全,卻想不到就在放下戒心的時候接觸了病患者,然後誤以為自己百分百安全,就算有症狀也可能延遲求診,最後這些第一次病毒檢測呈陰性的病人,反而成為社區的計時炸彈,在潛伏期將病毒傳播給其他市民。

廣告

第二,今日香港大學研究發現原來就算病人康復了,以後也有機會在短時間內再度感染,這項結果不知道對陳肇始局長來說有什麼啟發性呢?原來相關病毒在感染之後,人類產生的抗體可以如此無效阻止下一次感染,而且病毒基因突變如此的快,一次檢測證實沒有感染,什麼時候進行第二次檢測才有意思?每次全民檢測涉及大量資源,究竟我們能夠容許多少次全民檢測呢?當這病毒可以如此快速出現重大基因突變,在短時間內重複讓一名年輕病人再次受到感染,單單做一次全民檢測成效有多大?況且,做一次全民檢測需時隨時以星期計算,過了幾個星期後,會否又有新的變種病毒出現,仍然是未知之數。究竟這次全民檢測成效有多大,陳肇始你有答案嗎?

第三,當全世界疫情仍然未受控,香港卻對於豁免檢疫人士仍然處於極寬鬆的態度,做全民檢測真的有意義嗎?如果繼續豁免部分人士免檢疫入境,只要當中有部分屬於無症狀感染人士,就足以推翻今次全民檢測的成效。特區政府有打算全面封關 14 天或者以上,配合今次的病毒檢測嗎?

廣告

第四,所有病毒檢測也有一定的誤差。假陰性的問題就是部分受感染人士以為自己身體健康,甚至覺得自己百毒不侵,結果就算出現症狀也會延誤治療,隨時為其他人帶來健康風險。至於假陽性的,究竟香港公共醫療系統現時有能力接收所有假陽性病人進行單獨隔離,直至能夠確定病人屬於假陽性,然後讓病人出院或者在社區隔離嗎?假陽性的病人如果不幸地和真陽性病人放在同一個隔離空間,就會讓這名假陽性病人變成緊密接觸者,增加這名假陽性病人的受感染風險。如果要避免這個風險,就必須將所有假陽性病人單獨隔離,然後再用更精密的方法確保相關人士只是屬於假陽性,而不是因為病毒含量低所以間歇性出現陽性結果。相關過程並非可以一兩天內完成,請問陳肇始有為這個可能性做好安排嗎?

究竟市民是否參與全民檢測屬於香港人的自由?但作為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就著以上幾條問題,請問陳肇始有什麼答案?作者並不是袁國勇教授這層次的專家也能夠想到以上幾個重要公共衛生問題,如果陳肇始連這幾個問題也未能解 請問怎能說服香港人接受全民檢測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