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濟火速發展,倫理光速敗壞 — 市場如何排擠掉道德?

2021/1/5 — 17:20

圖片素材來源:Michael Sandel《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Comfreak @ Pixabay

圖片素材來源:Michael Sandel《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Comfreak @ Pixabay

我在早前一文中介紹了 Michael Sandel 的《錢買不到的東西》這本書,而當中指出「了解並對抗市場思維對人類道德生活的侵蝕是此書的主要關懷」。在第三章「市場如何排擠掉道德」中,Sandel 討論了當中的關鍵問題:市場標準、價值會排擠掉非市場的道德標準、價值,因此,過度的、不加思索的商業化會使道德敗壞、淪喪。他寫道:

這種排擠現象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市場價值又是怎麼腐化、消滅或取代非市場基準的呢?標準的經濟推論會假設,把某項財貨商品化 — 當成商品進行買賣 — 並不會改變它的特性;市場交易會在不改變財貨本身的情況下增加經濟效率。這正是經濟學家通常會支持下列行為的理由:利用金錢誘因引發想要的行為;高價演唱會、體育活動或教宗彌撒儀式的黃牛票;運用可交易的配額去分配污染、難民及生育;贈送現金而不送禮物;利用市場去縮小對諸如腎臟等各種財貨的供需落差。(頁 144-145;2012 年 10 月初版,下同)

假如認為市場化不會改變交易財貨的性質,那麼市場交易應該會使自由交易雙方各得所需,而不影響別人。可是 Sandel 指出:

廣告

但是這項假設令人質疑。我們已經討論過許多有破綻的例子。當市場延伸進入傳統上由非市場基準所管控的生活範疇,這種認定市場不會影響或污染在市場中交易的財貨的看法,愈來愈不可能。有愈來愈多研究證實了普通常識:金錢誘因以及其他市場機制,可能會以排擠掉非市場基準的方式,導致反效果。有時候,提供金錢鼓勵特定的行為,反而會使這個行為變少,而不是變多。(頁 145)

接著 Sandel 討論了幾個以上提到的研究,其一:

廣告

多年來,瑞士一直在尋找一個可以存放該國放射性核廢料的地方。雖然瑞士重度依賴核能,但幾乎沒有任何社區願意讓核廢料存放在自己所居住的社區之中。其中選定的一個可能地點是位於瑞士中部山區、僅有二千一百個居民的小村莊沃芬希森(Wolfenschiessen)。1993 年,就在針對這個問題的公投舉行前不久,某些經濟學家對村民做了一項調查。他們問村民:如果瑞士國會決定要在社區蓋核廢料貯存設施,他們會不會投票接受。雖然這個設施普遍被該地區視為不受歡迎的增建物,但是有略高於半數(51%)的居民表示自己會接受。顯然,他們對公民義務的觀念,強過於對危險性的擔憂。然後,經濟學家又加了一項有利條件:如果國會提議在你們社區蓋核廢料貯存設施,而且每年提供居民補償金,你會不會贊成?(頁 145-146)

結果是支持率反而下降了,而 Sandel 接著分析了當中的因由和相關意義。

另一個硏究是:

金錢誘因在不如核廢料問題般嚴重的情況下,也會排擠掉公共精神。每一年,以色列的高中生都會在特定的「捐款日」,為了各種有意義的目標而挨家挨戶去募款,例如癌病研究、身障兒童救助等等。有兩位經濟學家做了一項實驗,以判斷獎金誘因對學生動機的影響。

他們將學生分為三組。對第一組的學生發表一篇簡短的激勵演說,告訴他們這個目標的重要性,然後就讓他們上路。第二及第三組也聽了同樣的演說,但另外還給他們獎金,該獎金的發放是根據他們所募得的金額而定,分別是百分之一及百分之十。獎金並不會從捐款中扣除,而是來自另一個來源。

你認為哪一組學生募到的錢最多?如果你猜是沒有獎金的那一組,那就對了。不拿獎金的學生募到的捐款,比可以獲得百分之一募款金額的那一組多出了 55%。可獲得募款金額百分之十獎金的那一組所募到的捐款,則遠超過可以拿到百分之一獎金的那一組,但卻低於沒有獎金的那一組。(沒有獎金的志工所募到的錢,比最高獎金的那一組多了 9%。)(頁 149-150)

然後 Sandel 討論了此研究的啟示,而固然包括關於錢是如何將基準排擠掉的教訓。

關於「排擠效應」,他說:

「排擠現象對經濟學而言具有重要的意涵,它質疑市場機制和市場推論在許多社會生活領域中的運用,包括以獎金誘因來刺激教育、健康醫療、職場、志工團體與公共生活,以及其他內在動機或道德承諾都至關重要的情境」(頁 154)。

正如 Sandel 以上已經提到的,這些研究證實的其實是常識 — 生活上某些領域不宜被金錢污染,例如:一家人過節時回老家團聚吃飯,母親為此準備豐富菜餚,而家人表示欣賞和感謝母親的辛勞付出,而沒有提及飯餐開支的問題(假設母親足夠財政狀況充裕,例如平常家人已有渠道經濟上支持她),那便符合一家人的感情關係。然而,可以想像把團聚飯市場化的做法:視母親為食物供應商而家人是顧客,當中不用涉及欣賞與感謝,而只有金錢交易,那是多麼「溫暖的團聚」呢;而一旦引入這樣的做法,不難想像家人感情關係被排擠掉的結果。

那麼既然是常識,為何還要花精力研究呢?答案有幾方面:首先,常識不一定是正確的(如大地是靜止不動的是從前的常識),科學的一個可貴之處就是有能力推翻常識偏見,使人類能更如實地認識世界;另外,常識通常是粗略的,縱使科學研究證實了常識,亦可以幫助更精確詳細地了解當中的因果關係,以達到更深的認識和開發應用的可能性;還有,假如由於某些原因(如利益誘惑),有人罔顧、忽略常識,做些危害社會之事,那麼,能得到科學確認的常識應該更有力量去對抗此等歪風。

相信不少人會同意,道德敗壞是當代中國社會的(最?)大問題,其中金錢的腐蝕作用固然不輕,希望認清相關的常識有助對抗腐敗歪風。關於「有中國特色的市場與道德難題」,是中國的煩惱,亦是世界的煩惱;了解多點,有助增強應對力(如「數碼監控產業化」是近例,可參考劉細良先生的討論,從 40:45 起)。

發表意見